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新修版《侠客行》小说在线阅读

第九回 大粽子

小说:新修版《侠客行》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石破天耳畔呼呼风响,身子在空中转了半个圈,落下时脸孔朝下俯伏,冲入一个所在,但觉着身处甚为柔软,倒也不感疼痛,只黑沉沉的目不见物,但听得耳畔有人惊呼。他身不能动,也不敢开口说话,鼻中闻到一阵幽香,似是回到了长乐帮总舵中自己床上。

微一定神,果然觉到是躺在被褥之上,口鼻埋在一个枕头之中,枕畔却另有一个人头,长发披枕,竟是个女子。石破天大吃一惊,“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只听得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什么人?你……你怎么……”石破天道:“我……我……”不知如何回答才是。那女子道:“你怎么钻到我们船里?我一刀将你杀了!”石破天大叫:“不,不是我自己钻进来的,是人家摔我进来的。”那女子急道:“你……你……你快出去,怎么爬在我被……被窝里?”

石破天一凝神间,果觉自己胸前有褥,背上有被,脸上有枕,而被褥之间更颇为温暖,才知丁珰这么一掷,恰巧将他摔入这艘小船的舱门,穿人船舱中一个被窝;吏糟的是,从那女子的话中听来,似乎这被窝竟是她的。他若非手足被绑,轳已急跃而起,逃了出去,偏生身上穴道未解,连一根手指也抬不起来,只得说道:“我动不得,劳你的驾,将我搬了出去,推出去也好,踢出去也好。”

只听得脚后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道:“这混蛋说什么胡话?快将他一刀杀了。”那女子道:“奶奶,如杀了他,我被窝中都是鲜血,那……那怎么办?”语气甚为焦急。那老妇怒道:“是什么鬼东西?喂,你这混蛋,快爬出来。”

石破天急道:“我真动不得啊,你们瞧,我给人抓了灵台穴,又拿了悬枢穴,全身又给绑得结结实实,要移动半分也动不了。这位姑娘还是太太,你快起来吧,咱们睡在一个被窝里,可……可实在不大妙。”

那女子啐道:“什么太太的?我是姑娘,我也动不了。奶奶,你……你快想个法子,这人当真是给人绑着的。”石破天道:“老太太,你做做好事,劳你驾,把我拉出去。我……我得罪了这位姑娘……唉……这个……真说不过去。”

那老妇怒道:“小混蛋,倒来说风凉话。”那姑娘道:“奶奶,咱们叫后艄的船家来把他提出去,好不好?”那老妇道:“不成,不成!这般乱七八糟的模样,怎能让旁人见到?偏生你我又动弹不得,这……这……”

石破天心道:“莫非这位老太太和那姑娘也给人绑住了?”

那老妇不住口地怒骂:“小混蛋,臭混蛋,你怎么别的船不去,偏偏撞到我们这里来?阿绣,快把他杀了,被窝中有血,有什么打紧?这人早晚总是要杀的。”那姑娘道:“我没力气杀人。”那老妇道:“用刀子慢慢地锯断了他喉管,这小混蛋就活不了。”

石破天大叫:“锯不得,锯不得!我的血脏得很,把这香喷喷的被窝弄得一塌糊涂,而且……而且……被窝里有个死尸,过一会定要变成僵尸,也大不妙。”只听得“嘤”的一声,那姑娘显是听到“被窝里有个死尸要变僵尸”这话很害怕,石破天心中一喜,听那姑娘道:“奶奶,我拔刀子也没力气。”石破天道:“你没力气拔刀子,那再好没有了。我此刻动不得,你如将我杀了,我就变成僵尸,躺在你身旁,那有多可怕。我活着不能动,变成僵尸,就能动了,我两只冷冰冰的僵尸手握住你喉咙……”

那姑娘给他说得更加怕了,忙道:“我不杀你,我不杀你!”过了一会儿,又道:“奶奶,怎生想个法子,叫他出去?”那老妇道:“我在想哪,你别多说话。”

这时已然入夜,船舱中漆黑一团。石破天和那姑娘虽同盖一被,幸好掷进来时偏在一旁,没碰到她身子,黑暗中只听得那姑娘气息急促,显然十分惶急。过了良久,那老妇仍没想出什么法子来。

突然之间,远处传来两下尖锐的啸声,静夜中凄厉刺耳。跟着飘来一阵大笑之声,声音苍老豪迈。那人边笑边呼:“小翠,我已等了你一日一晚,怎么这会儿才到?”

那姑娘急迤:“奶奶,他……他追过来了,那怎么是好?”那老妇哼了一声,说道:“你别做声,我正凝聚真气,只要足上经脉稍通,能有片刻动弹,我便往江心一跳,免得受这老妖之辱。”那姑娘急道:“奶奶,奶奶,那使不得。”那老妇怒道:“我叫你别来打扰我。奶奶投江之时,你跟不跟我去?”那姑娘微一迟疑,说道:“我……我跟着奶奶一块儿死。”那老妇道:“好!”说了这个“好”后,便不做声了。

石破天两度尝过这“走火”的滋味,心想:“原来这老太太和小姑娘都练内功走火,动弹不得,偏生敌人在这当头赶到,当真为难之极。”

只听下游那苍老的声音又叫道:“你爱比剑也好,斗拳也好,丁老四定然奉陪到底。小翠,你怎么不回答我?”这时话声又近了数十丈。过不多时,只听得半空中呛啷啷铁链响动,跟着嘭的一声巨响,一件重物落上了船头,显是迎面而来的船上有人掷来铁锚铁链。后艄的船家大叫:“喂,喂,干什么?干什么?”

石破天只觉坐船向右急剧倾侧,不由自主地也向右滚去,那姑娘向他滚过来,靠在他身上。石破天道:“这个……这个……你……”要想叫她别靠在自己身上,何随即想起她跟自己一样,也动弹不得,话到门边,又缩了回去。

跟着觉得船头一沉,有人跃到了船上,倾侧的船身又回复平稳。那老人站在船头说道:“小翠,我来啦,咱们是不是就动手?”

