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金书赏析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3)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金书赏析    官网:JinYongXiaoShuo.COM    时间:2020-04-21 20:56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本文是天涯社区社友单刀行天下原创评析《笑傲江湖》的文章,将《笑傲江湖》的政治学分析的十分透彻,步步到位,虽然很多地方有不敢苟同想法,但是确不失为一代解析大师!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3

  1.5 深度潜伏

  劳德诺上青城山,起因是故事开始前一年腊月,令狐冲在汉中公开侮辱青城派并殴打改派的侯人英、洪人雄两弟子,岳不群致信余沧海表达歉意,派劳德诺担任信使,属于正常的外交活动。岳不群这个安排十分妥当,一是劳德诺是仅次于令狐冲的华山派二弟子,二是劳德诺年高老成,江湖应对经验丰富,自然是担任信使的不二人选。劳德诺此番去见余沧海,完全是受岳不群之命,与左冷禅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劳德诺偷看青城派弟子练剑并将情报带回华山,引得岳不群卷入灭门夺谱事件,是他的自觉行为还是左冷禅授意?这个问题并不难猜,很可能是左冷禅的安排。

  首先,余沧海让劳德诺在青城山逗留六天并发现青城派弟子练习辟邪剑法等一系列事件中,刻意的痕迹太过明显。左冷禅既然指使余沧海精心排这样一出好戏,目的就是要引岳不群入局,他必然会交代劳德诺全力配合,否则这场戏很可能白演,达不到目的。

  其次,在卧底华山派期间,劳德诺一直表现得谦卑稳沉,绝对不是个敢惹事的主。就算他第一次“信步走到松风观后练武场旁”偷看到青城派弟子练剑是偶然,那他后来又主动去偷看甚至夜晚在余沧海所在的后殿偷窥,就实在不符合劳德诺一直伪装的做派。江湖上偷窥别派练功是十分严重的恶行,劳德诺此次去青城山是代表华山派送道歉信的,他怎敢这样主动偷窥,就不怕道歉不成反而惹出更大的仇怨吗?最大的可能,是劳德诺得到左冷禅授意后故意配合余沧海演戏,甚至是劳德诺在左冷禅授意下编撰的故事,目的正是引岳不群入局。

  再者,劳德诺偷窥青城派练剑本是一件令人不齿的事,但他却在衡阳城的茶楼里当众说给同门众多师兄妹听,这也十分反常。合理的解释,他这是欲盖弥彰,宁愿自曝其丑来掩盖幕后真相。

  在劳德诺赴青城山送信和跟踪青城派福州之行的过程中,余沧海知道劳德诺与左冷禅的关系吗?个人认为应该是知道的。余沧海早就发现了劳德诺的跟踪行为,他没有进行任何干预。而在第三章在衡阳刘正风家中,余沧海发现罗人杰尸体利剑上刻着“华山令狐冲”五个小字后向劳德诺发难,主动说出了劳德诺此前跟踪窥探自己的行为,而且对劳德诺出手很重。【余沧海笑道:“好,好!”丹田中内息上涌,左手内力外吐,将劳德诺推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撞在墙上,屋顶灰泥登时簌簌而落,喝道:“你这家伙难道是好东西了?一路上鬼鬼祟祟的窥探于我,存的是甚么心?”劳德诺给他这么一推一撞,五脏六腑似乎都要翻了转来,伸手在墙上强行支撑,只觉双膝酸软得犹如灌满了黑醋一般,只想坐倒在地,勉力强行撑住】。余沧海当众揭露华山派窥探青城派的行为,是故意将华山派卷入灭门夺谱事件公之于众,此举果然引发了后来江湖众人对岳不群的怀疑,是岳不群伪君子名声的缘起。而余沧海对劳德诺下重手,则是为了当众撇清自己与劳德诺可能的关系,演戏给大家看。

