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角色评点

比起岳不群,劳德诺还是太嫩了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角色评点    官网:JinYongXiaoShuo.COM    时间:2020-07-20 00:00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让我们先从嵩山派/劳德诺的角度出发看看,劳德诺领到的卧底任务很可能是这样的:

三星通关/优等:促成岳不群赞同五岳并派,并拥立左冷禅做五岳派掌门;

二星/良好:促成岳不群赞同五岳并派,但不拥立左冷禅,此时劳德诺就得把岳不群的底透给左冷禅,让左冷禅稳赢;

一星/及格:无法促成岳不群赞同并派,但可以把岳不群的底透给左冷禅,由左冷禅再找其他方案逼华山派同意并派。

然而劳德诺投入华山派之后,摸不清岳不群到底是赞同并派还是不赞同,或者无法促成此事。左冷禅只好采取保守策略,默认岳不群不赞同。于是劳德诺就必须完成第二步工作:摸清岳不群的底。

岳不群的武功搭配,不外乎紫霞神功+华山派的剑法,世人皆知。

但是华山的剑法是口头传授的。

劳德诺道:“本派(华山派)的剑诀是师徒口传,不落文字,别家别派的武功却未必都这样。”——《笑傲江湖》三 救难

劳德诺学了三四年,大致已经知道,而且华山剑法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最终还得看使用者,光知道这些招式用处不大。

而紫霞神功,只有岳不群会,它却竟然有秘籍!

辟邪剑法是一种意外,在确认它出现以及它的威力之前,劳德诺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战略意图,所以他把主要精力就放在了偷紫霞神功秘籍上。

为了简单起见,以下称“紫霞神功秘籍”为“阿紫”;“辟邪剑谱”为“阿碧”……原谅我的恶趣味……

突然有一天,劳德诺得知岳灵珊偷了阿紫——此时华山派东狩,离开华山本山30里——岳灵珊反而把秘籍送回华山去了,那里只有一个奄奄一息的令狐冲和一个武功不高的陆大有。这就是劳德诺最好的机会。

劳德诺马上跟师娘请个假(比如假装上厕所),暗中潜回华山,赶在岳不群和岳灵珊到达之前杀死了陆大有,偷走阿紫。

还记得华山路上的突然冒出来的狄修吗?

狄修道:“掌门师伯命我到华山巡查…”——《笑傲江湖》十二 围攻

“巡查”是什么鬼?华山派自己不能巡山吗?你是猴子变的有来有去吗?明明就是来做监控摄像头。

狄修号称是左冷禅派来监视华山派的,这当然没错。但是哪个暗哨会自己跑出来在大路上晃荡?说不定他正是卧底劳德诺的上线,正是应劳德诺之邀来打掩护,才恰好出现在上山道路上,跟岳不群拖延时间——自古华山一条道嘛,狄修不会拦错路的。只不过后来事情的发展,并不需要狄修来拖延时间了。

劳德诺偷了阿紫,回到白马庙,装做吃瓜群众,继续混在华山派里,伺机发挥更大作用,比如召唤那十五个黑道高手。若被发觉,立马逃回嵩山派交任务,拿个及格分就好——真是留得一手好退路啊。由于他对真实武功一直有所隐瞒,可以在逃跑时发挥出其不意的效果,脱身不成问题。

那么劳德诺盗取《紫霞神功》会不会是岳不群的苦肉计呢?

从岳不群当时在案发现场的表现来看,当时真不知道是劳德诺干的。

我们看一下《紫霞神功》秘籍刚刚失窃时,岳不群的表现是这样的:

这是华山派内功的无上典籍,突然失踪,岳不群如何不急?他细查陆大有尸身,并无一处致命的伤痕,再在小舍前后与屋顶踏勘一遍,也无外人到过的丝毫踪迹,寻思:“既无外人来过,那决不是桃谷六仙或不戒和尚取去的了。”厉声问道:“冲儿,你到底点的是什么穴道?”

令狐冲双膝一曲,跪在师父面前,道:“弟子生怕重伤之余,手上无力,是以点的是膻中要穴,没想到……没想到竟然失手害死了六师弟。”一探手,拔出陆大有腰间的长剑,便往自己颈中刎去。

岳不群伸指弹出,长剑远远飞开,说道:“便是要死,也得先找到了《紫霞秘笈》。你到底把秘笈藏到哪里去了?”

