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金书赏析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金书赏析    官网:JinYongXiaoShuo.COM    时间:2015-09-16 12:00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最长的一部,也是故事铺陈最开延展最广的一部,还是人物关系最为八卦狗血的一部。

本书有三位男主,他们依次登场,如同接力赛一样带领着故事向各个角度纵深发展。他们性格出身互不相同,却拥有一样的侠义胸怀,当然也有着各异却同样丰富的曲折经历和恶寒身世。

段誉&钟灵&木婉清&王语嫣

在整部小说里,段誉除了承担1/3男一号的重任之外,还起到了主要的串场作用。所有人都跟他或多或少地发生联系。他一开篇就出现,从文弱无力的书生成长为身怀绝技的侠士,他与大多数武侠小说的男主角一样经历了匪夷所思几乎奇幻的际遇。在这段历程里,他也遇到了性格各异,风姿不同的众多美女。

钟灵是第一个登场的姑娘,坐在房梁上边嗑瓜子儿边晃悠腿儿,舞蛇弄貂,调笑众人的出场着实惊艳。俏皮又不失娇憨,和单纯的段誉倒也相配。只不过相比其他人物,她就如同走过场,在一开篇华丽亮相之后便退隐到幕后。她和段誉的感情也着墨甚少,除了最初的彼此扶助,后面便再没有特别的互动,甚至连心动的过程都被省略。只因一场误会有了名分,再因另一场误会,便成了兄妹,再因误会的解除,重新得了姻缘。他们的关系好像一笔糊涂账,真是可惜了钟灵这么可爱的形象。

相较之下,木婉清更幸运一点,她的戏份比钟灵多了许多,段郎对她投注的情感也要更深。她凌厉又天真,心无城府却要装出凶巴巴的样子进行自我防卫。段誉的真诚忠良,信守承诺打动了她的心,一心相许却又惊闻身世变故。小段同学的确是情圣,很容易就爱上,对于分离也能做到立刻接受。从情人到兄长,身份转换得异常快,丝毫没有不适应。我只能猜他的感情没有木婉清对他那么深,或者男人的理智永远比感性占上风。

前有“钟毓灵秀”“ 婉兮清扬”,作为段誉最为钟情的神仙姐姐,王语嫣受到的礼遇自然更高。小段最初是被她的一声叹息迷得神魂颠倒,之后见其苗条背影,花痴愈甚,最后终睹芳颜,又发现她与自己心仪膜拜的玉像别无二致,从此情根深种,开始了漫长而执迷的追求历程。这段感情从始至终都是一厢情愿的自我牺牲,而它的基础仅仅是小段同学对于王姑娘神仙般容貌的终极迷恋(甚至都没有对她武功活字典专长的敬仰),这是一种多么执着多么令人惊叹的纯粹!

可是痴心并不总能带来同样的反馈,无论段少爷如何深情款款,神仙姐姐心里却另有其人。如果仅从硬件条件上看,无论身家背景,还是武学造诣,慕容公子都跟段誉不相上下,甚至还略为胜出,而且他更为年长成熟,别有一番风度,再加上与女主青梅竹马的关系,难怪王姑娘眼中只有表哥一人,而那个只懂痴缠和称赞自己的书呆子不过是满足少女虚荣心的陪衬。

如果西夏公主不曾张榜招驸马,如果慕容复可以找到更合适的复国方法,他和王语嫣就会王子公主地生活在一起,毕竟在他心里也是认可这个表妹的。不过作为小说里的配角,他的身上必定有一种偏执,要么对爱情(比如游坦之),要么对事业(慕容复,林平之等),不但最后无法兼得,还得悲催地接受失败命运。作为跟主角抢女人的配角,慕容公子因为他的复国雄心彻底放弃了爱情,这使得理想幻灭的王姑娘转投了小跟班的怀抱,痴心人终于抱得美人归。