  那么,在劳德诺从青城山带回情报时,岳不群知道他的卧底身份吗?在探究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对劳德诺此人进行简单梳理。

  在《笑傲江湖》中,劳德诺是一个重要角色,不仅贯穿全书始终,还直接带动了重要情节转折。第三十六章中劳德诺透露自己本来是左冷禅的第三弟子,但他之前表现出来的却是【武功驳杂平庸,似是云贵一带旁门所传】,这可能是他改投华山派前的精心伪装,而且这些杂学武功,应该是他拜师左冷禅之前就学得了的。

  书中劳德诺的形象十分苍老,刘正风说劳德诺【足可做得仪琳师侄的祖父】,林平之初见岳不群时心想,【那劳德诺是他弟子,可比他老得多了】,令狐冲在冒充劳德诺与田伯光在山洞中打斗时说【我老人家活了七八十岁】,可见劳德诺年龄确实很大,可能比岳不群和左冷禅都大。劳德诺虽然是左冷禅的第三弟子,但是作为左冷禅精心布局在岳不群身边的一颗暗子,入嵩山派之后他从来没有在嵩山派公开行事过,说明他从拜入嵩山派再到打入华山派之间的时间不会长,他入嵩山派肯定也是中老年之后带艺投师,而且应该是左冷禅为了派人卧底华山派专门笼络的江湖散客。对一个江湖散客尚且如此,为了武功秘籍与青城派结盟也很符合左冷禅的行事风格。

  劳德诺在华山派当卧底的时间有多长?这个问题存在一定的争议,有说是三年,也有说是十多年。

  卧底三年之说的依据是:第二章中劳德诺回答余沧海提问时说:【是,弟子是带艺投师的,弟子拜入华山派时,大师哥已在恩师门下十二年了。】本来第五章中令狐冲向仪琳介绍自己的身世时说:【我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十五年前蒙恩师和师母收录门下,那时小师妹还只三岁。】令狐冲入门华山派是十五年前,劳德诺晚他十二年,劳德诺入门华山派应该是三年前才是。

  卧底十多年之说的依据是:第三十七章中令狐冲明确表示过,劳德诺进入华山派已经十多年:【又想起岳不群处心积虑,要做五岳派的掌门,竟能让劳德诺在门下十余年之久。】

  这是金庸先生的笔误吗?其实不然。问题的关键在于怎么理解令狐冲“在恩师门下”的意思。劳德诺回答余沧海提问时,他所指的十二年,并不是令狐冲正式拜师十二年,而是岳不群收养令狐冲十二年。

  令狐冲究竟几岁时被岳不群夫妇收养?书中没有明确给出答案,但线索不少。第八章中令狐冲【自忖从小没了父母,全蒙师父师母抚养长大。】第二十九章中令狐冲【记得师父当年接任华山派掌门,少林派和武当派的掌门人并未到来,只遣人到贺而已。其时我虽年幼,不知有哪些宾客……】第三十六章中,【令狐冲见到岳不群这等狼狈的模样,不禁恻然,虽他此番意欲相害,下手狠辣,但过去二十年中,自己自幼至长,皆由他和师娘养育成人……】由此不难得出,令狐冲幼年就被岳不群夫妇收养,十岁时再正式拜师。书中故事开始时令狐冲的年纪是二十五岁,他被岳不群夫妇收养已超过二十年。二十多年减去十二年,所以劳德诺拜入华山派应该是十多年。

  此外,左冷禅的五岳并派是【筹划了十数年的大计】,他应该是在布局之初就安排劳德诺潜入了华山派,而且劳德诺是他排位第三的弟子,不可能三年前才拜入嵩山派再被派往华山派。所以,劳德诺卧底华山的时间是十多年才对,真可谓深度潜伏。