令狐冲心下一片冰凉,心想:“师父竟然疑心我藏起了《紫霞秘笈》。”呆了一呆,说道:“师父,这秘笈定是为人盗去,弟子说什么也要追寻回来,一页不缺,归还师父。”

岳不群心乱如麻,说道:“要是给人抄录了,或是背熟了,纵然一页不缺地得回原书,本门的上乘武功,也从此不再是独得之秘了。”他顿了一顿,温言说道:“冲儿,倘若是你取去的,你交了出来,师父不责备你便是。”

令狐冲呆呆地瞧着陆大有的尸身,大声道:“师父,弟子今日立下重誓,世上若有人偷窥了师父的《紫霞秘笈》,有十个弟子便杀他十个,有一百个便杀他一百个。师父如仍疑心是弟子偷了,请师父举掌打死便是。”

岳不群摇头道:“你起来!你既说不是,自然不是了。你和大有向来交好,当然不是故意杀他。那么这部秘笈,到底是谁偷了去呢?”眼望窗外,呆呆出神。

岳灵珊垂泪道:“爹,都是女儿不好,我……我自作聪明,偷了爹爹的秘笈,盼望治好大师哥的内伤,哪知道大师哥决意不看,反而害了六师哥性命。女儿……女儿说什么也要去找回秘笈。”

岳不群道:“咱们四下再找一遍。”这一次三人将小舍中每一处都细细找过了,秘笈固然不见,也没发现半点可疑的线索。岳不群对女儿道:“此事不可声张,除了我跟你娘说明之外,向谁也不能提及。咱们葬了大有,这就下山去吧。”——《笑傲江湖》十二 围攻

慌乱、第一次勘查、诈唬嫌疑人、以“不追究”为筹码换取嫌疑人返还赃物、嫌疑人否认之后认真推理、进行更仔细地勘查第二次……确实是常见的失主行为。

所以这不是苦肉计——你演给令狐冲和岳灵珊看也没用啊~

而且这“苦肉计”太蠢。无法达成任何有效目的。

劳德诺偷阿紫时,岳不群还没有得到辟邪剑谱,八字还没一撇呢。万一林平之找不到辟邪剑谱咋办?万一自己没法从林平之手上骗来/偷来/抢来辟邪剑谱咋办?万一劳德诺不从自己身上偷,反去林平之身上抢咋办?太多的意外,太多的不可控因素,怎可能就把阿紫白送劳德诺?

再说,偷阿紫并不是偷阿碧的必然原因,甚至连助推力都不是,反而是阻碍。偷阿紫只能让劳德诺对自己的盗窃技术增加一些信心,然而又不是增加盗窃技术本身,虚得不能再虚了。反而必然会让劳德诺觉得岳不群会增加防盗措施,以后偷阿碧反而更难了。

所以这不是苦肉计,岳不群是真·苦主。

而到了劳德诺暴露内贼身份时,岳不群的表现是这样的:

劳德诺喝道:“胡说八道!”突然矮身疾冲,闯入了一条小胡同中,飞奔而去。

令狐冲愤极,发足追去,只奔出几步,便一晃倒地。仪琳和郑萼忙奔过去扶起。

岳灵珊拾起册子,交给父亲,道:“爹,原来是给二师哥偷了去的。”

岳不群脸色铁青,接过一看,果然便是本派历祖相传的内功秘笈,幸喜书页完整,未遭损坏,恨恨地道:“都是你不好,拿了去给人,才会给劳德诺偷去。”

于嫂走到令狐冲跟前,问道:“令狐大侠,觉得怎样?”令狐冲咬牙道:“我师弟给这奸贼害死了,可惜追他不上。”见岳不群及众弟子转身入内,掩上了镖局大门——《笑傲江湖》二十四 蒙冤

这、这、这……这哪是珍宝失而复得的样子???

拿到手里轻描淡写地看一眼,关注点竟然是纸张是否破损!问题是你岳不群早就烂熟于胸,自己可以默写一份副本啊,哪里需要原本纸张完好无缺?又不是文玩界的。

岳不群悄悄告知陆大有身亡、《紫霞秘笈》失踪的讯息,岳夫人又凄然下泪。《紫霞秘笈》失踪虽是大事,但在她想来,丈夫早已熟习,是否保有秘笈,已殊不相干。——《笑傲江湖》十二 围攻

就连从地上捡起来,都是岳灵珊干的!真正的失主不应该“快步抢上前去捧起来”吗?

