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金书赏析

执念与命运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金书赏析    官网:JinYongXiaoShuo.COM    时间:2015-09-16 12:00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所看过的金庸小说,唯《天龙八部》一书最是神奇。小说通篇都笼罩在佛法的光芒下,所有的剧情都在阐述着四个字:求而不得。 

乔峰,集奇冤大仇于一身的旷世英雄,执念于报仇雪冤,却在苦苦探究真相的过程中,先后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养父养母、授业恩师。阿朱的出现是乔峰一生中难得的一缕曙光,她的出现是上天给予乔峰的一次机会,让他放弃执念,一同前往骑马放羊,其乐融融的塞外生活。阿朱在乔峰赴段正淳之约的晚上,最后一次哀凄恳求:“段正淳的怨仇,再过一年来报不成么?让我先陪你一年。”但乔峰仍是毫不动摇。便是这坚韧执著的性格特征,最终铸成了他和阿朱无法挽回的悲剧。 (小说最后乔峰重回雁门关外,蓦地回忆起当日情景“‘乔大爷,你再打下去,这座山峰也要给你击倒了。’山坡旁一株花树之下,一个少女倚树而立,身穿淡红衫子,嘴角边带着微笑,正是阿朱。 “昔日佳人,犹立眼前,蓦然回首,无限阑珊。这本是必不可少的一笔,阐明了乔峰自尽的根本原因。当日阿朱已死,乔峰之所以没有殉情,全是因为小镜湖畔阮星竹居中一副字让他发现事中蹊跷;冤仇了结后因为答应阿朱要照顾阿紫,所以阿紫双目复明,它才毅然赴死。自尽赎罪,其实只是导火索而已。)少林寺一役,冤仇真相大白,原来杀害乔峰养父养母及恩师的却是乔峰的亲生父亲。苦苦思索的报仇,居然是不得报不用报。料想少林寺一役后,乔峰回到乔三槐居中,念及阿朱、养父养母、授业恩师之死,百转千回,心中定是苦涩难当。求报仇雪冤而不得,在乔峰这一悲剧人物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再说段誉和游坦之二人,都是执念于情爱的少年。段誉对王语嫣是痴恋,从第一眼见到王语嫣起,便痴痴呆呆,死死跟在王语嫣后面,对旁人视若无物,对王语嫣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却奉若神明;游坦之对阿紫是苦恋,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便种下了痛苦而甜蜜的情种。头入狮笼、以身养虫、换目被弃,游坦之和阿紫在一起的时光大多是痛苦的折磨。最终王语嫣依然留在慕容复身边,而段誉痴恋难平出家为僧,恐怕数年也难以解开心中的执念;游坦之将自己的眼睛换给阿紫,是希望眼睛能够代替自己永远陪在阿紫身边,但最后阿紫挖目还珠抱着乔峰跳入悬崖,游坦之依然不能陪在他身边,料想纵然最后他也随阿紫跃入山崖,尸体也必定不能和阿紫的尸体摔在一起,可悲可叹。

虚竹一生,寡欲少求,只希望能够在少林寺研习佛法,清静一生。然而命运之轮偏偏不让他平平一生,得享清静。从少林寺小和尚,到万人之上的灵鹫宫主人、西夏国驸马,从武功低微的路人甲,到绝顶高手,身负将近200年的内功修为。虚竹但求不破戒,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了荤戒、酒戒、色戒、杀戒;不愿破色戒,却先性后爱,三兄弟中只有他最后美人相伴;不愿杀人,身边的人却一再死去——同离少林寺的太师叔玄难一出场便死了,师傅无崖子和其生父母都是相识第一天便死了,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九十高龄也一一死在他眼前,义兄萧峰也自尽于眼前,更亲自用松子无意杀死了数人。当得知丁春秋能够留在少林寺清修后,作为灵鹫宫主人的虚竹子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羡慕之情。这种对佛法清修的执念,终也未能遂心,更表明,万事所成,唯顺其自然也。

小说中求而不得的例子举不胜举:为爱相争六十年的师姐妹临死才知道所有争风吃醋都是毫无意义,为了复兴大燕国机关算尽的慕容复一一步步陷自己于不仁不义众叛亲离,最终疯疯癫癫潦倒一生;视美人如生命的段正淳,眼见一个个红颜知己香消玉损于眼前,最终为情自尽;一心要回大理做皇帝的段延庆,为杀段誉而亲手害死自己的兄弟岳老二,却发现原来段誉是自己的儿子,自己做不做皇帝都是一样了;自恃美貌卓绝不可一世的马夫人康敏,最终被自己的惨容吓死,引人唏嘘不已。