  进入华山派后,劳德诺表现得并不抢眼,武功也很平常,更多的是做一些迎来送往、后勤打杂的事务。书中他的出场次数不少,主要事件包括:带岳灵珊赴福建窥视青城派行动、偷取紫霞秘笈并杀害陆大有、偷取岳不群所录的辟邪剑谱、策反林平之、对战仪琳及至最后沦为马猴囚徒。另外还有两处事件中也有劳德诺的身影,一处是药王庙夜袭事件之后令狐冲随华山派一行前往洛阳林平之外公家,心灰意冷的他有意无意掉队后,劳德诺主动回来陪伴他并一路同行,随后令狐冲通过偷听劳德诺与小师弟舒奇对话,发现劳德诺竟然是岳不群派来监视自己的,激愤之下产生了脱离华山派的想法,也导致他日后行为更加放浪不羁。另一处是林平之被杀事件,劳德诺后面向林平之透露此事为岳不群所为,自己还用咳嗽吓走了岳不群,从而救下林平之一命,同时劳德诺将一具毁容的尸体乔装成自己,躲避岳不群的追杀。这两件事都有些蹊跷,特别是联系劳德诺的卧底身份,引人浮想。(这些将在后文具体事件分析中进行详述,暂且不表。)

  在此要忍不住吐槽一下,金庸先生对劳德诺的结局安排,是非常狠心的:将其武功尽废,左右手与两只极大的马猴相连,时刻忍受大马猴的殴打与侮辱。诚然,劳德诺做了诸如偷书杀人、挑拨离间并蓄意谋杀男女主角等许多坏事,是反派角色,但他不过是左冷禅的帮凶,恶不及彼。劳德诺以暮年之躯投身左冷禅的野心事业,甘当卧底,任劳任怨,站在他所处的势力立场无可厚非。左冷禅尚且得到痛快赐死,为何让劳德诺的结局竟如此不堪?难道金庸先生此处设计别有用意?

  对于劳德诺的卧底身份,岳不群是何时得知的?这是一个很多人都关心的问题,这个问题,对定性岳不群的为人品格有重要意义。

  十多年前,年纪已经老大的劳德诺带艺投师,岳不群竟然同意收纳,并将之排位成二师兄,这里面似乎有不合理之处。很多人认为岳不群从开始就不相信劳德诺,收纳他只是为了将计就计,以阴谋对抗左冷禅的阴谋。第三十六章中劳德诺自己也曾咬牙切齿的说:【当年我混入华山派门下,原来岳不群一起始便即发觉,只不动声色,暗中留意我的作为。】但这是劳德诺的一面之词,而且还是在他为了拉拢林平之抨击岳不群的背景下说出的,并不能作为岳不群早已知之的证据。其实根据种种线索进行分析,不难发现岳不群一直并不知道劳德诺的卧底身份。理由如下:

  1、在华山派中,本应是大师兄令狐冲协助岳不群夫妇打理派内事务,特别是一些内勤杂务和外联跑腿之事,且不说后来令狐冲行为轻薄,无法履行好这一职责,当十几年前劳德诺拜入华山派时,令狐冲还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根本不可能承担这些事务。所以,当劳德诺前来华山拜师时,岳不群很可能就是看中了他表现出来的江湖经验丰富、办事谦和老成的特点,将他收入门下不过是为了招聘一位管家。而劳德诺进入华山派之后所承担的事务,也多是送信、雇车、雇船之类,正好和管家的定位契合。

  2、如果岳不群从开始就知道劳德诺的卧底身份,他必然会对其有所戒备,甚至是反监视。但从劳德诺身份曝光之前的种种情况来看,岳不群并没有对劳德诺特别避讳,只要是带华山弟子行动的情形,他都没有刻意支开劳德诺。而且明知青城派行动与辟邪剑谱存在莫大关联,在派遣监视人选时,岳不群首先想到并安排的就是办事老成的劳德诺,足见当时他对劳德诺并无疑心。后来带队经洛阳到福州寻找辟邪剑谱,岳不群也是带了劳德诺随行的。