更不要说去追贼了!岳不群身为华山派掌门,劳德诺是他弟子,偷的是华山派秘籍,无论责任还是能力,都应该是他本人冲上去抓小偷,然而他竟然什!么!也!不!做!

岳不群只是检查下东西有没有坏,然后娇嗔了一句,就转!身!进!屋!了!

这表现是不是很反常?

这是因为,“劳德诺暴露”这个意外,给岳不群带来的,不是揭穿奸细的震惊,或找回失物的喜悦,而是带来了计划被破坏的惊慌失措!

因为岳不群此时早已知道偷《紫霞神功》的是劳德诺,他接下来就要伪造辟邪剑谱让劳德诺带去给左冷禅了。但他还没来得及伪造剑谱呢(早上刚拿到真货),当然不能揭发劳德诺啊!所以劳德诺被恒山派意外揭破,反而差点坏了他的大事。

所幸岳不群狗屎运也不错,劳德诺居然不自量力地潜回来了,岳不群还是把握住了第二次时机,把假辟邪剑谱塞给了劳德诺。

这第二次机会,是在暗杀林平之时意外发现劳德诺回来了!

林平之道:“岳不群一剑砍在我背上,我受伤极重,情知无法还手,倒地之后,立即装死不动。那时我还不知暗算我的竟是岳不群,可是昏迷之中,听到八师哥(英白罗)的声音,他叫了句:‘师父!’八师哥一句‘师父’,救了我的性命,却送了他自己的命。”岳灵珊惊道:“你说八师哥也……也……也是我爹爹杀的?”林平之道:“当然是啦!我只听得八师哥叫了‘师父’之后,随即一声惨呼。我也就晕了过去,人事不知了。”

劳德诺道:“岳不群本来想在你身上再补一剑,可是我在暗中窥伺,便轻轻咳嗽了一声。岳不群不敢逗留,立即回屋。林兄弟,我这声咳嗽,也可说是救了你命。”——《笑傲江湖》三十六 伤逝

仔细看看,如果只有劳德诺那一声咳嗽,岳不群就担心被人撞破,躲了起来,也还说得过去。但是并没有这么简单!偏偏中间还有一个英白罗!岳不群为什么偏偏把英白罗灭了口,偏偏没有灭劳德诺的口?岳不群难道听不出来声音来自何方吗?岳不群难道还怕自己打不过劳德诺吗?岳不群做贼心虚吗?当然不是。

其实岳不群根本不需要做贼心虚,他根本不需要害怕被弟子发现,哪个弟子发现了,就灭谁的口,英白罗就是榜样!英白罗之死推在谁头上,其他被灭口的弟子就照样推在谁头上!他唯一稍微顾虑的是宁中则和岳灵珊,然而她俩都是女的,一个老头子的咳嗽声还分不出男女吗?再说,编几个“大局为重”的谎言,对他来说又不难!

正是因为岳不群听出了这是劳德诺,这老小子又跑回来潜伏了!把假剑谱塞给左冷禅的计划又燃起了希望哈哈!岳不群大喜过望,当然不能去动劳德诺,又不能假装没听见,只好假装做贼心虚躲起来!

劳德诺呀,你还是太嫩了。

那么劳德诺好不容易跑掉,为啥还有胆子回来?

如果我们仔细想想就知道了。本来劳德诺偷了阿紫,回去至少也有个交差,能混个及格分,但是阿紫掉在地上被捡回去了啊,哈哈~劳兄忽然发现,自己这几年来卧底的成绩居然被清零了……回去交不了差了!当然只能硬着头皮回去看看能干点啥,如果能入手阿碧,那可比阿紫值钱多了。

然后话说回来,岳不群啥时候识破劳德诺的呢?