后艄的船家叫道:“你这么搅,两艘船都要给你弄翻了。”那老人怒道:“狗贼,快给我闭上了鸟嘴!”提起铁锚掷出。两艘船便即分开,同时顺着江水疾流而下。船家见他如此神力,将一只两百来斤重的铁锚掷来掷去,有如无物,吓得挢舌不下,再也不敢做声了。

那老人笑道:“小翠,我在船头等你。你伏在舱里想施暗算,我可不上你当。”

石破天心头一宽,心想他一时不进舱来,便可多挨得片刻,但随即想起,多挨片刻,未必是好,那老妇若能凝聚真气,便要挟了这小姑娘投江自尽,这时那姑娘的耳朵正挨在他口边,便低声道:“姑娘,你叫你奶奶别跳到江里。”

那姑娘道:“她……她不肯的,一定要跳江。”一时悲伤不禁,流下泪来,眼泪既夺眶而出,便再也忍耐不住,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泪水滚滚,沾湿了石破天的脸颊。她哽咽道:“对……对不住!我的眼泪流到了你脸上。”这姑娘竟十分斯文有礼。

石破天轻叹一声,说道:“姑娘不用客气,一些眼泪水,又算得了什么?”那姑娘泣道:“我不愿意死。可是船头那人很凶,奶奶说宁可死了,也不能落在他手里。我……我的眼汨,真对不住,你可别见怪……”只听得船板格的一声响,船舱彼端一个人影坐了起来。

石破天本来口目向下,埋在枕上,但滚动之下,已侧在一旁,见到这人坐起,心中评评乱跳,颤声说道:“姑……姑娘,你奶奶坐起来啦。”那姑娘“啊”的一声,她脸孔对着石破天,已瞧不见舱中情景。过了一会,只听石破天叫道:“老太太,你别抓她,她不愿意陪你投江自尽,救人哪,救人哪!”

船头上那老人听到船舱中有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奇道:“什么人大呼小叫?”

石破天道:“你快进来救人。老太太要投江自尽了。”

那老人大惊,一掌将船篷掀起了半边,右手探出,已抓住了那老妇手臂。那老妇凝聚了半天的真气立时涣散,应声而倒。那老人一搭她脉搏,惊道:“小翠,你是练功走了火吗?干吗不早说,却在强撑?”那老妇气喘喘地道:“放开手,别管我,快滚出去!”那老人道:“你经脉逆转,甚为凶险,若不早救,只怕……只怕要成为残废。我来助你一臂之力。”那老妇怒道:“你再碰一下我身子,我纵不能动,也要咬断舌头,立时自尽。”

那老人忙缩回手掌,说道:“你的手太阴肺经、手少阴心经、手少阳三焦经全都乱了,这个……这个……”那老妇道:“你一心一意只想胜过我。我练功走火,岂不再好也没有了?正好如了你心愿。否则的话,你怎么胜得了我。”那老人道:“咱们不谈这个。阿绣,你怎么了?快劝劝你奶奶。你……你……咦!你怎么跟个大男人睡在一起,他是你的情郎,还是你的小女婿儿?”

阿绣和石破天齐声道:“不,不是的,我们都动不了啦。”

那老人大为奇怪,伸手将石破天一拉。石破天给帆索绑得直挺挺的,腰不能曲,手不能弯,给他这么一拉,便如一根木材般从被窝中竖了起来。那老人出其不意,倒吓了一大跳,向后急避,待得看清,不禁哈哈大笑,道:“阿绣,端阳节早过,你却在被窝中藏了一只大綜子。”

阿绣急道:“不是的,他是外边飞进来的,不……不是我藏的。”

那老人笑道:“你怎么也不能动,也变成了一只大粽子么?”

那老妇厉声道:“你敢伸一根指头碰到阿绣,我和你拼命。”

那老人叹了口气,道:“好,我不碰她。”转头向艄公道:“船家,转舵掉头,扯起帆来,我叫你停时便停船。”那艄公不敢违拗,应道:“是!”慢慢转舵。

那老妇怒道:“干什么?”那老人道:“接你到碧螺山去好好调养。你这次走火,非同小可。”那老妇道:“我死也不上碧螺山。我又没输给你,干吗迫我到你狗窝去?”那老人道:“咱们约好了在长江比武,我输了到你家磕头,你输了便到我家里,不过不必磕头。是你自己练功走火也好,是你斗不过我也好,总而言之,这一次你非上碧螺山走一遭不可。我几十年来的心愿,这番总算得偿,妙极,妙极!”那老妇怒发如狂,叫道:“不去,不去,不……”越叫越凄厉,陡然间一口气转不过来,竟晕了过去。

那老人笑吟吟地道:“你不去也得去,今日还由得你吗?”

石破天忍不住插口道:“她既不愿去,你怎能勉强人家?”

那老人大怒,喝道:“要你放什么狗铋?”反掌便往他脸上打去。

这一掌眼见便要打得他头晕眼花、牙齿跌落,突然之间,见到石破天脸上一个漆黑的小小掌印,那老人一怔之下,登时收掌,笑道:“啊哈,大粽子,我道是谁将你绑成这等模样,原来是我那乖乖侄孙女。你脸上这一掌,是给我侄孙女打的,是不是?”

石破天不明所以,问道:“你侄孙女?”那老人道:“你还不知老夫是谁?我是丁不四,丁不三是我哥哥,他年纪比我大,武功却不及我……我的侄孙女……”石破天看他相貌确和丁不三有几分相似,服饰也差不多,只腰间缠着一条黄光灿然的金带,便道:“啊,是了,丁丁当当是你侄孙女。不错,这一掌正是丁丁当当打的,我也是给她绑的。”

丁不四捧腹大笑,道:“我原说天下除了阿珰这小丫头,再没第二个人这么顽皮淘气。很好,很好,很好!她为什么绑你?”石破天道:“她爷爷要杀我,说我武功太差,是个白痴。”丁不四更加大乐,笑得弯下腰来,道:“老三要杀的人,老四既然撞上了,那就……那就……”石破天惊道:“你也要杀?”