  3、在紫霞秘笈被偷、陆大有被杀事件中,岳不群也没有表现出对劳德诺的怀疑。岳不群夫妇躲避桃谷六仙率众离开华山,岳灵珊为了救治令狐冲,从三十里外的白马庙偷了紫霞秘笈返回华山交给令狐冲。当时劳德诺也随之溜回华山,趁机偷走秘笈并杀死陆大有。如果岳不群对劳德诺有反监视安排,肯定会发现他夜里孤身离开团队这样的异常举动,进行跟踪探视,这样紫霞秘笈就不至于丢失,陆大有也不会被杀。但是岳不群并没有如此,而且他在秘笈遗失之后还对令狐冲产生了怀疑,说明他对劳德诺的行为丝毫没有察觉。

  4、书中多次提到紫霞秘笈是华山派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不传之秘、第一神功,紫霞秘笈被偷之后,岳不群非常着急。第十一章中令狐冲被桃谷六仙乱注真气命悬一线,岳夫人让岳不群用紫霞神功疗伤,岳不群说:【我如将《紫霞秘笈》交了给他,让他神智稍清时照书自练,这五个怪物转眼便找上山来,冲儿无力自卫,咱华山派这部镇山之宝的内功秘笈,岂不是一转手便落入五怪手中?这些旁门左道之徒,得了我派的正宗内功心法,如虎添翼,为祸天下,再也不可复制,我岳不群可真成为千古罪人了。】可见在岳不群心中,紫霞秘笈是比人命都重要的宝贝。如果知道是劳德诺偷走,他绝对不至于让劳德诺揣着本派至宝数月之久而不有所行动。

  所以,岳不群对劳德诺之前并没有起疑,他也是在福州劳德诺怀中掉出紫霞秘笈后才恍然大悟。在此之前,劳德诺在岳不群的眼中就是一个好用的管家而已。那么,岳不群为什么要派遣劳德诺带着岳灵珊到福州跟踪监视余沧海的行动呢?他是否如众人所猜想的那样,是一个早就对辟邪剑谱处心积虑进行图谋的伪君子?

  1.6 遣使收徒

  岳不群最终窃取林家的辟邪剑谱,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包括武当掌门冲虚道长在内的诸多江湖人士,因此认为岳不群一直对辟邪剑谱处心积虑,却偏偏装出一副君子做派,显得十分虚伪。第三十章中冲虚道长直接对令狐冲说,余沧海虽然第一个动手抢夺辟邪剑谱,但【怎及得令师岳先生不动声色,坐收巨利。】【那林平之拜入了你华山门下,辟邪剑谱自然跟着带进来了。听说岳先生有个独生爱女,也要许配你那林师弟,是不是?果然是深谋远虑。】

  这样的观点并非没有依据,因为在最初青城派偷袭福威镖局抢夺辟邪剑谱的过程中,岳不群就派出了弟子劳德诺和女儿岳灵珊一路窥视,后来还将福威镖局的少东家林平之收入门下。这的确是两件惹人生疑的安排,岳不群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真的一开始就对辟邪剑谱有所图谋吗?

  根据劳德诺从青城山带回来的情报,岳不群认定青城派突然集体练习辟邪剑法肯定是对福威镖局有所图谋,于是他安排劳德诺和岳灵珊前往福州进行窥探。岳不群派出的窥探人选,恰恰证明最初他对辟邪剑谱并没有抢夺之心。岳不群确定的第一个人选是劳德诺,一个常年在华山派负责雇车租船、打杂跑腿的垂垂老者,功夫也不高,明显不具备抢夺剑谱的能力。但劳德诺的长处是江湖经验丰富,作为单纯的窥探者和情报搜集者则很合适。第二个人选是女儿岳灵珊,这原本不在岳不群的计划之列,岳灵珊是得知消息后主动缠着父亲要求前往的,岳不群居然答应了。试想如果有心去抢夺一本人人艳慕的武林秘籍,很可能会直面残酷搏杀,自己宝贝女儿武功平平,陪护她的人也武功平平,让他们去抢夺辟邪剑谱不是主动送死吗?

