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金书赏析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金书赏析    官网:JinYongXiaoShuo.COM    时间:2018-07-24 17:23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儒家修身,道家养性,佛家修心,三者共同构成了中国古典士大夫的处世和哲学基础,也对中国古典文化产生深远影响。同样,在武侠小说的世界里,儒释道精神几乎涵盖了其中的方方面面:郭靖、陈家洛、袁承志的“儒侠”,杨过的“道侠”,小李飞刀系列偏“佛”,楚留香和陆小凤系列偏“道”……除此以外也有“俗”的体现,充斥着“人情世故”的气息,比如温瑞安小说系列偏“市井”。那么你是如何看待这个现象的呢?请选择任一人物加以分析。

  郭靖:

  郭靖是金庸笔下一个典型的儒侠。

  他出身于忠良之家,父亲早亡,母亲被迫流落蒙古。苦难中出生的郭靖年幼时朴实憨厚,最后成了大仁大义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

  他对国家忠诚,对朋友重义,对师傅尊敬,对爱情不渝。他成为万民称颂之侠与一般江湖游侠的根本区别是精忠报国。郭靖以“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自勉,处处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成吉思汗曾有恩于郭靖母子而且郭靖与成吉思汗的四儿子拖雷情同手足,但是当成吉思汗想要侵吞大宋国时郭靖立刻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与成吉思汗反目。郭靖明知蒙古铁骑天下无敌,南宋难以自保,却抱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信念誓死与危城共存亡,最后在襄阳壮烈殉国。

  首先,郭靖从小生长于蒙古荒漠大漠的文化习俗及郭母的教养较深的影响于他,他的身世经历符合孟子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观念。其次他的性格愚钝符合孔子的"刚毅木讷,近仁”的论断。为了大宋民族利益尽心竭力死而后已和孔子"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有共同之处。再次,郭靖得到的《武穆遗书》乃儒家人格的教科书。他练降龙十八掌符合《周易》文化精神。儒家不仅要求人们把施用于家的伦理情感施用于国,而且强调要真正的献身于国也就是说如何取舍个人在"国家”与"家庭这两个社会层次中的正确位置是儒家文化传统判断个人人生价值的重要标尺。

  在《神雕侠侣》中郭靖的女儿郭襄被金轮法王抓住绑在高台木柱上逼郭靖投降就范。郭靖答到“鞑子若非惧我,何须与我小女儿为难?鞑子既然惧我,郭靖有为之身岂肯轻易就死!”又对郭襄说,“襄儿听着,你是大宋的好女儿,慷慨就义不可害怕。爹娘今日救你不得,日后定当杀了这万恶奸僧为你报仇。”书中写杨过为其父亲报仇却一次又一次被郭靖夫妇国事为先所感动,深责自己念念不忘父仇私怨。后来知道父亲的为人和死因更是惭愧得无地自容。直到倚天屠龙记中提到一句郭靖夫妇终于死在襄阳围城之役城破人亡郭靖这一为国为民死而后已的儒家大侠的光辉形象完全塑成。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郭襄:

  金庸武侠深受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影响,其中兼具佛家普度众生、大慈大悲的博爱精神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这在金庸小说中营构出了一种睿智丰富的理想境界。我看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比较多,我就简单谈下他书中这类典型的人物形象吧。在我看来,小说《天龙八部》中具有悲天悯人的“佛家之侠”虚竹,一生都有着对佛门身份的认同。他的一生,佛门侠情也是极特殊的,值得我们深入。

  首先是他的出身,虚竹的孤儿身份他早已认识到。自小被弃在少林寺门前,为僧人收养,自小便是个和尚,他的理解是自己与佛门有缘,佛门弟子必然是无名无相的,所谓的“父母身世”都是执念。

  其次是他那执着的佛门信仰。他从小被佛门熏陶,深染佛性,一切行为思想无不与佛性有关。从“人性善”而言,虚竹不杀生,不见杀生,不忍杀生。故他会在天山童姥与李秋水打架时候劝她们“两位老人家”不打;在天山童姥欲处罚寻来的部众时候替其求情;虚竹当灵鹫宫的主人,为群英雄拔除了生死符后,却又果断坚决地“剃光了头发”,穿回他那套破僧衣,还回少林去当和尚。虽然,此时他已经是红尘浪客,酒肉女子,杀生浪迹,结拜兄弟都做了一回。但他向佛虔诚之心,始终不改。

  最后是他的侠气,决战少室山中,正当段誉和萧峰倍感吃力的时候,虚竹马上忘记自己是待罪之身,还与他俩结拜喝酒,挺身攻入,用“天山六阳手”和“天山折梅手”敌住丁春秋。这种临危不惧,大义凛然的侠义精神,让我读来热血沸腾。

