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金书赏析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金书赏析    官网:JinYongXiaoShuo.COM    时间:2019-04-05 13:2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少时读金庸,带着少年的匪气,鲜衣怒马,追逐江湖。看的是刀光剑影、行侠仗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提刀逐快意,挥剑斩仇情。武侠情怀在青春的热血里奔腾不息。

兴许时光温柔了岁月,抑或岁月平和了时光。重拾金庸,不复江湖儿女多豪情,醉卧风云开怀饮的畅意淋漓,倒是为了小儿女的多情凭添嗟叹。复看《天龙八部》,亦不再执于书名的佛学教义。开启了上帝视角信手开卷而来,八部众生,人与非人,皆难逃尘世的欢喜悲苦、贪嗔痴恨。世间一切无常,众生难离无常之苦。入世本历劫,何以不堕入?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此番读完,犹怜阿碧!阿碧,慕容复二婢其一。金庸勾勒这个人物必然是写意的,轻着笔支淡着墨,寥寥几笔,便挥就一个淡淡婷婷、烟烟袅袅的她。世人皆谓江南美,濛濛烟雨渺渺水。江南有水榭楼台,曲径回廊,有清歌流觞,琴韵悠扬。如果江南就此化作一个烟波水雾的女子款款而来,那女子,便是阿碧。出场何其惊艳应景,纤白素手摇一柄桂桨,泛舟扬曲而来。清波深处荷映日,吴侬软语唱小词。碧水绿衫轻歌细语,满脸都是温柔,全身尽是秀气。段誉慧眼识妙人,不禁感叹:想不到江南女子,一美至斯!非极美,比之木婉清尚有不如,但八分容貌,加上十二分的温雅,便不逊于十分人才的美女。想来江南本就滋生温柔,那温柔如水滋养润泽了阿碧的钟灵毓秀。

阿碧出场那一章,名为《向来痴》。向来痴,从此醉,情深处,终不悔。不失为阿碧的人物判词。阿碧通词曲,解韵律。虽处江湖,却全然没有半点江湖风尘。诸如算盘、软鞭此类阴冷兵器,到了她这双洁白柔嫩的手中,却都卸了杀伐之气,成了能拨弄出琤琤乐响的乐器。这手风雅,可抚琴,亦善烹调。琴韵小筑里,碧螺春、玫瑰松子糖、茯苓软糕、翡翠甜饼、藕粉火腿饺的精致中可见其兰心蕙质。比之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小姐,女子如斯,才堪称红袖。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段誉为鸠摩智所擒,被点穴手上无力,剥不了红菱,“公子爷勿是江南人,勿会剥菱,我拨你剥。”解意如阿碧,连剥了几个红菱,放在他掌心。复仇心切的过彦之,盛怒之下用软鞭击碎了座椅,坐无可坐,阿碧将自己的椅子端着送过去,微笑道:“过大爷,请坐!”过彦之点了点头,心想:“我纵能将慕容氏一家杀得干干净净,这个小丫头也得饶了。”过彦之虽对慕容氏一门满腔毒恨,却也难以向她发作。而后曼陀山庄,王语嫣不解阿朱所放信鸽,阿朱回答:“这是公冶二哥想出来的古怪玩意……我们瞧惯了,便知信中之意,在外人看来,那是全然的不知所云。”阿碧见王语嫣听到“外人”两字,脸上微有不豫之色,忙道:“王姑娘又勿是外人。王姑娘,你如要知道,待会我跟你说便是了。”王语嫣登时现出喜色。阿碧的美好并非通过正面描述,在待人接物中自带风流,浑然天成。

阿碧对于慕容复的感情,着墨极少。通过巴天石之口,才略感真情流露。“我们接连三晚,都在窗外见到那阿碧姑娘在缝一件男子的长袍,不住自言自语:‘公子爷,侬在外头冷?侬啥辰光才来?’ ”。一行几人三进其房内而不觉。万般柔情思念,化作呢喃低语,愁肠百结,诉诸于细密的针线之中。叫人心生怜爱!阿碧的爱,姿态是极低的。自始至终,她自认只是一个服侍主人抚琴吹笛的小丫头。她的倾慕不显山露水,不着微痕。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天龙八部,主杀业,主欲念。每个人都有自己执念。乔峰执于身世,段誉执于多情,虚竹执着守戒,慕容复执于成败。执于情仇爱恨者,不胜枚举。阿碧的恬淡不争,在磅礴的故事构架中,显得无足轻重。风起云涌的江湖里,容不下小女儿的娇憨多情。杏子林一别,再无她的身影。气度非凡、弱冠之年便在武林中声名鹊起的慕容复,骄傲如凤凰,眼中是光复燕国的宏图霸业,哪里看见她这个小小婢女?家族的期许,民族的寄望,终究压垮了慕容复,耗尽最后的才情与气力,最终在孩童声声的山呼万岁中,彻底癫狂收场。

