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金书赏析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金书赏析    官网:JinYongXiaoShuo.COM    时间:2018-10-30 17:47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金庸先生会讲故事,处女作《书剑恩仇录》即出口不凡,把乾隆皇帝、福康安等历史人物和陈家洛、余鱼同等虚构人物融于一体,把民族大义和血缘亲情的冲突作最大限度张力实验,在完成民族主义主题的同时顺带完成了对汉族书生精神弱点的反思和批评。《庖丁解牛》的生动寓言竟是超级武功的哲学依据,慢道不信,这正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在别家故事中的李自成,要么是乱党贼寇,要么是革命英雄,惟有在金庸《碧血剑》中,既有起义领袖的卡里斯玛气质,又有草莽英雄的文化心理局限,呈现了这个历史人物的灵魂。而“昨日的万里长城,今日的一缕英魂”的野唱,更洞见了千年政治文化的老伤。

 

《书剑恩仇录》

作者: 金庸

版本: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1994年5月

金庸先生会讲故事,《射雕英雄传》中南宋历史烽烟和英雄传奇,是以郭靖、杨康两位主人公截然不同的成长经历为衬底;而在成长故事的字里行间,却还有教育的寓言,如人生教科书。江南七怪满堂灌,让郭靖无所适从,愈显其笨,其实不过是应试教育的方法不高明。一旦由马钰寓教于乐,进而由洪七公因材施教,笨拙的郭靖便脱胎换骨,让人刮目相看。而一旦游学四方,观摩东邪、西毒、南帝和中神通的学术路径,更是卓然成家。非但杨康、欧阳克无法望其项背,即便是聪明绝顶的黄蓉,也只能瞠乎其后。《神雕侠侣》非但是武侠奇葩,爱情宝典,也是成长故事的另一版本。主人公杨过命途多舛,无寻常路可走,只能另辟蹊径,最后与郭靖殊途同归,奥秘是:寻找自我、认识自我、建构自我。

金庸先生会讲故事,以《天龙八部》即非人的神道精怪为书名,其实仍是探索人如何成为人的重大主题。段誉、萧峰、虚竹三位主人公,都有“恶人”血统,段誉的生父是天下第一大恶人段延庆;虚竹的生母叶二娘是天下第二大恶人;萧峰生父萧远山亦是愤怒成狂、罪恶累累。与此同时,他们还都面临自我期许与社会角色间的重大矛盾,段誉喜欢易经佛学,不喜欢武功打斗,但他是大理王子、段氏武功的继承人,巨大的社会压力无计可避;萧峰领导丐帮抗辽保国,但他的身份竟是契丹人;虚竹只想做少林寺的小和尚,但无法自控的命运却把他送上了灵鹫宫。《天龙八部》的故事,正是三位主人公如何与命运抗争,如何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如何成为人间英雄的奋斗史。书中其实没有半个精怪,只有不加控制的欲望和无法预知的社会压力,使得书中人物患上了程度不等的神经症。无论是天下四大恶人,还是慕容博、萧远山,或是段正淳及其妻子情人和逍遥派师兄弟姊妹,无不如是。如是,这部书就不仅是人生寓言,也是人间寓言。

 

《天龙八部》

作者: 金庸

版本: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1994年5月

金庸先生会讲故事,从“为国为民、牺牲自我”的儒家之侠、“至性至情、实现自我”的道家之侠、“无欲无求、无人无我”的佛家之侠一路写来,直到《笑傲江湖》的令狐冲,他那迷倒众生的气质,来自放浪不羁的自由天性,艰苦卓绝的自由人生之路,前有先贤,后有来者。或许,在任我行、左冷禅、岳不群的世界中,令狐冲的结局有些理想化。于是就有《鹿鼎记》韦小宝故事。有人说,《鹿鼎记》是为康熙及其皇权歌功颂德之作,那恐怕只是表层;深层次是,韦小宝与康熙不过是一物两面,小丑原就是圣君的替身与化身,作为文化精灵与怪胎,韦小宝与康熙都是导游,且互为镜像。《鹿鼎记》中,深藏了国民性文化之谜。