只是这样就会美满吗?天天望着仙女会不会审美疲劳呢?不过这也无需我们来担忧了罢。

萧峰&阿朱&阿紫

萧峰是我最喜欢的金庸小说男主角,他身上浓缩了男人最精华的品质,最英雄的气概,而他的悲情遭遇又能激发女人的同情心。

和大多数武侠小说的爱侣不同,萧峰和阿朱并不是一见钟情,没有电光火石的眼神交会,也没有瞬间击中心房的惊鸿一瞥。杏子林里的初遇,在他的眼里,她不过是慕容家三名女眷中的一个,在她的眼里,他只是一位与慕容公子齐名的英雄。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后面的发展,谁能想到这样两个毫无干系的人会有一段惊世情缘。不过就因为提前知晓,所以刻意留心了这个场景里的细节,竟发现还是可以找到些许端倪:当康敏在众人面前暗示萧峰是杀夫凶手时,只有阿朱忍不住朗声指摘她话语里的漏洞,当段誉拿到西夏武士下毒的解药时,也是阿朱主动提出自己模仿萧峰去送药以解救丐帮众人。或许这个时候阿朱对萧峰在钦佩之外已产生了好奇,才会做到抛开众说纷纭站在他的角度考虑和感受。

聚贤庄一战让阿朱对萧峰的感情从敬仰到感激再到动情,满腔温柔里还有一丝欣慰,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这个男人,即使他已从受人尊敬的英雄变成了被怀疑鄙视的胡虏,成了杀害养父母和师傅的嫌疑犯。而此时的萧峰正沉浸在身世突变的震惊和百口莫辩的委屈中,他带着阿朱独闯聚贤庄只是出于一时激愤和惯有的仁义胸怀,被困后甚至还为自己的冲动萌生过悔意。

真正让他爱上阿朱的是雁门关的重逢,当误解的冤屈转变成无奈的绝望,再坚强坦荡的男人也承受不了那份痛苦的孤独。就在此时阿朱出现了,她在这里等了他几天几夜,陪他千里寻仇,娇俏相伴,软语宽慰。即使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依然不离不弃,羞怯却无比坚定地表达自己的感情:从今而后,这世上至少有一个人,敬重你、钦佩你、感激你,愿意永永远远、生生世世、陪在你身边,和你一同抵受患难屈辱、艰险困苦!这样的阿朱如同一簇跳动的火苗在寒冷的决绝之中带来了暖暖的希望,这样的绕指温柔直指萧峰的内心乃至灵魂深处。

可是后来,为了成全萧峰的心意,为了不使他为难,也为了让他放下仇恨,阿朱选择了死在爱人掌下。只是她不知此时的自己已在萧峰心中无可取代,她的离去让他再一次感受到撕心裂肺的伤恸,魂魄抽离的无望。 “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有一个阿朱!”这份悲哀令人肝肠寸断,也成就了这段爱情的荡气回肠和永恒经典。

阿紫就是在目睹了萧峰失去阿朱后的疯狂时爱上他的吧。刁蛮邪气从不区分善恶的小丫头第一次受到心灵上的震撼,源于一个男人痛不欲生的悲伤,这种气息强烈得让她也不由在心底产生怜惜之意。再之后,她胡搅蛮缠地拉着姐夫为自己欺师偷盗的行为挡驾,而萧峰因为阿朱的遗志几次救她的性命,并为了给她治伤再也没有舍她而去。渐渐地她爱上了这个男人,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取代姐姐在他心里的位置。于是她恶毒却心酸地屡屡提起阿朱,直戳萧峰心底的伤口,看他黯然伤怀,自己也更加失落痛心。