终篇结尾,段誉一行人途径大理城外,荒坟野冢之中,已然疯癫的慕容复坐在坟头上欣然接受小儿们朝拜,一脸志得意满之态。悲风戚戚,唯有阿碧伴其左右。明艳的脸上颇有凄楚憔悴之色,她从竹篮里取出糖果糕饼分给众小儿,说道:“大家好乖,明天再来玩,又有糖果糕饼吃!”语音呜咽,一滴滴泪水落入竹蓝之中。她的十分的温柔之中便有七分凄苦,使人怜惜无限。小说在她滴滴清泪中完结,想来金庸多少是偏爱于她的。自始至终如碧波中的青莲,亭亭玉立,出尘不染。红袖添香,情长春浅。

旧时读过一篇文,关于慕容复。旁的都不尽然记得,单单末了一首词印象深刻:朱雀桥,野草花,夕阳西下,凤凰声声碎。乌衣巷,美人泪,王孙落魄,后世书生醉。今晚我也是要一醉的,为那个碧波棹歌而来的姑娘,且听她漫声唱:

“二社良辰,千家庭院,翩翩又睹双飞燕。凤凰巢稳许为邻,潇湘烟瞑来何晚?乱入红楼,低飞绿岸,画梁轻拂歌尘转。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珠帘卷。”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金书赏析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热门点击
《天龙八部》中的人性 谈《射雕英雄传》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谈《雪山飞狐》 谈《鸳鸯刀》 谈《白马啸西风》 修正版: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 为什么金庸小说中的武林高手越来越弱 金庸小说中的八大经典战役回顾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金庸笔下迥异的十八种爱情观 笑傲江湖中的政治斗争 笑傲江湖,是一场“大阴谋” 谈《神雕侠侣》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金庸作品集(三联版)序 爱情博弈局 谈《天龙八部》 《连城诀》是一部“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 看《天龙八部》,捉小虫儿玩 精选书评:评《天龙八部》 刘绥滨:金庸错写青城派 由《射雕》对赵构的评价引发的感慨 半部江湖史,金庸小说中出场次数最多的门派 关于《雪山飞狐》结局之我见 为何金庸作品中“反清复明”的主题如此明显?他与清朝有何仇恨?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3) 欲说还休,不如沉默──我看《连城诀》 谈《连城决》 金庸作品出版年表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人同禽兽──《连城诀》书评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那些年金庸教会我们的情话: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天龙八部的佛学意蕴 《金庸识小录》: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武侠小说只有金庸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谈《鹿鼎记》 《天龙八部》究竟是哪“八部”? 王朔:我看金庸 金庸笔下有违科学的三处硬伤 史上最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各人名由来 谈《倚天屠龙记》 武侠世界里的爱情故事 金庸书中的十大谜团,你能解开几个? 莫大先生为什么不娶妻生娃 《天龙八部》的灾难 好巧你也在这里 《天龙八部》互害社会 金庸之“情”不如古龙 金庸小说与《红楼梦》几点比较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论《葵花宝典》与《辟邪剑法》 倚天屠龙记七大神兵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金庸小说十五个伤心的故事 金庸武侠里的两段“虐恋”:爱而不得终疯癫,可恨人必有可怜处 精选书评:评《神雕侠侣》 金庸小说大众艺术六论 《连城诀》与武侠小说的宿命 谈《侠客行》 金庸的武侠小说给中国男人编了什么梦? 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黄蓉凭着哪道菜骗到了降龙十八掌?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跨越文化的复仇──评《连城诀》 金庸的情色 “射雕”与“倚天” 探究金庸人物起名文化 倪匡给金庸小说排的座位 葵花宝典到底有多厉害?秘密终于被说出! 剑、诀、善、恶──复读《连城诀》 江郎才尽的金庸 金老爷子写的虚竹和梦姑成了最污的一段,你知道不? 金庸武侠中,武功秘籍最多的六个地方 萧朱恋——此情可待成追忆 《天龙八部》的不合理 论金庸小说中的性别政治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天龙八部》之文化思想的解读 金庸小说的文化品位 试论金庸武侠小说的审美内涵 浅析金庸小说中人物的典型性 谁说当粉丝不能挣钱 武侠小说中的哪位女侠让你印象深刻? 武侠小说的文学赏析(金庸篇) 最是那一刹那的惊鸿──欲为金庸武学论之塞万提斯 华山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华山派无一人认识,任我行早就给出答案 金庸书中五大伤感场面 闲坐说鹿鼎之从长计议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致敬钟南山 论逍遥派的武学 论金庸和古龙的四种区别 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破译金庸密码》第二部分 《天龙八部》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2) 射雕英雄传:依稀往梦似曾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