  岳不群派遣劳德诺和岳灵珊前往窥探多半是出于好奇,想知道青城派对福威镖局的发难与当年的陈年恩怨以及传说中的辟邪剑谱到底有何关联,他只是为了搜集相关情报,原本就没有想过要出手抢夺。而且他这一安排可谓聪明之举,正因为两人武功平平,就算被发现也不会引发太多猜疑。

  同时,岳不群派遣劳德诺和岳灵珊窥探青城派的行动,事前事后他都没有刻意保密。第二章在衡阳城的茶楼里,六猴儿陆大有与劳德诺、岳灵珊见面之后就迫不及待地问:【二师哥,你和小师妹到福州去,探到了甚么?福威镖局给青城派铲了,那么林家真的没真实武功?】可见华山派上下,对二人远赴福州窥探之事十分清楚。而且劳德诺在茶楼这样的公众场所,大讲福州之行,说明他并不认为窥探之举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反正青城派灭门行动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讲一讲也无所谓。要知道罗德诺和岳灵珊来衡阳城与华山师兄弟见面前,他们先在长沙和岳不群见面并汇报了相关情况,可见岳不群并没有特别叮嘱二人保密,这也说明他对自己安排窥探之事十分坦荡,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

  岳不群在书中的第一次正面出场,是第五章在衡阳从塞北明驼木高峰的手中救出林平之,并将林平之收为弟子。在出手救下林平之时,岳不群对木高峰的解释是:【他今日种种祸患,全因当日在福州仗义相救小女灵珊而起,小弟实在不能袖手旁观。】这不是明显说谎吗?他早就知道青城派向福威镖局发难是蓄谋已久,所谓余沧海儿子余人彦被杀之事完全是意外,为何要这么说?后面木高峰心虚离开,林平之主动拜师,岳不群稍加推辞就欣然接受。联想到后来岳不群将女儿嫁给林平之,又偷取辟邪剑谱,谋得五岳剑派掌门人之位,自然引发了大家对岳不群早已处心积虑的猜测,这也成为日后认定他是伪君子的重要证据。

  在出手救下林平之并将他收入门下时,岳不群并不确定辟邪剑谱是否一定存在,青城派如此劳师动众尚无所获,甚至变相证明辟邪剑谱原本就是子虚乌有,所以岳不群的这一系列举动应该不是为了辟邪剑谱。但是他为什么要出面呢?个人认为,一方面是锄强扶弱的侠义风范使然,总不能眼见着一个孤苦少年被邪恶的木高峰欺负而不出手相助,当时岳不群身边还有一众弟子,若不出手相助会让弟子们怎么想?以后还怎么以君子自居、还怎么为人师表?另一方面,也确实有他自己所说的林平之曾经救助岳灵珊的原因,虽然对青城派血洗福威镖局蓄谋已久,但林平之为了帮助女儿而杀死余沧海儿子也是事实,这份恩情是真实存在的,他犯不着对木高峰进行详细解释扯出一堆内幕,所以如此一说也能理解。既然救下了这个已经惨遭灭门的小恩人,人家又主动拜师寻求保护,索性好事做到底亦无不可。

  随后,令狐冲在衡阳城外破庙中意外受林震南以遗言相托,他在第一时间将林震南的遗言告诉了岳不群。林震南的遗言原文为:【请……请你告诉我孩子,福州向阳巷老宅地窖中的物事,是……我林家祖传之物,须得……须得好好保管,但……但他曾祖远图公留有遗训,凡我子孙,不得翻看,否则有无穷祸患,要……要他好好记住了。】虽然这段话没有提及辟邪剑谱,但基本证实了辟邪剑谱的存在,还有明确的藏宝地址。岳不群如果真的从一开始就对辟邪剑谱处心积虑,他得知这一信息后就应该偷偷前往林家的福州向阳巷老宅进行盗取,可是在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再次证明,在故事开始的这一阶段,岳不群对辟邪剑谱并无贪念,他派人窥探青城派的行动、将林平之收入华山派门下,也就谈不上什么处心积虑。