小说《天龙八部》一再逆其道而行之,偏偏让所求均不能得,唯有慕容博、萧远山、鸠摩智三人心满意足,终得圆满。三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便是放下了执念,皈依我佛,不谙世事,四大皆空。当初虚竹被逐少林之时,玄慈方丈有言,若一心向佛,哪里都有佛,哪里都可以修炼。如果虚竹能够明白这一点,那么想必即使他做了灵鹫宫主人,也能得到圆满了。原来《天龙八部》颇多情节,环环紧扣,都为了说明一个道理:放下执念,顺其自然。

思考至此,对金先生的敬佩之情不禁又加深了一层。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金书赏析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热门点击
欲说还休,不如沉默──我看《连城诀》 金庸武侠里的两段“虐恋”:爱而不得终疯癫,可恨人必有可怜处 试论金庸武侠小说的审美内涵 金庸小说中的八大经典战役回顾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谈《连城决》 金庸武侠中,武功秘籍最多的六个地方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由《射雕》对赵构的评价引发的感慨 倪匡给金庸小说排的座位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金庸作品出版年表 《天龙八部》的灾难 王朔:我看金庸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3) 浅析金庸小说中人物的典型性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2) 为何金庸作品中“反清复明”的主题如此明显?他与清朝有何仇恨? 金庸书中的十大谜团,你能解开几个? 《天龙八部》之文化思想的解读 刘绥滨:金庸错写青城派 好巧你也在这里 《金庸识小录》: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武侠小说只有金庸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谈《神雕侠侣》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江郎才尽的金庸 射雕英雄传:依稀往梦似曾见 武侠小说中的哪位女侠让你印象深刻?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看《天龙八部》,捉小虫儿玩 《天龙八部》究竟是哪“八部”? 《天龙八部》互害社会 笑傲江湖,是一场“大阴谋” 那些年金庸教会我们的情话: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谈《射雕英雄传》 剑、诀、善、恶──复读《连城诀》 金庸小说与《红楼梦》几点比较 华山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华山派无一人认识,任我行早就给出答案 谈《鹿鼎记》 跨越文化的复仇──评《连城诀》 金庸小说大众艺术六论 史上最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各人名由来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武侠世界里的爱情故事 武侠小说的文学赏析(金庸篇) 谁说当粉丝不能挣钱 谈《鸳鸯刀》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致敬钟南山 萧朱恋——此情可待成追忆 天龙八部的佛学意蕴 论逍遥派的武学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葵花宝典到底有多厉害?秘密终于被说出!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连城诀》与武侠小说的宿命 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半部江湖史,金庸小说中出场次数最多的门派 笑傲江湖中的政治斗争 谈《雪山飞狐》 谈《天龙八部》 金庸之“情”不如古龙 《天龙八部》中的人性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谈《白马啸西风》 论《葵花宝典》与《辟邪剑法》 莫大先生为什么不娶妻生娃 精选书评:评《神雕侠侣》 金庸小说十五个伤心的故事 论金庸小说中的性别政治 金庸书中五大伤感场面 金老爷子写的虚竹和梦姑成了最污的一段,你知道不? 爱情博弈局 修正版: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 精选书评:评《天龙八部》 金庸的武侠小说给中国男人编了什么梦?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破译金庸密码》第二部分 《天龙八部》 谈《侠客行》 关于《雪山飞狐》结局之我见 《连城诀》是一部“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 倚天屠龙记七大神兵 闲坐说鹿鼎之从长计议 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金庸笔下迥异的十八种爱情观 金庸笔下有违科学的三处硬伤 黄蓉凭着哪道菜骗到了降龙十八掌? 探究金庸人物起名文化 人同禽兽──《连城诀》书评 最是那一刹那的惊鸿──欲为金庸武学论之塞万提斯 金庸作品集(三联版)序 谈《倚天屠龙记》 金庸小说的文化品位 金庸的情色 “射雕”与“倚天” 论金庸和古龙的四种区别 《天龙八部》的不合理 为什么金庸小说中的武林高手越来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