丁不四道:“丁不四的心意,天下有谁猜得中?你以为我要杀你,我就偏偏不杀。”站起身来,左手抓住石破天后领提将起来,右手并掌如刀,在他身上自上而下急划而落,本来重重缠绕的数十重帆索立时纷纷断绝,当真是利刃也未必有如此锋锐。

石破天赞道:“老爷子,你这手功夫厉害得很,那叫什么名堂?”

丁不四听石破天一赞,登时心花怒放,道:“这一手功夫自然了不起,普天下能有如此功力的,除了丁不四外,再没第二个了。这手功夫吗?叫做……”

这时那老妇已醒,听到丁不四自吹自擂,当即冷笑道:“哼,耗子七天平,自称自赞!这一手‘快刀斩乱麻’,不论哪个学过几手三脚猫把式的庄稼汉子,又有谁不会使的?”丁不四道:“呸!呸!学过几手三脚猫把式的人,就会使我这手‘快刀斩乱麻’?你倒使给我瞧瞧!”那老妇道:“你明知我练功走火,没了力气,来说这种风凉言语。大粽子,我跟你说,你到随便哪一处市镇上,见到有人练把式卖膏药,骗人骗财,只须给他一文两文,他就会练这手‘快刀斩乱麻’给你瞧,包管跟这老骗子练的一模一样,没半点分别,说不定还比他强些。这是普天下所有骗人的混蛋个个都会练的法门,只消手指间夹一片快刀,又有什么稀罕了!”

其实丁不四这一手乃真功夫,并非骗术,听那老妇说得刻薄,不由得怒发如狂,顺手便向她肩头抓落。

石破天叫道:“不可动粗!”斜身反手,向他右腕上切去,正是丁珰所教一十八路擒拿手中的一招“白鹤手”。他给丁珰拿中穴道后为时已久,在内力撞击之下,穴道渐解,待得身上帆索断绝,血行顺畅,立时行动自如。

丁不四“咦”的一声,反手勾他小臂。石破天于这一十八路擒拿手练得已甚纯熟,当即变招,左掌拍出,右手取对方双目。丁不四喝道:“好!这是老三的擒拿手。”伸臂上前,压他手肘。石破天双臂圈转,两拳反击他太阳穴。丁不四两条手臂自下穿上,向外一分,快如电闪般向石破天手臂上震去。只道这一震之下,石破天双臂立断,不料四臂相撞,石破天稳立不动,丁不四却感上身一阵酸麻,喀喇一声,足下所踏的一块船板从中折断,船身也向左右猛烈摇晃两下。他急忙后退一步,以免陷入断板,嘴里又“咦”的一声。

他前一声“咦”,只是惊异石破天居然会使他丁家的一十八路擒拿手,但当双臂与石破天较劲,震得他退后一步,那一声“咦”乃大大吃惊,只觉这年轻入内力充盈厚实,直如无穷无尽,自己适才虽未出全力,但对方浑若无事,自己却踏断了船板,可说已输了一招。此人这等厉害,怎能为丁珰所擒?脸上又怎会给她打中一掌?一时心中疑闭丛生。

那老妇惊诧之情丝毫不亚于丁不四,哈哈大笑,说道:“连……连一个浑小子也……也……也……”一时气息不畅,说不下去了。丁不四怒道:“我代你说了吧,‘连一个浑小子也斗不过、还逞什么英雄好汉?’是不是?这句你说不出口,只怕把你憋也憋死了。”那老妇满脸笑容,连连点头。

丁不四侧头向石破天道:“大粽子,你……你师父是谁?”石破天搔了搔头,心想自己虽跟谢烟客和丁珰学过武功,却没拜过师父,说道:“我没师父!”丁不四怒道:“胡说八道,那么你这一十八路擒拿手,又是哪里偷学得来的?”石破天道:“我不是偷学得来的,丁丁当当教了我十天。她不是我师父,是我……是我……”要想说“是我老婆”总觉有些不妥,便不说了。丁不四更加恼怒,骂道:“你奶奶的,这武功是阿珰教你的?胡说八道。”

那老妇这时已顺过气来,冷冷地道:“江湖上人人都说,‘丁氏双雄,一是英雄,一是狗熊!’这句话当真不错。今口老婆子亲眼目睹,果然是江湖传言,千真万确。”

丁不网气得哇哇大叫,道:“几时有这句话了?定是你捏造出来的。你说,淮是英雄,谁是狗熊?我的武功比老三强,武林中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那老妇不敢急促说话,一个字一个字地缓缓说道:“丁珰是丁老三的孙女儿。丁老三教了他儿子,他儿子教他的女儿丁珰,丁珰又教这个浑小子。这浑小子只学了十天,就胜过了丁老四,你叫天下人去评……评……评……”连说了三个“评”字,一口气又转不过来了。

丁不四听着她慢条斯理、一板一眼地说话,早已卜分不耐,这时忍不住抢着说道:“我来代你说:‘你叫天下人评评这道理看,到底谁是英雄,谁是狗熊?自然丁老三是英雄,丁老四是狗熊!’”越说声音越响,到后来声如雷震,满江皆闻。

那老妇笑眯眯地点了点头,道:“你……你自己知道就好。”这几个字说得气若游丝,但听在丁不四耳中,却令他愤懑难当,大声叫道:“谁说这大粽子胜过丁老四了?来,来,来,咱们再比过!我不在……不在……”

他木想说“不在三招之内就将你打下江去,那就如何如何”,但说到口边,心想此人武功非同小可,“三招之内”只怕拾掇他不下,要想说“十招之内”,仍觉没有把握,说“二十招”吧,还是怕这句话说得太满,若说“一百招之内”,却已没了英雄气概,自己一个成名人物,要花到一百招才能将侄孙女儿的徒弟打败,那又有什么了不起?他略一迟疑,那老妇已道:“你不在十万招之内将他打败,你就拜他……拜他……拜他……咳……咳……”

