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金书赏析

谈《倚天屠龙记》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金书赏析    官网:JinYongXiaoShuo.COM    时间:2015-09-16 11:5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倚天屠龙记》的主角是“明教”
金庸在《倚天》的著作上,有了新的突破,明教人物众多,一个一个介绍出场,直到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才总其成,其间过程繁复,头绪万千,但是一点点写出来,一个个出场,有条不紊,组织结构之佳,在任何小说中,皆属罕见。能看到这样,已经是空前绝后了,但金庸还不心足,像是有意在考验自己的创作能力,将一个重要人物,明教的光明右使,留在最后出场,石破天惊,叫读者不禁这样想:金庸的创作才能,究竟有没有尽头?《倚天》中的明教,比《书剑恩仇录》中的红花会,高出不知凡几,是金庸创作的又一高峰,因为在写成功明教的同时,他写成功了张无忌。形成了群戏中有个体、个体和群戏结合的最佳范例。
从《倚天》开始,金庸武侠小说的想像力更丰富,丰富的想像力,像大海中的巨浪一样,汹涌澎湃而来,一个巨浪接一个巨浪。这种想象力趋向丰富、大胆的结果,才孕育了他下一部浩淼不可方物的巨著《天龙八部》。
《倚天》是金庸作品更趋向浪漫、趋向超凡不羁的转捩之作,这可以从金庸作品在《倚天》之后又奔向另一高峰得到证明。
《倚天》写明教前任教主阳顶天,全是暗峰,写阳顶天的夫人,更是暗笔之中,另有曲笔,著墨不多,但阳夫人的委婉凄苦,已令人心向下沉,各位读友千万请注意这位阳夫人。
《倚天》主题曲的明教经文:焚我残躯,熊熊圣火。
生亦何欢,死亦何夺?为善除恶,能光明教,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在光明顶,要消灭明教的武当大侠,听了之后,不禁感叹:“……他们不念自己身死,却在怜悯众人,那实在是大仁大勇的胸襟啊!”
这是全书的主旨,金庸通过了《倚天》,将这个主旨表现得极透彻。
《倚天》最无可奈何的是结局。大仁大勇的胸襟,落在朱元璋这样的野心家手中,就像魔术师有了道具一样,喝一声:“变!”就变成个权术的基础。金庸无法改变这种事实,只好让张无忌去替赵明(敏)画眉。大仁大勇的胸襟,敌不过奸诈权术,真是造化弄人,莫可如何。
《倚天》中有一大段朱长龄为了要得到屠龙刀,不惜毁弃全家的情节。论小说情节是中,之为达到某一目的而进行的深谋远虑的阴谋,可称无出其右。
这一大段情节,看得人气喘不过来,隐隐约约,觉得那是一个阴谋,但是却又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阴谋!读者尚且如此,何况是入世不深的张无忌,自然非中计不可!
朱长龄的大阴谋终于暴露,是张无忌无意之中听到了朱长龄父女之间的对话,所以起疑。这样的安排,和朱长龄苦心设计的阴谋对比,是一个败笔。金庸既然安排了这样天衣无缝的一个大阴谋,应该更安排极其巧妙的破绽,让张无忌去揭露。偷听谈话而导致阴谋败露,是浪费了这个阴谋的设计,可惜,可惜。(未完待续)倚天屠龙记(续)殷素素自杀之际,在张无忌的耳际讲了几句话:“孩子,你大了之后,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
这是全书中最不可解之处。
说这话的是殷素素,自己就是一个美女,她何尝骗过张翠山,非但不曾编过张翠山,且和张翠山一起死。
如果说,这是为了小说的结构反照日后张无忌被朱小姐骗,被周芷若骗,那么,赵明不美乎?小昭不美乎?何以她们不骗张无忌?如果说,这表示金庸对女人的一种观点,更令人难以入信,金庸决非这样拘泥执著的人。在生活中,给女人骗骗,尤其是被“越是好看”的女人骗,那是何等乐事,固所愿也,无法请耳!