对于萧峰来说,阿紫只是个刁蛮狠辣的小女孩,倘若她不是阿朱的妹妹,他早就抽身而退,对其不屑一顾退避三舍,他给她的保护和照顾只是出于道义和善意。他也不是没有看出阿紫对自己的依赖和痴恋,可他只当那是一种对兄长的亲情。他虽然不爱阿紫,可我猜在他的潜意识里也还是有点点留恋的,因为在某些瞬间从她的身上可以感受到阿朱的气息,那份娇俏伶俐,一直是他记忆深处最珍藏的温柔。可她毕竟不是阿朱,她虽是阿朱和自己在现实中的唯一维系,却也见证了自己对阿朱的永远失去。

最后阿紫抱着萧峰,自剜双目,跳崖殉情,用死亡成全了自己唯一的爱恋。

虚竹&西夏公主

虚竹这个男主当得有点勉强,相比段誉和萧峰,他的光芒显得有点黯淡。貌不惊人,甚至还有点丑陋,资质平平,仅仅是阴差阳错之下,不费吹灰之力练成盖世武功,简直就是傻人有傻福。

在感情上他也秉承了自己一贯的幸运,既没有失去所爱的痛苦,也没有求之不得的无奈。先是飞来美女砸到他身上,之后又离奇地成了西夏驸马,俩个人都是感情专一你侬我侬甜蜜到不行,简直就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这一对儿的爱情完美得无话可说,几乎没有任何起伏,任何伤痛。肌肤相亲后彼此念念不忘,西夏公主还为了他以招驸马为名大张旗鼓搞了次海选。而虚竹因为她放弃了所有坚持,破戒还俗,凡人的天性得到释放,终成一代大侠。

他们是彼此的唯一,幸福就这么简单。

段正淳&甘宝宝&秦红棉&刀白凤&李青箩&康敏&阮星竹 

作为配角,没有哪一个人物能在艳遇程度上与段正淳相比,就连大多数主角也不曾遭遇到这么丰富的桃花。令人惊讶的不是他有过如此多的相好,付出过如此多的深情,而是他无与伦比的外公命,居然所有私生娃都是女儿,而且都与自己的“儿子”一见如故。除了阿朱阿紫,其他姑娘无一幸免地被自己和段誉的乌龙身世摆了一道。

在段王爷众多的情人里,甘宝宝最现实,虽然情感上留恋,却懂得及时抽身,为自己和女儿另觅归宿;秦红棉最执着,因爱生怨,妄图杀掉所有情敌独享温柔;王夫人最强横,私欲最甚,居然以逼其他男人杀妻另娶为发泄;阮星竹最可爱,无欲无求,归隐于世;康敏则是最风流,对他来说,段正淳不过是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普通男人,与其他人没什么区别。作为正牌妻子的刀白凤,她虽然拥有其他女人渴望得到的名分,却对此不屑一顾。对于她来说,专一的厮守比王妃的地位更重要,只是这对于多情的段王爷来说,实在是太过奢侈的要求,于是她选择了更加让人讶异的报复方式,用故意的背叛来标榜自己与其他女人的不同,对此我表示非常无语。

反观段正淳,除了不会控制自己的多情,他实在是个优秀的情人。他甜蜜又真诚,说的每一句情话都发自肺腑,让人不得不心软,他也非常勇敢,愿意为爱人舍命相救。只是他对所有情人的态度都一样,向他求证最爱哪个已经没有意义。如果不能完全拥有,倒不如华丽转身,在他的心底留下一个永恒的背影。

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

这几位之间的旷世纠葛,非常人能够理解。李秋水和天山童姥为了争谁是无崖子心里的最爱恨了一生,斗了一辈子。而她们俩人之间的仇怨似乎又和无崖子没有半点关系,他只是她们彼此纠缠的一个借口,对峙互骂时出现的一个定语。或许这两个女人在心底都是不自信的,所以不敢去男人那里找寻答案,而是选择了贬低情敌的方式,用连绵不休的憎恶踩踏对方,以坚定“他更爱我“的信念。