丁不四怒吼:“‘你就拜他为师!’你要说这句话,是不是?”“拜他为师”这四个字一出口,身子已纵在半空,掌影翻么,向石破天头顶及胸口同时拍落。

石破天虽学过一十八路擒拿手法,但只能拆解丁珰的一十八路擒拿手,学时既非活学,用时也不能活用,眼见丁不四犹似千手万掌般拍将下来,哪里能够抵御?只得双掌上伸,护住头顶,便在这时,后颈大椎穴上感到一阵极沉重的压力,已然中掌。

那大椎穴乃人手足三阳督脉之会,最是要害,但也正闪人手足三阳督脉之会,诸处经脉中内力同时生出反击的劲道。丁不四只感全身剧震,向旁反弹了开去,看石破天时,却浑若无事。这一招石破天固然遭他击中,但丁不四反而向外弹出,不能说分了输赢。

那老妇却阴阳怪气地道:“丁不四,人家故意让你击中,你却给弹了开去,当真没用之极,只交手一招,你便输了。”丁不四怒道:“我怎么输了?胡说八道!”那老妇道:“就算你没输,那么你让他在你大椎穴上拍一掌瞧瞧。要是你不死,反能将他弹开几步,那么你们就算打成平手。”丁不四心想:“这小子内力雄厚之极,我大椎穴若给他击上一掌,那是不死也得重伤。”说道:“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给他打?你的大椎穴倒给我打一掌肴。”那老妇道:“早知丁狗熊没种,就只会一门取巧捡便宜的功夫,倘若跟人家一掌还一掌、一拳还一拳的文比,谁也不得躲闪挡架,你就不敢。”

丁不四给她说中了心事,汕汕地道:“这等蛮打,是不会武功的粗鲁汉子所为,咱们武学名家,怎么能玩这等笨法子?”他自知这番话强词夺理,经不起驳,在那老妇笑声中,向石破天道:“再来,再来,咱们再比过。”

石破天道:“我只学过丁丁当当教的那些擒拿手,别的武功都不会,你刚才那样手掌乱晃的功夫,我不会招架。老爷子,就算你赢了,咱们不比啦。”

那“就算你赢了”这五个字,听在丁不四耳中极不受用,他大声说道:“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哪有什么算不算的?我让你先动手,你过来打我啊。”石破天摇头道:“我就是不会。”丁不四听那老妇不住冷笑,心头火起,骂道:“他妈的,你不会,我来教你。你瞧仔细了,你这样出掌打我,我就这么架开,跟着反手这么打你,你就斜身这么闪过,跟着左手拳头打我这里。”

石破天学招倒很快,依样出手,丁不四回手反击。两人只拆得四招,丁不四呼的一拳打到,石破天不知如何还手,双手下垂,说道:“下面的我不会了。”

丁不四又好气,又好笑,道:“你奶奶的,都是我教你的,那还比什么武?”石破天道:“我原说不用比啦,算你赢就是了。”丁不四道:“不成,我若不是真正胜了你,小翠一辈子都笑话我,丁大英雄给她说成是丁大狗熊,我这张脸往哪里搁去?你记着,我这么打来,你不用招架,最好抢上一步,伸指反来戳我小腹,这一招很阴毒,我这拳就不能打实了,就只得避让,这叫做以攻为守,攻敌之所必救。”

他口中教招,手上比画。石破天用心记忆,学会后两人便从头打起,打到丁不四所教的武功用尽之时,便即停了,只得一个往下再教,一个继续又学。丁不叫这些拳法掌法变化本来甚为繁复,但他跟石破天对打,却只以曾经教过的为限。

丁不四心想这般斗将下去,如何胜得了他?唯一机缘只是这浑小子将所学的招数忘了,拆解稍有错误,便立中自己毒手。但偏偏石破天记性甚好,丁不四只教过一遍,他便牢牢记住。两人直拆了数十招,他招式中仍无破绽。

那老妇不时发出几下冷笑之声,又令丁不四不敢以凡庸的招数相授,只要攻守之际有一招不够凌厉精妙,那老妇便出言相讥。她走火之后虽行动不得,眼光仍十分厉害,就算是一招高明武功,她也要故意诋毁几句,何况是不算十分出色精奥的招式。

丁不四打醒了精神,传授石破天拳掌,这股全力以赴的兢兢业业之意,竟丝毫不亚于当年数度和那老妇真刀真枪的拼斗。又教数十招,天色将明,丁不四渐感焦躁,突然拳法一变,使出一招先前教过的“渴马奔泉”,连拳带人,猛地扑将过去。

石破天叫道:“次序不对了!”丁不四收招站定,说道:“有什么次序不次序的?只要是教过你的便行。”石破天倒也没忘他曾教过用“粉蝶翻飞”来拆解,当即依式纵身闪开。丁不四心想:“我只须将你逼下江去,就算是赢了。小翠再要说嘴,也已无用。”踏上一步,一招“横扫千军”,双臂猛扫过去。石破天仍依式使招“和风细雨”,避开了对方狂暴的攻势,但这步一退,左足已踏上了船舷。

丁不四大喜,喝道:“下去吧!”一招“钟鼓齐鸣”,双拳环击,攻他左右太阳穴。依照丁不四所授的功夫,石破天该当退后一步,再以“春云乍展”化开来掌,可是此刻身后已无退路,一步后退,便踏入了江中,情急之下不暇多想,生平学得最熟的只丁珰所教的那两招,也不理会用得上用不上,一闪身,已穿到了丁不四背后,右手以“虎爪手”抓住他“灵台穴”,左手以“玉女拈针”拿住他“悬枢穴”,双手一拿实,强劲内力陡然发出。

丁不四大叫一声,坐倒舱板。

其实石破天内力再强,凭他只学几天的擒拿手法,又如何能拿得住丁不四这等武学高手?只因丁不四有了先人为主的成见,认定石破天必以“春云乍展”来解自己这招“钟鼓齐鸣”,而要使“春云乍展”,非退后一步而摔入江中不对。他若和另一个高手比武,自会设想对方能有种种拆解之法,拆解之后跟着便有诸般厉害后招,自必四面八方都防到了,决不能让对手闪到自己后心而拿住了要穴。但他跟石破天对拳大半夜,拆解百余招,对方招招都一板一眼,全然依准自己所授的法门而发,心下对他既没半分提防之意,又全没想到这浑小子居然会突然变招,所用的招数却纯熟无比,出手如风,待要挡避,已然不及,竟着了他的道儿。偏生石破天的内力厉害,劲透要穴,以丁不四修为之高,竟也抵挡不住。

这一下变故之生,丁不四和石破天固吃惊不小,那老妇也错愕无已,“哈哈,哈哈”狂笑两下,晕厥了过去,双目翻白,神情可怖。

石破天惊道:“老太太,你……你怎么啦?”