虽然劳德诺自认为自己拜师时就被岳不群识破,这确实是一种可能,但也可能只是劳德诺的一厢情愿,可以稍微为自己的失误开脱一下。

岳不群最晚在华山派东狩福州一开始,就发现了劳德诺有问题了。

我们梳理一下华山派东狩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华山派离开华山。只留下陆大有照顾奄奄一息的令狐冲。

华山派走出30里,在白马庙休息。

岳灵珊盗走岳不群携带的阿紫,偷偷溜回华山塞给大师兄。

岳灵珊再次离开华山。

岳灵珊回到白马庙。

不久岳不群发现失窃,查明是岳灵珊所为,带着岳灵珊回华山。

岳不群和岳灵珊在华山山道上意外发现了令狐冲、田伯光、不戒、仪琳、狄修,一番对话。

令狐冲带岳不群、岳灵珊回自己病房,发现陆大有已死,阿紫二次失窃。

三人搜遍小舍,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作案时间窗口非常短。而且必须知道有这么一个突发情况才能下手,不可能是外人。

最大嫌疑人当然是令狐冲。

但岳不群伪是伪,智商还是有的。岳灵珊偷阿紫,本来就是要跟陆大有合谋给令狐冲练的,他大可在华山上“光明正大”地练,只要岳不群不发现,根本不用藏;而且可以让陆大有藏,也不用杀他;就算自己藏,陆大有做为大师兄头号粉丝,反正不会出卖他,没必要灭口。

最终,没有在小舍里找到阿紫,如果是令狐冲所为,他要么交给了田伯光,要么交给了不戒和仪琳,要么藏在华山派其他屋子里。然而田伯光自己也奄奄一息到同样奄奄一息的令狐冲都能杀掉他。而不戒和尚看起来疯疯癫癫,又说仪琳是自己女儿。令狐冲真要把秘籍交给他们中的谁,都不太可能,也同样没有必要。

待回到白马庙,岳不群找宁中则告知失窃案,必然知道了劳德诺曾经上厕所去了很久。劳德诺的嫌疑就直线上升。

华山派的诡异路线

离开白马庙之后没几天,华山派来到了韦林镇,他们就是在韦林镇药王庙遇到了十五个黑道高手围攻。

这日行至韦林镇,天已将黑,镇上只一家客店,已住了不少客人,华山派一行有女眷,借宿不便。岳不群道:“咱们再赶一程路,到前面镇上再说。”——《笑傲江湖》十二 围攻

乍看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

但是如果你手里有金庸地图,就发现问题不小……

华山派表面上是要到嵩山去的,嵩山几乎就在华山正东,正确的道路应该是在华阴向东,出潼关,差不多就是照着现代这条国道走就行了。就算走水路,也应该在潼关坐船——潼关隔黄河的对岸,就是金庸著名景点风陵渡。潼关妥妥的是大城、大渡口、交通枢纽。

但是他们并没有真的向东走,而是居然去了华山正北的小镇韦林镇!虽然不算南辕北辙,可好歹也是一个正交方向啊……

我有一个脑洞,岳不群这个诡异的绕路操作就是来试探劳德诺的:改变行进线路,看看是不是劳德诺把新线路透出去。

结果还真是。于是十五个黑道高手来了,嵩山派带着封不平也来了……岳不群料到了经过,却料不到结局……

劳德诺何时盗取假辟邪剑谱?

在新修版中,劳德诺在自述中增加了一句关键的话:

劳德诺咬牙切齿地道:“当年我混入华山派门下,原来岳不群一起始便即发觉,只不动声色,暗中留意我的作为。那日在福州,我盗走紫霞秘笈一事败露,在华山派是待不下去了,但我仍暗中跟随,窥伺岳不群的一举一动。哪知他故意将假剑谱让我盗去,使我恩师所习剑法不全。岳不群所录的《辟邪剑谱》上,所记的剑法虽妙,却都似是而非,更缺了修习内功的法门。临到生死决战之际,他引我恩师使此剑法,以真剑法对假剑法,自是手操胜券了。否则五岳派掌门之位,如何能落入他手?”——新修版《笑傲江湖》三十六 伤逝