金庸先生是武侠小说作家,武侠小说属通俗文类,有其类型规范与模式。金庸的超常之处,是他能不断突破类型模式,不懈地追求与众不同,即便掌握了超级成功秘方,也不做简单的自我复制。在武侠小说家中,没有人像他那样,愿意花费十年时间,对自己的成名之作进行逐字逐句的修订。在所有武侠小说中,也没有其他作品如金庸小说那样,突破雅俗藩篱,让文学批评界莫衷一是,至今仍争论不休。真正的好故事,是无尚瑰宝,足以打破刻板印象,留下理论谜题。

金庸不仅是讲故事的人,他的94年人生,本身就是好故事,足够传奇,足够励志,足够曲折,足够深邃。金庸不过是查良镛先生的多个化身之一,成就非凡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原是地地道道的业余创作。

他的职业身份,是著名报人,从《东南日报》、《大公报》及《新晚报》记者、编辑和专栏作家,到《明报》业主、社评家和明报集团董事局主席。很多人都熟悉金庸办报故事,怕非一部专业博士论文可以说尽。有一条线索格外值得注意,那就是《明报》与《神雕侠侣》诞生于同一年,即1959年;小说主人公杨过与作者金庸/创业者查良镛的路径,也是同一方向:同一种积郁愤懑,同一种突破正统礼教大防的壮志雄心,同一面建构并且彰显自我的精神旗帜。

当年拜谒梁羽生先生,梁先生垂询:在你看来,我和金庸的根本区别何在?答案当然是:金庸善于经营。善于故事经营,善于小说版权经营,善于报业经营,且善于人生经营。真正的经营才能,非止于技巧,更非止于权谋,而是洞明世事人情的活力、勇气、智慧与直觉。文章如此,人生亦是如此。金庸创办《明报》,当然与其武侠小说畅销有关,与其让别家报纸连载,何不自己办报?与其让他人盗印,何不自己出版?而初期的《明报》,正是以小说连载吸引读者,武侠小说是先锋,金庸小说是元帅。商业化与亲民性,是《明报》故事的第一季。

 

1959年金庸创办《明报》。

《明报》故事第二季,从小报跃升大报,当然是由小说园变成新闻纸,让新闻性与娱乐性相得益彰,进而变娱乐性第一为新闻性第一。生存发展的奥妙之一,是在香港当年非左即右、非蓝即红的政治对峙中,做了意识形态藏锋的自由第三方。每家大报都要面对1962年大陆居民逃港事件,惟《明报》超越非此即彼的立场偏见,选择人道立场和香港在地性观点,让同情心与理智态度共同引领舆论导向。《明报》的成功升级,非仅因纯粹的新闻眼,更取决于博大的思想襟怀。说金庸因武侠小说的成功而导致《明报》的成功,固然不无道理;而《明报》的成功导致金庸武侠小说的升级,也是不可忽略的事实:1962年的《天龙八部》中,即充满超度人间苦难的思索和书写。此后的《笑傲江湖》和《鹿鼎记》等书,无不体现作者对历史文化的深入洞察和对祖国社会的现实关怀。

 

金庸在明报大厦办公室,1989

《明报》故事第三季,是从大报升级为名报,取决于金庸的社评。香江第一健笔,说的可不是写武侠小说的金庸,而是指独具慧眼的时事评论家查良镛。《明报》社评卓尔不凡,为同行称道,并被当年北京、台北及华盛顿等地政治要人所重视,源于作者宽广的国际视野和对政治与外交事务的洞察力。而这种视野和洞察力,不仅来自当年重庆中央政治学校外交系的专业素养,更来自终生不渝的自我期许:那一份凌云壮志,才是他站得高、看得远、想得深的真正原因吧?