阿绣身在舱里,瞧不见船头上情景,听石破天叫得惶急,忙问:“这位大哥,我奶奶怎么了?”石破天道:“啊哟……她……晕过去啦,这一次……这一次模样不对,只怕……只怕……难以醒转。”阿绣惊道:“你说我奶奶……已经……已经死了?”石破天伸手去探了探那老妇鼻息,道:“气倒还有,只不过模样儿……那个……那个很不对。”阿绣急道:“到底怎么不对?”石破天道:“她神色像是死了一般,我扶起你来瞧瞧。”

阿绣不愿受他扶抱,但实在关心祖母,踌躇道:“好!那就劳你这位大哥的大驾。”

石破天一生之中,从未听人说话如此斯文有礼,长乐帮中诸人跟他说话之时尽管恭谨,却是敬畏多过了友善,连小丫头侍剑也总是掩不住脸上惶恐的神色。丁珰跟他说话有时十分亲热,却也十分无礼。只有这个姑娘的说话,听在耳中当真是说不出的熨帖舒服,于是轻轻扶她坐起,将一条薄被裹在她身上,然后将她抱到船头。

阿绣见到祖母晕去不醒的情状,“啊”的一声呼叫,说道:“这位大哥,可不可以请你在奶奶‘灵台穴’上,用手掌运一些内力过去?这是不情之请,可真不好意思。”

石破天听她说话柔和,垂眼向她瞧去。这时朝阳初升,只见她一张瓜子脸,下巴微圆,却没丁珰那么尖,但清丽文秀,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也正在瞧着他。两人目光相接,阿绣登时羞得满脸通红,她没法转头避开,便即闭上了眼睛。石破天冲口而出:“姑娘,原来你也这么好看。”阿绣脸上更加红了,两人相距这么近,生怕说话时将口气喷到他脸上,小嘴紧紧闭住。

石破天一呆,道:“对不起!”轻轻将她放上舱板,靠在船舱门边,再伸掌按住那老妇的“灵台穴”,也不知如何运送内力,便照丁珰所教以“虎爪手”抓人“灵台穴”的法子,发劲吐出。

那老妇“啊”的一声,醒了过来,骂道:“浑小子,你干什么?”石破天道:“这位姑娘叫我给你运送内力,你……你果然醒过来啦。”那老妇骂道:“你封了我穴道啦,运送内力,是这么干的?”石破天讪讪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不会,请你教一教。”

适才他这么一使劲,只震得那老妇五脏六腑几欲翻转,“灵台穴”更遭封闭,好在她练功走火,穴道早已自塞,这时封上加封,也不相干。她初醒时十分恼怒,但已知他内力浑厚无比,心想:“这傻小子天赋异禀,莫非无意中食了灵芝仙草,还是什么通灵异物的内丹,以致内力虽强,却不会运使。我练功走火,或能凭他之力,得能打通被封的经脉?”便道:“好,我来教你。你将内息存于丹田,感到有一股热烘烘的暖气了,是不是?你心中想着,让那暖气通到手少阳三焦经的经脉上。”

这件经脉穴道的名称,当年谢烟客在摩天崖上都曾教过,石破天依言而为,毫不费力地便将内力集到了掌心,他所修习的“罗汉伏魔功”乃少林派第一精妙内功,并兼阴阳刚柔之用,只向来不知用法,等如有人家有宝库,金银堆积如山,却觅不到那枚开库的钥匙,此刻经那老妇略加指拨,依法而为,体内本来蓄积的内力便排山倒海般涌出。

那老妇叫道:“慢些,慢……”一言未华,已“哇”的一声,吐出大门黑血。

石破天吃了一惊,叫道:“啊哟!怎么了?不对么?”阿绣道:“这位大哥,我奶奶请你缓缓运力,不可太急了。”那老妇骂道:“傻瓜,你想要我的命吗?你将内力运一点儿过来,等我吸得几口气,再送一点儿过来。”

石破天道:“是,是!对不起,真正对不起!”正要依法施为,突见丁不四一跃而起,叫道:“他奶奶的,咱们再比过,刚才不算。”那老妇道:“老不要脸,为什么不算?明明是你输了。刚才他只须在你身卜!补上一刀一剑,又或在你天灵盖上拍击一掌,你还有命么?”

丁不四自知理亏,不再和那老妇斗口,呼的一掌,便向石破天拍来,喝道:“这招拆法我教过你,不算不讲理吧?”石破天忙即站起,依他所授招式,挥掌挡开。丁不四跟着又出一掌,喝道:“这一招我也教过你的,总不能说我耍无赖欺侮小辈了吧?”他所出的每一招,果然都是曾经教过石破天的,显得自己言而有信,是个君子。

他越打越快,十余招后,已来不及说话,只不住叱喝:“教过你的,教过的,教过!教过!教……教……教……”如此迅速出招,石破天虽天资聪颖,总没法只学过一遍,便将诸般繁复的掌法尽数记住活用,对方拳脚一快,登时便无法应付,眼见数招之间,便会伤于丁不四的掌底,正自手忙脚乱,忽听得那老妇叫道:“且慢,我有话说。”

丁不四住手不攻,问道:“小翠,你要说什么?”那老妇向石破天道:“少年,我身子不舒服,你再来送一些内力给我。”丁不四点头道:“那很好。你走火后经脉窒滞,你既不愿我相助,叫他出点力气倒好。这少年武功不行,内力挺强!”

