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金书赏析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金书赏析    官网:JinYongXiaoShuo.COM    时间:2019-07-16 17:34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今年春节在家闲得无聊,重读了一遍中学上课时偷读的小说《鹿鼎记》。

  读罢,将书合起,政事堂不仅慨叹,鹿鼎记并不是一本武侠小说,就像书名那样,“逐鹿中原,问鼎天下”,这也是一本披着武侠皮的政治小说。

  书中讲的是一个不懂规矩的小子韦小宝,如何在天下大乱的局势下,通过一次次的投机,官越做越大。在天地会、沐王府、平西王府、神龙岛、台湾、青藏、蒙古、俄罗斯等各股势力之间如小白龙般如鱼得水的游走,成为清廷最杰出的外交家。

  这本把在官场斗争和生存宛如教科书一般的剖析出来,把各级官员形象刻画栩栩如生的小说,如果现在出版,似乎也可以起名为《韦小宝升职记》。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当然,经典的小说,往往都有着相似的内核,金庸鹿鼎记里大量填充了三国演义、水浒传和红楼梦的内容作为致敬,而书中唯一一句未提的西游记,金庸却借鉴了他的逻辑架构。

  就像西游记中,师徒四人凑齐后遭遇遇到的一个妖精,白骨精时,官场小白的孙悟空被三个老油条唐僧、猪八戒沙僧联合排挤出团队,小说中几位主人公寥寥的几句话,便将团队内部倾轧刻画的淋漓尽致。

  可后来,随着取经过程中的不断磨合与成长,曾经愣头青的孙悟空,手腕也愈发圆滑,不仅成为后期团队的实际领导,最终还立地成佛,级别盖过了一路为他们保驾护航的观音菩萨。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一万个读者心目中有一万个哈姆雷特,在政事堂看来,西游记中的儒释道,不过是作者给小说批的一层外衣罢了,并没有想要传佛或者传道。

  同样,回顾一下金庸系列小说,会发现这位政评家在写小说的十余年里,也把自己的小说披上儒释道的外衣。

  早期作品中,《书剑恩仇录》的陈家洛与《射雕英雄传》的郭靖是中国传统的“儒侠”,他们以天下大义为重,以民族存亡为己任,为了天下苍生,虽千万人吾往矣,可以牺牲个人幸福,可以全家血洒襄阳。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等到了中期《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塑造人物的时候,金庸慢慢从入世的“儒侠”变成了出世的“道侠”,面对轰轰烈烈的反元大业,击杀蒙哥的杨过和义军首领的张无忌, 并没有像陈家洛和郭靖那样的率领天下雄群抗争,而是选择携爱人归隐、画眉。

  等到了中后期的《天龙八部》时代,金庸慢慢从“道侠”变成了“佛侠”,段誉熟读佛经,乔峰武功出少林,和尚虚竹的父亲是方丈,连大宋、大辽、西夏、吐蕃、大理甚至后燕政权之间的恩怨,最终都通过大慈大悲的佛法来化解。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可以说,每一本小说,都是时政评论家金庸政治理想的一个缩影。

  因此,等到金庸撰写《笑傲江湖》的时候,参透儒释道的金庸,写的已经不是侠客和武林了,云诡波谲的武林处处都是朝堂,每个角色几乎都有着对应的历史人物,每个冲突几乎都有着对应的历史事件。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等到金庸小说封笔之作的《鹿鼎记》的时候,主人公韦小宝不仅没有任何侠气,反而汇聚了一身中国传统的臭毛病,精通官场上下的各种陋习。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书中,虽然金庸给韦小宝找了四个师傅,儒侠的陈近南,道家的九难,佛家的观证禅师,但这个时候,一边写时评一边写武侠的金庸已经参透了世事,在他眼里,无论儒侠、道侠还是佛侠,都是解决不了现实问题的。

  儒侠的师傅,糅合红花会陈家洛和抗元斗士郭靖的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没有搞起来反清的英雄大会,却死在了延平郡王府的内斗。

  道侠的师傅,糅合了小龙女和赵敏郡主的九公主,只教了韦小宝如何逃避,最后被撩起埋藏心底多年的情意放弃了《四十二章经》,也放弃了大明公主身上反清复明的责任。

  佛家的师傅,在金庸小说里一贯独立的少林,不仅成为了清廷的鹰犬,般若堂首座澄观也迂腐的成为笑料,甚至取代了鸠摩智的西藏密宗第一高手桑吉大喇嘛,也被各种利益许诺玩弄于股掌之中。

  儒侠、道侠、佛侠,在鹿鼎记里面都解决不了问题,真正能够给民众带来福祉的,是韦小宝的第四个师傅,永不加赋、“鸟生鱼汤”的康熙。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而这本金庸的封笔之作,不仅写的是朝堂,更是他的人生规划。