金庸先生一生坎坷。

高中被学校开除,大学又被学校开除,少年丧母,中年丧子,老年时有不虞之誉,也多求全之毁。为香港基本法费尽心智,被谩骂攻击;80多岁终园剑桥梦,获得博士学位,竟也被嘲讽讥笑。《神雕侠侣》中杨过,襄阳城外保国卫民,得万民感戴,谁又真正懂得,那一招“黯然销魂掌”,有几多悲苦,几多忧伤?

金庸先生走了。金庸故事结束,剩下的,只有哀思。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金书赏析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热门点击
《天龙八部》中的人性 金庸笔下有违科学的三处硬伤 武侠小说的文学赏析(金庸篇) 金庸书中的十大谜团,你能解开几个? 射雕英雄传:依稀往梦似曾见 《天龙八部》互害社会 跨越文化的复仇──评《连城诀》 笑傲江湖中的政治斗争 武侠小说中的哪位女侠让你印象深刻? 刘绥滨:金庸错写青城派 黄蓉凭着哪道菜骗到了降龙十八掌? 半部江湖史,金庸小说中出场次数最多的门派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人同禽兽──《连城诀》书评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致敬钟南山 莫大先生为什么不娶妻生娃 金庸小说大众艺术六论 金庸小说中的八大经典战役回顾 金庸武侠中,武功秘籍最多的六个地方 武侠世界里的爱情故事 谈《鸳鸯刀》 谈《神雕侠侣》 华山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华山派无一人认识,任我行早就给出答案 谈《白马啸西风》 谁说当粉丝不能挣钱 看《天龙八部》,捉小虫儿玩 好巧你也在这里 金庸小说与《红楼梦》几点比较 修正版: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 金庸武侠里的两段“虐恋”:爱而不得终疯癫,可恨人必有可怜处 《破译金庸密码》第二部分 《天龙八部》 关于《雪山飞狐》结局之我见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倚天屠龙记七大神兵 金庸小说十五个伤心的故事 探究金庸人物起名文化 精选书评:评《神雕侠侣》 《金庸识小录》: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武侠小说只有金庸 那些年金庸教会我们的情话: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葵花宝典到底有多厉害?秘密终于被说出! 天龙八部的佛学意蕴 《连城诀》与武侠小说的宿命 论金庸和古龙的四种区别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天龙八部》之文化思想的解读 谈《侠客行》 剑、诀、善、恶──复读《连城诀》 试论金庸武侠小说的审美内涵 金庸笔下迥异的十八种爱情观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3) 《天龙八部》的灾难 《连城诀》是一部“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 史上最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各人名由来 金庸书中五大伤感场面 闲坐说鹿鼎之从长计议 浅析金庸小说中人物的典型性 江郎才尽的金庸 笑傲江湖,是一场“大阴谋” 爱情博弈局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2) 谈《鹿鼎记》 欲说还休,不如沉默──我看《连城诀》 精选书评:评《天龙八部》 金庸小说的文化品位 谈《连城决》 萧朱恋——此情可待成追忆 为何金庸作品中“反清复明”的主题如此明显?他与清朝有何仇恨? 由《射雕》对赵构的评价引发的感慨 为什么金庸小说中的武林高手越来越弱 论金庸小说中的性别政治 论逍遥派的武学 金庸之“情”不如古龙 金庸作品集(三联版)序 金庸的武侠小说给中国男人编了什么梦? 王朔:我看金庸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谈《天龙八部》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论《葵花宝典》与《辟邪剑法》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谈《射雕英雄传》 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金庸作品出版年表 《天龙八部》究竟是哪“八部”? 谈《雪山飞狐》 最是那一刹那的惊鸿──欲为金庸武学论之塞万提斯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射雕”与“倚天” 《天龙八部》的不合理 谈《倚天屠龙记》 金庸的情色 金老爷子写的虚竹和梦姑成了最污的一段,你知道不? 倪匡给金庸小说排的座位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