那老妇“哼”了一声,冷冷地道:“是啊,他武功是你教的,内力却不是你教的,他武功不行,内力挺强。”丁不四怒道:“他武功怎么能算是我教的,我只教了他半天,只须他跟我学得三年五载,哼,小一辈人物之中,没一个能是他敌手。”那老妇道:“就算学得跟你一模一样,又有什么用?他不学你的武功,便能将你打败,学得了你的武功,只怕反而打你不过了。越学越差,你说是学你的好,还是不学的好?”丁不四登时语塞,呆了一呆,说道:“他那两招虎爪手和玉女拈针,还不是我丁家的功夫?”

那老妇道:“这是丁不三的孙女所教,可不是你教的。少年,你过来,别去理他。”

石破天道:“是!”坐到那老妇身侧,伸手又去按住她灵台穴,运功助她打通经脉,这一次将内力极慢极慢地送去,唯恐又激得她吐血。

那老妇缓缓伸臂,将衣袖遮在脸上,令丁不四见不到自己在开口说话,又听不到话声,低声道:“待会他再和你厮打,你手掌之上须带内劲。就像这样把内劲运到拳掌之中。只要见到他伸掌拍来,你就用他一模一样的招式,跟他手心相抵,把内劲传到他身上。这老儿想把你逼下江中淹死,你记好了,见到他使什么招,你也就使什么招。只有用这法子,方能保得……保得咱们三人活命。”她和石破天只相处儿个时辰,便已瞧出他心地良善,若要他为他自己而和丁不四为难,多半他会生退让之心,不一定能遵照嘱咐,但说“方能保得咱三人活命”,那是将他祖孙二人的性命也包括在内了,料想他便能全力以赴。

石破天轻轻“嗯”的一声答应。那老妇又道:“你暂且不用给我送内力。待会你和那老儿双掌相抵,送出内力时可不能慢慢地来,须得急吐而出,越强越好。”石破天道:“他会不会吐血?可别伤了他。”那老妇道:“不会的。你良心倒好。我练功走火,半点内力也没有了,你的内力猛然涌到,我没法抗拒,这才吐血。这老儿的内力强得很,刚才你抓住他背心穴道,他并没吐血,是不是?你如不出全力,反而会给他震得吐血。你如受伤,那便没人来保护我祖孙二人,一个老太婆,一个小姑娘,躺在这里动弹不得,只有任人宰割欺凌。”

石破天听到这里,心头热血上涌,只觉此刻立时为这老婆婆和姑娘死了也毫不皱眉,其实她二人是何等样人,是善是恶,他却一无所知。

那老妇将遮在脸上的衣袖缓缓拿开,说道:“多谢你啦。丁老四死不认输,你就跟他过过招。唉,老婆子活了这一把年纪,天下的真好汉、大英雄也见过不少,想不到临到归天之际,眼前见到的却是一只老狗熊,当真够冤。”丁不四怒道:“你说老狗熊,他两个都不老,但总不是说自己,是骂我吗?”那老妇微微一笑,说道:“一个人若有三分自知之明,也许还不算坏得到了家。丁老四,你要杀他,还不容易?只管使些从来没教过他的招数出来,包管他招架不了。”

丁不四怒道:“丁老四岂是这等无耻之徒?你瞧仔细了,招招都是我教过他的。”那老妇原是要激他说这句话,叹了口气,不再做声。

丁不四“哼”的一声,大声道:“大粽子,这招‘逆水行舟’要打过来啦!那是我教过你的,可别忘了。”说着双膝微曲,身子便矮了下去,左掌自下而上地挥出。

石破天听他说“逆水行舟”,心下已有预备,也是双膝微曲,左掌自下而上地挥出。

丁不四喝道:“错了!不是这样拆法。”一句话没说完,眼见石破天左掌即将和自己左掌相碰,心下一凛:“这小子内力甚强,只怕犹在我之上。若跟他比拼内力,那可没什么味道。”当即收回左掌,右掌推了出去,那一招叫作“奇峰突起”。石破天心中记着那老妇的话,跟着也使一招“奇峰突起”,掌中已带了三分内劲。丁不四陡觉对方掌力陡强,手掌未到,掌风已然扑面而来,心下微感惊讶,立即变招。

石破天凝视丁不四的招式,见他如何出掌,便跟着依样葫芦,这么一来,不须记忆如何拆解,只依样学样,心思全用以凝聚内力,果然掌底生风,打出的掌力越来越强。

丁不四却有了极大顾忌,处处要防到对手手掌和自己手掌相碰,生怕一黏上手之后,硬碰硬的比拼内力,好几次捉到石破天的破绽,总是眼见他照式施为,便不得不收掌变招。他自成名以来,江湖上的名家高手会过不知多少,却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不论自己出什么招式,对方总是照抄。倘若对方是个成名人物,如此打法几近无赖,当下便可立斥其非,但偏偏石破天是个徒具内力、不会武功之人,讲明只用自己所授的招式来跟自己对打,这般学了个十足十,原为名正言顺。他心下焦躁,不住咒骂,却始终奈何这小子不得。

这般拆了五六十招,石破天渐渐摸到运使内力的法门,不必每一招均须先行动念聚力,每一拳、每一掌打将出去,劲力愈来愈大,船头上呼呼风响,便如疾风大至一般。

丁不四不敢丝一毫怠忽,唯有全力相抗,心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邪门?莫非他有意装傻藏奸,其实却是个身负绝顶武功的高手?”再拆数招,觉得要避开对方来掌越来越难,幸好石破天一味模仿自己的招数,倒也不必费心去提防他出其不意的攻击。

又斗数招,丁不四双掌转了几个弧形,斜斜拍出,这一招叫做“左右逢源”,掌力击左还是击右,要看当时情景而定,心头暗喜:“臭小子,这一次你可不能照抄了吧?你怎知我掌力从哪一个方向袭来?”果然石破天见这一招难以仿效,问道:“你是攻左还是攻右?”丁不四一声狂笑,喝道:“你倒猜猜看!”两只手掌不住颤动。石破天心下惊惶,只得提起双掌,同时向丁不四掌上按去,他不知对方掌力来自何方,唯有左右同时运劲。