看来看去,弄不殷素素临死前这样对无忌说,究意是为了什么。而且殷素素在说这几句话时,匕首已插进胸口了。
《倚天》中有一对欢喜冤家:王难姑和胡青牛。王难姑学用毒,胡青牛学医病,两人争强,王难姑甚至自己服了剧毒,要胡青牛去医。看到这里,掩书而叹:夫妻之道难焉哉!普天下之男子,请同情胡青牛先生。他应该怎么样呢?医好了妻子,妻子更加大怒;医不好妻子,没有了妻子。
子曰:唯……《倚天》中有一段动人的恋爱,男女双方是杨逍和纪晓芙。杨逍是明教的光明左使,正派心目中的大魔头。纪晓芙是峨嵋派的弟子。金庸并没有刻意写杨逍和纪晓芙相遇的过程,只是以联想写到,纪晓芙的武功不及杨逍,被杨逍在半强迫(?)的情形之下失身,给读者以极其丰富的想像余地:纪晓芙有失身时,究意有多少强迫成份?她和杨逍在一起时,得到了什么样的快乐,才使她将女儿命名为不悔?也使人想到:纪晓芙的未婚夫,本来是武当派的大侠,她为什么宁愿不后悔和一个魔教中的无行浪子在一起,也不去做殷大侠的夫人?这一段情节可引人深思的地方极多,也表示了男女之间的爱情,根本是不能以常理来揣度的,是一种根本虚无飘渺、无可捉摸、没有道理可讲的事。
金庸在这段笔墨不多的爱情情节上,其实极其深刻地指出了一点:爱情是纯属当事男女双方的事,任何其他人,不论以何种理由、何种立场去干涉,结果只会产生悲剧。绝灭师太立场何等严正,结果是纪晓芙死去。所以后来,苦头陀硬说绝灭师太是他老姘头,替纪晓芙出了一口怨气。
杨逍、纪晓芙之恋,和一开始的张翠山、殷素素之恋前后相辉映,和张无忌、赵明之恋前后相呼应。金庸在《倚天》中,明白表示了一点!他人观点如何,无足轻重,当事人自己的恋情,才最重要。
这样的爱情观,直到如今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年轻男女接受的较多,种种旁观者、干涉者还会全然不能接受,继续在绝灭师太的角色。
《倚天》不但是金庸作品更趋向丰富想像力的一部力作,也是感情上更浪漫的一部力作。
《倚天屠龙记》在金庸作品中,可排在第六位。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金书赏析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热门点击
试论金庸武侠小说的审美内涵 倚天屠龙记七大神兵 金庸小说与《红楼梦》几点比较 好巧你也在这里 《连城诀》是一部“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 金庸笔下迥异的十八种爱情观 修正版: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 《天龙八部》究竟是哪“八部”? “射雕”与“倚天” 看《天龙八部》,捉小虫儿玩 武侠世界里的爱情故事 剑、诀、善、恶──复读《连城诀》 论逍遥派的武学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武侠小说的文学赏析(金庸篇) 谈《白马啸西风》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金庸笔下有违科学的三处硬伤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笑傲江湖中的政治斗争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由《射雕》对赵构的评价引发的感慨 江郎才尽的金庸 《天龙八部》互害社会 金庸之“情”不如古龙 精选书评:评《天龙八部》 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金庸书中五大伤感场面 为何金庸作品中“反清复明”的主题如此明显?他与清朝有何仇恨?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金庸书中的十大谜团,你能解开几个? 金庸小说中的八大经典战役回顾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葵花宝典到底有多厉害?秘密终于被说出! 谈《神雕侠侣》 《天龙八部》的灾难 《金庸识小录》: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武侠小说只有金庸 金庸作品集(三联版)序 射雕英雄传:依稀往梦似曾见 武侠小说中的哪位女侠让你印象深刻? 爱情博弈局 华山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华山派无一人认识,任我行早就给出答案 王朔:我看金庸 跨越文化的复仇──评《连城诀》 史上最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各人名由来 谈《鸳鸯刀》 倪匡给金庸小说排的座位 金庸武侠里的两段“虐恋”:爱而不得终疯癫,可恨人必有可怜处 探究金庸人物起名文化 金庸小说的文化品位 谈《天龙八部》 刘绥滨:金庸错写青城派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3)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萧朱恋——此情可待成追忆 《天龙八部》中的人性 《连城诀》与武侠小说的宿命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黄蓉凭着哪道菜骗到了降龙十八掌? 谈《连城决》 谈《侠客行》 半部江湖史,金庸小说中出场次数最多的门派 莫大先生为什么不娶妻生娃 闲坐说鹿鼎之从长计议 谈《倚天屠龙记》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2)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金庸的情色 论金庸小说中的性别政治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破译金庸密码》第二部分 《天龙八部》 《天龙八部》之文化思想的解读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人同禽兽──《连城诀》书评 笑傲江湖,是一场“大阴谋” 谁说当粉丝不能挣钱 金庸武侠中,武功秘籍最多的六个地方 最是那一刹那的惊鸿──欲为金庸武学论之塞万提斯 论金庸和古龙的四种区别 为什么金庸小说中的武林高手越来越弱 谈《射雕英雄传》 《天龙八部》的不合理 谈《雪山飞狐》 金庸小说十五个伤心的故事 那些年金庸教会我们的情话: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致敬钟南山 论《葵花宝典》与《辟邪剑法》 精选书评:评《神雕侠侣》 天龙八部的佛学意蕴 金庸小说大众艺术六论 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金老爷子写的虚竹和梦姑成了最污的一段,你知道不? 谈《鹿鼎记》 欲说还休,不如沉默──我看《连城诀》 浅析金庸小说中人物的典型性 金庸的武侠小说给中国男人编了什么梦? 金庸作品出版年表 关于《雪山飞狐》结局之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