  而从小立志成为外交官的金庸,在鹿鼎记封笔之后,就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他的外交政治生涯当中。

  1981年,复出的小平同志邀请金庸携家人到北京,几个月后,金庸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高度评价“一国两制”是“一言可为天下法”。

  1982年,中英开始就香港回归秘密磋商,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首次访华之前经过香港,邀请金庸到港督府单独会晤,希望金庸支持英国不归还香港,会谈现场,被金庸严词拒绝。

  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署。两周后,胡书记接见了金庸。返回香港后,金庸把谈话整理发表,在东南亚地区引起巨大震动。

  1985年,金庸加入了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担任政治体制小组组长。

  1988年,香港基本法最终版的“武林大会”召开,金庸宛如大战少室山的萧峰一般,技压各路群雄,顶着香港各界舆论的巨大压力,确定了如今的香港基本法。

  某种程度上,能够在外交领域纵横捭阖的韦小宝,就是是金庸的外交家梦想。

  而小说封笔后的十余年间,金庸游走于大陆以及台湾蒋经国、宋楚瑜,英国撒切尔夫人之间,纵横捭阖,也算是实现了自己年少时的梦想。

  只不过,就像西游记里面,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最终变成了维护天界的斗战胜佛,最终,那位曾经执笔为剑的少侠,也变成了自己曾经剑指的鹿鼎公。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金书赏析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热门点击
金庸之“情”不如古龙 倚天屠龙记七大神兵 金庸小说的文化品位 金庸小说中的八大经典战役回顾 论金庸和古龙的四种区别 金庸笔下迥异的十八种爱情观 金庸小说十五个伤心的故事 谈《白马啸西风》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致敬钟南山 谈《雪山飞狐》 金庸笔下有违科学的三处硬伤 论《葵花宝典》与《辟邪剑法》 金庸作品集(三联版)序 武侠小说的文学赏析(金庸篇) 王朔:我看金庸 谈《连城决》 金庸的武侠小说给中国男人编了什么梦? 由《射雕》对赵构的评价引发的感慨 欲说还休,不如沉默──我看《连城诀》 《天龙八部》究竟是哪“八部”? 莫大先生为什么不娶妻生娃 爱情博弈局 那些年金庸教会我们的情话: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破译金庸密码》第二部分 《天龙八部》 看《天龙八部》,捉小虫儿玩 精选书评:评《神雕侠侣》 谈《鹿鼎记》 跨越文化的复仇──评《连城诀》 史上最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各人名由来 金庸书中五大伤感场面 刘绥滨:金庸错写青城派 闲坐说鹿鼎之从长计议 谈《天龙八部》 谈《倚天屠龙记》 最是那一刹那的惊鸿──欲为金庸武学论之塞万提斯 《天龙八部》的不合理 金庸武侠里的两段“虐恋”:爱而不得终疯癫,可恨人必有可怜处 剑、诀、善、恶──复读《连城诀》 论金庸小说中的性别政治 《天龙八部》之文化思想的解读 金庸书中的十大谜团,你能解开几个?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连城诀》与武侠小说的宿命 《金庸识小录》: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武侠小说只有金庸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连城诀》是一部“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 谁说当粉丝不能挣钱 黄蓉凭着哪道菜骗到了降龙十八掌? 论逍遥派的武学 好巧你也在这里 天龙八部的佛学意蕴 华山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华山派无一人认识,任我行早就给出答案 武侠世界里的爱情故事 金庸武侠中,武功秘籍最多的六个地方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修正版: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 倪匡给金庸小说排的座位 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为什么金庸小说中的武林高手越来越弱 谈《神雕侠侣》 关于《雪山飞狐》结局之我见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萧朱恋——此情可待成追忆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2) 试论金庸武侠小说的审美内涵 为何金庸作品中“反清复明”的主题如此明显?他与清朝有何仇恨?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金老爷子写的虚竹和梦姑成了最污的一段,你知道不? 人同禽兽──《连城诀》书评 谈《鸳鸯刀》 《天龙八部》的灾难 探究金庸人物起名文化 谈《射雕英雄传》 “射雕”与“倚天”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3)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金庸的情色 射雕英雄传:依稀往梦似曾见 谈《侠客行》 金庸小说与《红楼梦》几点比较 《天龙八部》互害社会 江郎才尽的金庸 武侠小说中的哪位女侠让你印象深刻? 笑傲江湖,是一场“大阴谋” 金庸作品出版年表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金庸小说大众艺术六论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半部江湖史,金庸小说中出场次数最多的门派 笑傲江湖中的政治斗争 浅析金庸小说中人物的典型性 葵花宝典到底有多厉害?秘密终于被说出! 《天龙八部》中的人性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精选书评:评《天龙八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