丁不四见他双掌一齐按到,不由得大惊,暗想傻小子把这招虚中套实、实中套虚的巧招使得笨拙无比,“左右逢源”变成了“亦左亦右”,双掌齐重,不但令此招妙处全失,且违反了武学的精义。但这么一来,自己非和他比拼内力不可,霎时间额头冒汗,危急中灵机一动,双掌倏地上举,掌力向天上送去。这一招叫做“天王托塔”,原是对付敌人飞身而起、凌空下击而用。石破天此时并非自空下搏,这招本来全然用不上。但石破天每一招都学对方而施,眼见了不四忽出这招“天王托塔”,不明其中道理,便也双掌上举,呼的一声,向上拍出。

两人四掌对着天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

丁不四忍俊不禁,哈哈大笑。石破天见对方敌意尽去,跟着纵声而笑。阿绣斜倚在舱门木柱上,见此情景,也不由得嫣然微笑。

那老妇却道:“不要脸,不要脸!打不过人家,便出这等鬼主意来骗小孩子!”

了不四在电光石火的一瞬之间,竟想出这古怪法子来避免和石破天以内力相拼,躲过了危难,于自己的机警灵变甚为得意,虽听到那老妇出言讥刺,便也不放在心上,只嘻嘻一笑,说道:“我跟这小子无怨无仇,何必以内力取他性命!”

那老妇正要再出言讥刺,突然船身颠簸了几下,向下游直冲,原来此处江面陡狭,水流忽变湍急。丁不四又哈哈大笑,叫道:“小翠,到碧螺岛啦,你们祖孙两位,连同大粽子一起,都请上去盘桓盘桓。”那老妇脸色立变,颤声道:“不去,我宁死也不踏上你的鬼岛一步。”丁不四道:“上去住几天打什么紧?你是我家贵客,在我家里好好养伤,好饮好食,名贵药物齐全,舒服得很。”那老妇怒道:“舒服个屁!”惶急之下,竟口出粗言。

江水滔滔,波涛汹涌,浪花不绝地打上船来。石破天顺着丁不四的目光望去,只见右前方江中出现一个山峰,一片青翠,上尖下圆,果然形如一螺,心想这便是碧螺岛了。

丁不四向艄公逍:“靠到那边岛上。”那艄公道:“是!”丁不四俯身提起铁锚,站在船头,只待驶近,便将铁锚抛上岛去。

石破天道:“老爷子,这位老太太既然不愿到你家里去,你又何必……”一句话没说完,突然那老妇一跃而起,握住阿绣的手臂,踊身入江。

丁不四大叫:“不可!”反手来抓,却哪里来得及?只听得扑通一声,江水飞溅,两人已没入水中。

石破天大惊,抓起一块船板,也向江中跳了下去,他跃下时双足在船舷上力撑,身子直飞出去,是以虽比那老妇投江迟了片刻,入水之处却就在她二人身侧。他不会游水,江浪一打,口中咕咕人水,他一心救人,右手抱住船板,左手乱抓,正好抓住了那老妇头发,当下再不放手,三人顺着江水直冲下去。

江水冲了一阵,石破天已头晕眼花,知觉渐失,口中仍不住地喝水,突然间身子一震,腰间疼痛,重重地撞七一块岩石。石破天大喜,伸足凝力踏住,忙将那老妇拉近,幸喜她双臂仍紧紧抱着孙女儿,只死活难知。

石破天见岩石离岸不远,江水在脚边汹涌而过,卷起无数浪花,幸好石边江水不深,举目可以见底,忙将她两人一起抱起,一脚高一脚低,拖泥带水,向陆地上走去。只走出十余丈便已到了干地,忽听那老妇骂道:“无礼小子,你刚才怎敢抓我头发?”

石破天一怔,忙道:“是,是!真对不起。”那老妇道:“你怎……哇!”她这么一声“哇”,随着吐了许多江水出来。阿绣道:“奶奶,若不是这位大哥相救,咱二人又不识水性,此刻……此刻……”说到这里,也呕出了不少江水。那老妇道:“如此说来,这小子于咱们倒有救命之恩了。也罢,抓我头发的无礼之举,不跟他计较便是。”

阿绣微笑道:“救人之际,那是无可奈何。这位大哥,可当真……当真多谢了。”她为石破天抱在怀中,四只眼睛相距不过尺许,她说话之时,转动目光,不和石破天相对,但她祖孙二人呕出江水,终究淋淋漓漓地溅了石破天一身。好在他全身早已湿透,再湿些也不相干,但阿绣涨红了脸,甚为不好意思。

那老妇道:“好啦,你可放我们下来了,这里是紫烟岛,离那老怪居住之处不远,须得防他过来啰唣。”石破天道:“是,是!”正要将她二人放下,忽听得树丛之后有人说道:“这小子多半没死,咱们非找到他不可。”石破天吃了一惊,低声道:“丁不四追来啦。”抱着二人,便在树丛中一缩,一动也不敢动。只听得脚踏枯草之声,有二人从身侧走过,一个是老人,另一个却是少女。

石破天这一下却比见到丁不四追来更加怕得厉害,向二人背影瞧去,果然一个是丁珰,一个却是丁不三。他颤声道:“不好,是……是丁三爷爷。”

那老妇奇道:“你为什么怕成这个样子?丁不三的孙女儿不是传了你武功么?”石破天道:“爷爷要杀我,丁丁当当又怪我不听话,将我绑成一只大粽子,投入江中。幸好你们的船从旁经过,否则……否则……”那老妇笑道:“否则你早成了江中老乌龟、老甲鱼的点心啦。”石破天道:“是,是!”想起昨日让丁珰以帆索全身缠绕的情景,兀。心有余悸,道:“婆婆,他们还在找我。这一次若给他们捉到,我……我可糟了!”