  金庸在用传统的儒和道来阐述和言说武侠小说的同时,并没有忘记向佛家文化汲取。他在小说中试用佛教的透彻智慧正面观照大千世界,以大慈大悲、大法力来化解人世的无穷冤孽。在佛家眼中,人生无常,无常即苦,众生世界苦海无边。小说中的人物凭借慧眼与意志,置苦海却能自我超渡,甚至自救而救人的,虚竹当之无愧。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杨逍:

  在金庸笔下的各个国度中,大理无疑是一个“佛系国。”从天龙时代到射雕时代,大理不仅有一个君王退休之后就得去天龙寺报到读研的习惯,历代君王的作为更是深受佛法熏陶。天龙中保定帝废除盐税,勤政爱民,与其说是仁政,更不如说是“慈政”。段誉的慈悲之心更是人所共知,为了害怕杀人放弃学习武林至高热门专业之一的“一阳指”。段正淳虽然风流成性,但其对情人们所有报复的逆来顺受,相比书中其他一些渣男,多多少少当是受到了佛家文化的熏陶。(相比出家的顺治听到皇太后的名字就变脸开骂,夏雪宜的始乱终弃加上“你杀我啊杀我我也不爱你”的态度,段正淳也算是渣男中的圣人了。)

  段家人中,不仅正派人士保持自己佛门高洁的情操,连遭逢大变而后黑化,登上武林第一恐怖分子之位的段延庆,其所作所为也没有脱离佛法的感化。

  其一,坚信缘法。万劫谷中,对弈本来就要完胜黄眉僧的段老大,竟因为段誉的捣乱下错一字,而生了“这是天意不让我赢”的想法。要知道当时大理众高手、武林群侠都在一旁,段老大竟然不管三个小弟直接飘然而去,这种操作不禁让人感叹:这老大是有多佛系。(叶二娘、岳老三、云中鹤:???)

  其二,信仰深刻。万劫谷石屋外,保定帝与段延庆第一次相遇,当保定帝全力一指点向自己死穴的时候,段老大竟然不闪不避,原因竟是他认为“你要杀了我,你的罪孽就更大了。我赌你的手指没有内力。”且不说你抓了人家继承人侄子关在旁边搞阴谋不说,老大,这可是政治斗争,向来只讲权谋没有道理的,也就是我们保定帝素养高,你换成李世民、赵光义和朱棣试试!

  其三,坚持因果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种基本的佛家理念,在段老大心目中就没受过一丝污染,有过一丝动摇。同为大恶人的血刀老祖说过:“你几时见过我血刀门下讲过信义?”但咱们段老大,有仇不说,有恩是必报,被虚竹救了一命,立马帮人家升级盗号开启走向人生巅峰的大门,还帮人对付后边追尾的丁春秋,这是天下第一大恶人的操作?当知道段誉是自己儿子,镇南王妃是当年“观音菩萨”的时候,段老大立马解穴救人,皇位立马不要了,连段誉要杀自己都不反抗,最后飘然而去。这觉悟也就最后在华山绝顶的欧阳锋能够媲美的吧,人家还是因为神智错乱加回光返照,段老大却是正常操作。

  观段老大其人,与其说是大恶人,更不如说是个大可怜之人。某种程度像是西游记后传里的反派无天。不知道若非当年湖南道中的变故,段老大是否就会成为“天下第一慈悲皇帝”呢?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雕兄:

   说到侠的种类,我觉着杨过是最不好定义的,虽然可以把杨过归结于道侠,但众所周知,道侠追求的是个性自由,天性解放,更多的是寻求社会认同,但杨过更像个隐士,偏重我行我素。他一生他没有郭靖那样,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思想觉悟,击退蒙古大军时杨过留了句话,如果当年不是郭伯伯的教诲,就不会有过儿的今天。他更不会像乔峰那样,为了两国停止战乱魂断雁门关,杨过身上更多的是无奈和挣扎。他既恨黄蓉,又数次施以援手。本身不喜欢郭芙的架子和大武小武的趋炎附势,却又能舍命为二武吸毒,并使兄弟俩和好如初。他既想报杀父之仇,又一次次的被郭靖黄蓉所感化。他一直鄙视重阳宫的道士,却又在重阳祖师像前与小龙女成亲,甚至临走还留下了玉蜂浆为众人解蜂毒。由于童年时期的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经历,真的演绎了一个没妈没爸的孩子为了生存而吃遍了各种苦。杨过身上更多的是市井之气,甚至有些痞,杨过的帅气外表且不说,身上的侠气我认为更多的遗传了父亲的基因,想象一下,如果丘处机没有去过牛家村,杨康在包惜弱和杨铁心的教导下一天天成长,相信长大也会跟杨过一样有侠义精神。还有一点,杨康在成长过程中是有父亲的,完颜洪烈是把他当成亲儿子一样的。而郭靖,更多的是运气,如果没遇到黄蓉,他可能到最后也只是一个为口奔波的普通人。杨过的经历、个性和人格,他的世界观、人生观比郭靖先进得多,也要可爱得多。总之,儒家重群体,重教化、重共性、重社会理性;道家重个人、重人性、重情感气质、重自然之风度,佛家则是超儒家、道家之侠者的个性、身份及其价值观点之上的。它可以说是一种精神的核心或本源。杨过用自己的一生证明了一个真理:像他这样的人也能成为一位真正的侠。——真诚、情爱、个性、自由、自主的人格与侠道理想并不违背,虽与传统的儒学精神及伦理规范不尽相符,但正因如此,反倒有一种超常的人格风采和魅力。从人文主义的观点看,他的人生观、世界观及其主体人格的形成,标志着“人”的真正的觉醒,他对真情与自由的执着向往,比起郭靖的儒家道学的迂腐,不但进步,也更可爱可敬。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金蛇郎君夏雪宜:

   “儒侠”追求坚持不懈的入世精神,正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儒侠以天下为己任,其家国情怀淋漓尽致。而“道侠”与出世精神相挂钩,不仅追求个人自由、个性解放,而且往往寻求一种社会固有认同的解构。“佛侠”更为不同,他们奉行“诸行无常,一切是苦,涅槃方得解脱”,更以“诸生渡尽,方证菩提”为信念。在金老先生刻画的人物当中,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将“儒侠”的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书与剑,国与家,无不包藏于心,他反清复明的志向贯穿始终、日月可鉴。张无忌更像一位道侠,从救明教于水火之中,到和赵敏义无反顾的爱情,他所追求的更像是一种对正邪之观的破除、对江湖成见的解构。一灯大师可以算作一位佛侠,从他锲而不舍感化穷途末路的裘千仞这件事上不难看出他消解烦恼、渡尽众生之愿。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金书赏析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热门点击
笑傲江湖,是一场“大阴谋” 《天龙八部》中的人性 金庸小说与《红楼梦》几点比较 武侠小说的文学赏析(金庸篇) 闲坐说鹿鼎之从长计议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2) 为何金庸作品中“反清复明”的主题如此明显?他与清朝有何仇恨? 金庸小说大众艺术六论 跨越文化的复仇──评《连城诀》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试论金庸武侠小说的审美内涵 谈《倚天屠龙记》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3)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由《射雕》对赵构的评价引发的感慨 倚天屠龙记七大神兵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武侠世界里的爱情故事 金庸作品出版年表 人同禽兽──《连城诀》书评 《连城诀》与武侠小说的宿命 谈《天龙八部》 那些年金庸教会我们的情话: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金庸笔下迥异的十八种爱情观 半部江湖史,金庸小说中出场次数最多的门派 谈《连城决》 《天龙八部》互害社会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天龙八部》究竟是哪“八部”?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谈《雪山飞狐》 《破译金庸密码》第二部分 《天龙八部》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金老爷子写的虚竹和梦姑成了最污的一段,你知道不? 爱情博弈局 葵花宝典到底有多厉害?秘密终于被说出! 金庸书中五大伤感场面 史上最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各人名由来 看《天龙八部》,捉小虫儿玩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关于《雪山飞狐》结局之我见 金庸小说十五个伤心的故事 江郎才尽的金庸 金庸的武侠小说给中国男人编了什么梦? 论金庸和古龙的四种区别 “射雕”与“倚天” 剑、诀、善、恶──复读《连城诀》 莫大先生为什么不娶妻生娃 黄蓉凭着哪道菜骗到了降龙十八掌? 天龙八部的佛学意蕴 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精选书评:评《天龙八部》 好巧你也在这里 《天龙八部》之文化思想的解读 为什么金庸小说中的武林高手越来越弱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论逍遥派的武学 谈《神雕侠侣》 谈《射雕英雄传》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致敬钟南山 《天龙八部》的不合理 金庸小说中的八大经典战役回顾 王朔:我看金庸 萧朱恋——此情可待成追忆 《金庸识小录》: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武侠小说只有金庸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金庸书中的十大谜团,你能解开几个? 金庸作品集(三联版)序 刘绥滨:金庸错写青城派 修正版: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 谁说当粉丝不能挣钱 浅析金庸小说中人物的典型性 探究金庸人物起名文化 谈《侠客行》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天龙八部》的灾难 金庸的情色 精选书评:评《神雕侠侣》 金庸小说的文化品位 《连城诀》是一部“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 射雕英雄传:依稀往梦似曾见 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倪匡给金庸小说排的座位 金庸武侠中,武功秘籍最多的六个地方 华山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华山派无一人认识,任我行早就给出答案 金庸笔下有违科学的三处硬伤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最是那一刹那的惊鸿──欲为金庸武学论之塞万提斯 金庸之“情”不如古龙 论《葵花宝典》与《辟邪剑法》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论金庸小说中的性别政治 欲说还休,不如沉默──我看《连城诀》 谈《鹿鼎记》 金庸武侠里的两段“虐恋”:爱而不得终疯癫,可恨人必有可怜处 谈《鸳鸯刀》 谈《白马啸西风》 武侠小说中的哪位女侠让你印象深刻? 笑傲江湖中的政治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