这句话清晰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劳德诺尾随华山派回乡,在路上动的手脚。

(完)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角色评点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热门点击
金庸武侠15位男主角武功排行榜 张翠山与殷素素唯美爱情,十年恍如梦,梦醒渡黄泉! 张三丰:后英雄时代的大宗师 金庸笔下第一女高手 杨康为什么不认杨铁心当父亲?因为杨铁心也不拿他当儿子啊 这样一个程灵素 一片冰心在玉壶——忆程灵素 细数金庸武侠十大传奇人物 王重阳武功天下第一,只因练习了这门武功 程灵素·伤情花 留神!国难当头,“裘千丈”之流又在谣言惑众了!!! 韦小宝: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江湖是路人 笑傲中的独孤求败竟是杨过?神雕中的独孤求败 丐帮老领导萧峰同志生平 闲坐说鹿鼎之韦小宝的师父 金庸笔下人物名字由来 原来我们一直被金庸“骗了”,韦小宝的老婆只有一个,就是... 完颜洪烈:你是我想嫁的人 金庸笔下十大恶毒女人 恕我直言,你们单位可能有个“丁敏君”! 韩红被“黑”后,我想起了雪山派的花万紫 苦涩之恋,杨逍与纪晓芙 名将郭侃:大侠郭靖的原型 英雄的孤寂──关于萧峰自杀的一些思考 金庸多么残忍,才舍得仪琳孤苦一生,青灯古佛! 杨莲亭:从绣房到成德殿 大恩如大仇──避世是张无忌们的唯一救赎 每个人都爱“张无忌”,有谁在意过“宋青书”? 段誉的爱情:你妹啊! 笑傲江湖自宫的4人中为何只有东方不败最强? 夏雪宜:爱情也可以在惨烈中淡淡蔓延 阿紫&游坦之:一面满足一面残酷 仪琳──金庸笔下的“圣女” 令狐冲学琴与李子柒霸屏:没有压力时的坚持,才最可贵! 金庸武侠,七大武林高手内功排名,张三丰垫底,第一太强! 青青、阿九与袁承志的三角恋 浅谈林平之的角色变化 天龙八部里,悲剧武学人才—游坦之 史上真实的太极宗师张三丰是什么样? 杨逍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萧峰的真正结局 比起岳不群,劳德诺还是太嫩了 《天龙八部》10大悲剧人物,你觉得谁最可怜? 陌生的父亲—郭靖与张阿生 宋辽之战已经平息,为何乔峰选择自尽? 关于爱着你的我──写给程灵素 丁典:爱在霜花凋零后 段誉、虚竹、萧峰三兄弟哪个更厉害 主角那么多,那么厉害,为什么金庸就偏爱痞子韦小宝? 金庸笔下觊觎“辟邪剑谱”的四人武功谁高谁低? 欧阳锋很坏很复杂,却让人恨不起了! 萧峰大悲剧 笑傲江湖中有三个隐士,风清扬和莫大都是小隐,第三个才是大隐 九大最幸福金庸爱情排行榜 笑傲江湖里谁最无辜,林平之政治斗争的悲剧产物 虚竹和缘根 父与子──从郭靖与杨过的冲突谈起 【觉悟】熊孩子郭靖的成功之道 金庸武侠人物之最 金庸笔下失足八大青年 爱情面前,伪君子还是真小人 盘点天龙八部十大之最的人 段正淳红颜知己众多,但只有她才是段正淳的最爱的女人 金庸武侠中的五大把妹高手 ​张无忌最该感谢的人其实是他 谁才是华山剑气之争的“罪魁祸首”?金庸:杨过和令狐冲 人淡如菊──评狄云 《连城诀》坏的光明正大无怨无悔的人是谁? 我与三个女人的情感纠纷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岳不群的“中年焦虑” 六神磊磊:透视阿紫 韦小宝:最后的文学典型 阿紫的心态 不死劫之段誉 忠臣?佞臣?贰臣?──给向问天再卸妆 第一次说“不”之后,张无忌体会到前所未有的舒爽 岳不群为什么恨令狐冲?他被令狐冲戳中痛点 王语嫣应该如何结局 平平无奇?抑或深林巨壑?──论林平之 揭秘金庸小说里的四大名中医传奇故事 杨康一生的悲剧! 郭盛是郭靖的先人,绝非是金庸临时起意 海棠七心成灰烬,君心偏欲傍紫衣 金庸小说中的七大登徒子 说小和尚虚竹 小龙女原型夏梦:我和金庸 其实不如不说 林平之的“信仰危机” 芙蓉女儿诔──拟胡斐祭灵素文 赵王府里的四类汉奸 逐裙君子——段正淳 当郭靖遇上萧峰谁会更胜一筹 程灵素──情到深处叹命薄 鹿鼎记中,只有他的武功才是天下第一 贪嗔痴,如之何?——评《天龙八部》 谈任我行之一:任我行不死? 笑傲江湖中的方证大师才是隐藏最深的伪君子? 金庸武侠七个带龙字的绰号,这二人武功诡异,可称为“真龙” 黄药师不经意的一句话,暴露了一个早已阶层固化的江湖 金庸武侠中,刀法最厉害的五大绝顶高手,其中有四个都很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