那老妇怒道:“我若不是练功走火,区区丁不三何足道哉!你去叫他来,瞧他敢不敢动你一根毫毛。”阿绣劝道:“奶奶,此刻你老人家功力未复,暂且避一避丁氏兄弟的锋头,等你身子大好了,再去找他们的晦气不迟。”

那老妇气忿忿地道:“这一次你奶奶也真倒足了大霉,说来说去,都是那小畜生、老不死这两个鬼家伙不好。”阿绣柔声道:“奶奶,过去的事情,又提它干吗?咱二人同时走火,须得平心静气的休养,那才能好得快。你心中不快,便于身子有损。”那老妇怒道:“身子有损就有损,怕什么了?今口喝了这许多江水,史小翠一世英名,那是半点也不剩了。”越说越大声。

石破天生怕给丁不三听到了,劝道:“婆婆,你平平气。我……我再运些内力给你。”也不等她答应,便伸掌按上她灵台穴,将内力缓缓送去。内力既到,那老妇史婆婆只得凝神运息,将石破天这股内力引入自己各处闭塞了的经脉穴道,一个穴道跟着一个穴道地冲开,口中再也不能出声。石破天只求她不惊动丁不三,掌上内力源源不绝地送出。

史婆婆心下暗自惊讶:“这小子内力如此精强,却何以不会半点武功?”她念头只这么一转,胸口便气血翻涌,当下不敢多想,直至足少阳经脉打通,这才长长舒了口气,站起身来,笑道:“辛苦你了。”

石破天和阿绣同感惊喜,齐声道:“你能行动了?”

史婆婆道:“通了足上一脉,还有好多经脉未通呢!”

石破天道:“我又不累,咱们便把其余经脉都打通了。”

史婆婆眉头一皱,说道:“小子胡说八道,我是和阿绣同练‘无妄神功’以致走火,岂是寻常的疯瘫?今日打通一处经脉,已经谢天谢地了,就算达摩祖师、张三丰真人复生,也未必能在一日之中打通我全身塞住了的经脉。”石破天讪汕地道:“是,是!我不懂这中间的道理,请你指教。”史婆婆道:“左右闲着无事,你就帮助阿绣打通足少阳经脉。”

石破天道:“是,是!”将阿绣扶起,让她左肩靠在一根树干之上,然后伸掌按她灵台穴,以那老妇所教的法门,缓缓将内力送去。阿绣内功修为比之祖母浅得多了,石破天直花了四倍时间,才将她足少阳经脉打通。

阿绣挣扎着站起,细声细语地道:“多谢你啦。奶奶,咱们也不知这位大哥高姓大名,不知如何称呼,多有失礼。”她这句话是向祖母说的,其实是在问石破天的姓名,只是对着这青年男子十分腼腆,不敢正面和他说话。

史婆婆道:“喂,大粽子,我孙女儿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石破天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妈妈叫我……叫我那个……”他想说“狗杂种”,但此时已知这三字十分不雅,无法在这温文端庄的姑娘面前出口,又道:“他们却又把我认错是另外一个人,其实我不是那个人。到底我是谁,我……我实在说不上来……”

史婆婆听得老大不耐烦,喝道:“你不肯说就不说好了,偏有这么啰里啰唆的一大套鬼话。”阿绣道:“奶奶,人家不愿说,总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咱们也不用问了。叫不叫名字没什么分别,咱们心里记着人家的恩德好处,也就是了。”

石破天忙即分辩:“不,不,我不是不肯说,实在说出来太难听了。”史婆婆道:“什么难听好听?还有难听过大粽子的么?你不说,我就叫你大粽子了。”石破天心道:“大粽子比狗杂种好听得多了。”笑道:“叫大粽子很好,那也没什么难听。”

阿绣见石破天性子随和,祖母言语无礼,他居然一点也不生气,更加过意不去,忙道:“奶奶,你别取笑。这位大哥可别见怪。”

石破天嘻嘻一笑,道:“没什么。谢天谢地,只盼丁三爷爷和丁丁当当找不到我就好了。你们在这里歇一会,我去瞧瞧有什么吃的没有。”史婆婆道:“这紫烟岛上柿子甚多,这时正当红熟,你去采些来。岛上鱼蟹也肥,不妨去捉些。”

石破天答应了,闪身在树木之后蹑手蹑脚,一步步地走去,生怕给丁氏祖孙见到,只走出数十丈,果见山边十余株柿树,树上点点殷红,都是熟透了的圆柿。

他走到树下,抓住树干用力摇晃,柿子早已熟透,登时纷纷跌落。他张开衣衫兜接住,奔回树丛,给史婆婆和阿绣吃。她二人双足已能行走,手上经脉未通,史婆婆勉强能提起手臂,阿绣的双臂却仍瘫痪不灵。石破天剥去柿皮,先喂史婆婆吃一枚,又喂阿绣吃一枚。

阿绣见他将剥了皮的柿子送到自己口边,满脸羞得就如红柿子一般,又不能拒却,只得在他手中吃了。石破天欲待再喂,阿绣道:“这位大哥,你自己还没吃,你先吃饱了,再……再……”

史婆婆道:“这边向西南行出一里多些,有个石洞,咱们待天黑后,到那边安身,好让这对不三不四的鬼兄弟找咱们不到。”

石破天大喜,道:“好极了!”他对丁不四倒不如何忌惮,但丁不三祖孙二人一意要取他性命,委实害怕之极,听史婆婆说有地方可以躲藏,心下大慰,吃了几枚柿子。

眼巴巴的好容易等到天色昏暗,当下右手扶着史婆婆,左手扶了阿绣,三人向西南方行去。这紫烟岛显是史婆婆旧游之所,熟悉地势,只行了一里多路,右首便全是山壁。史婆婆指点着转了两个弯,从一排矮树间穿了过去,赫然现出一个山洞的洞口。

史婆婆道:“大粽子,今晚你睡在外面守着,可不许进来。”石破天道:“是,是!”又道:“可惜咱们不敢生火,烤干浸湿的衣服。”

史婆婆冷冷地道:“这叫做虎落平阳被犬欺。日后终要让这对不三不四的鬼兄弟身受十倍报应。”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新修版《侠客行》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九回 大粽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