只可惜争风吃醋了一辈子,到头来却发现,无崖子心底的那个人压根就不是自己或对方,那些愤怒恨意全都用错了方向,这种绝望比得知无崖子已经仙逝更让她们崩溃,于是相继而亡。

有点没太搞懂,既然李秋水那么痴恋无崖子(貌似还成婚了),怎么又成了西夏王后呢?这其中的移情别恋故事好像没有继续深8的说。

本书有如一辑八卦教材,动不动就挖出猛料,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千丝万缕却能互联在一起,爱情反而成了角色隐私的点缀。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金书赏析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热门点击
跨越文化的复仇──评《连城诀》 金庸笔下迥异的十八种爱情观 《天龙八部》之文化思想的解读 谈《白马啸西风》 武侠世界里的爱情故事 谁说当粉丝不能挣钱 为什么金庸小说中的武林高手越来越弱 论《葵花宝典》与《辟邪剑法》 金庸小说与《红楼梦》几点比较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笑傲江湖,是一场“大阴谋” 武侠小说的文学赏析(金庸篇) 谈《雪山飞狐》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致敬钟南山 谈《侠客行》 《天龙八部》中的人性 倚天屠龙记七大神兵 《破译金庸密码》第二部分 《天龙八部》 《天龙八部》究竟是哪“八部”? 论逍遥派的武学 “射雕”与“倚天” 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剑、诀、善、恶──复读《连城诀》 探究金庸人物起名文化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2) 论金庸小说中的性别政治 精选书评:评《神雕侠侣》 金庸的武侠小说给中国男人编了什么梦?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人同禽兽──《连城诀》书评 爱情博弈局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连城诀》与武侠小说的宿命 谈《天龙八部》 为何金庸作品中“反清复明”的主题如此明显?他与清朝有何仇恨?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莫大先生为什么不娶妻生娃 刘绥滨:金庸错写青城派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3)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由《射雕》对赵构的评价引发的感慨 《天龙八部》的不合理 史上最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各人名由来 《天龙八部》的灾难 修正版: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 金庸笔下有违科学的三处硬伤 金庸书中五大伤感场面 金庸武侠里的两段“虐恋”:爱而不得终疯癫,可恨人必有可怜处 金庸书中的十大谜团,你能解开几个? 谈《鹿鼎记》 王朔:我看金庸 金庸小说大众艺术六论 谈《连城决》 《金庸识小录》: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武侠小说只有金庸 精选书评:评《天龙八部》 谈《倚天屠龙记》 武侠小说中的哪位女侠让你印象深刻? 闲坐说鹿鼎之从长计议 欲说还休,不如沉默──我看《连城诀》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试论金庸武侠小说的审美内涵 葵花宝典到底有多厉害?秘密终于被说出! 黄蓉凭着哪道菜骗到了降龙十八掌? 金庸小说的文化品位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倪匡给金庸小说排的座位 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金庸作品集(三联版)序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看《天龙八部》,捉小虫儿玩 半部江湖史,金庸小说中出场次数最多的门派 谈《神雕侠侣》 最是那一刹那的惊鸿──欲为金庸武学论之塞万提斯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金老爷子写的虚竹和梦姑成了最污的一段,你知道不? 射雕英雄传:依稀往梦似曾见 江郎才尽的金庸 金庸武侠中,武功秘籍最多的六个地方 天龙八部的佛学意蕴 那些年金庸教会我们的情话: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萧朱恋——此情可待成追忆 论金庸和古龙的四种区别 关于《雪山飞狐》结局之我见 浅析金庸小说中人物的典型性 笑傲江湖中的政治斗争 谈《鸳鸯刀》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谈《射雕英雄传》 《天龙八部》互害社会 金庸作品出版年表 金庸之“情”不如古龙 好巧你也在这里 《连城诀》是一部“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 金庸小说中的八大经典战役回顾 金庸小说十五个伤心的故事 金庸的情色 华山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华山派无一人认识,任我行早就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