  当然,此时没有夺谱之心,并不代表以后没有,而且最终他也确实做出了夺谱之举。那么,岳不群是何时起的夺谱之心?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到底是真君子还是伪君子?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金书赏析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热门点击
谈《白马啸西风》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那些年金庸教会我们的情话: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连城诀》与武侠小说的宿命 人同禽兽──《连城诀》书评 天龙八部的佛学意蕴 金庸作品集(三联版)序 葵花宝典到底有多厉害?秘密终于被说出!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萧朱恋——此情可待成追忆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谈《鹿鼎记》 金老爷子写的虚竹和梦姑成了最污的一段,你知道不? 谈《天龙八部》 《连城诀》是一部“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谈《鸳鸯刀》 金庸的情色 半部江湖史,金庸小说中出场次数最多的门派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金庸书中的十大谜团,你能解开几个? 刘绥滨:金庸错写青城派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金庸小说的文化品位 黄蓉凭着哪道菜骗到了降龙十八掌? 笑傲江湖中的政治斗争 《金庸识小录》: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武侠小说只有金庸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武侠世界里的爱情故事 闲坐说鹿鼎之从长计议 《天龙八部》的灾难 《天龙八部》究竟是哪“八部”?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3) 谈《侠客行》 “射雕”与“倚天” 谁说当粉丝不能挣钱 江郎才尽的金庸 论金庸小说中的性别政治 试论金庸武侠小说的审美内涵 《天龙八部》之文化思想的解读 为什么金庸小说中的武林高手越来越弱 谈《倚天屠龙记》 探究金庸人物起名文化 金庸小说与《红楼梦》几点比较 爱情博弈局 谈《射雕英雄传》 武侠小说中的哪位女侠让你印象深刻? 金庸笔下有违科学的三处硬伤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致敬钟南山 《破译金庸密码》第二部分 《天龙八部》 金庸之“情”不如古龙 精选书评:评《神雕侠侣》 论《葵花宝典》与《辟邪剑法》 为何金庸作品中“反清复明”的主题如此明显?他与清朝有何仇恨? 谈《神雕侠侣》 王朔:我看金庸 最是那一刹那的惊鸿──欲为金庸武学论之塞万提斯 金庸的武侠小说给中国男人编了什么梦?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笑傲江湖,是一场“大阴谋” 论金庸和古龙的四种区别 谈《连城决》 金庸作品出版年表 金庸小说中的八大经典战役回顾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倪匡给金庸小说排的座位 金庸小说十五个伤心的故事 倚天屠龙记七大神兵 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看《天龙八部》,捉小虫儿玩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2) 《天龙八部》互害社会 《天龙八部》中的人性 由《射雕》对赵构的评价引发的感慨 金庸武侠中,武功秘籍最多的六个地方 好巧你也在这里 华山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华山派无一人认识,任我行早就给出答案 剑、诀、善、恶──复读《连城诀》 谈《雪山飞狐》 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天龙八部》的不合理 射雕英雄传:依稀往梦似曾见 欲说还休,不如沉默──我看《连城诀》 浅析金庸小说中人物的典型性 关于《雪山飞狐》结局之我见 修正版: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 精选书评:评《天龙八部》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莫大先生为什么不娶妻生娃 金庸笔下迥异的十八种爱情观 武侠小说的文学赏析(金庸篇) 金庸书中五大伤感场面 金庸小说大众艺术六论 跨越文化的复仇──评《连城诀》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论逍遥派的武学 金庸武侠里的两段“虐恋”:爱而不得终疯癫,可恨人必有可怜处 史上最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各人名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