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新修版《飞狐外传》小说在线阅读

第九章 毒手药王

小说:新修版《飞狐外传》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胡斐和钟兆文两人都知苗人凤这次中毒不轻,单听“断肠草”三宇,便知是厉害之极的毒药,眼睛又是人身最娇嫩柔软的器官,纵然请得名医,耽误的时刻一长,也必有损,因此早治得一刻便好一刻。两人除了让坐骑喝水吃草之外,不敢有片刻耽搁,沿途买些馒头点心,便在马背上胡乱吃了充饥。

如此不眠不休地赶路,钟胡两人武功精湛,虽已两日两晚没睡,尽自支持得住,胯下的坐骑在途中已换过两匹,但催行两个多时辰后,新换的坐骑又已脚步踉跄,眼见再跑下去,不久便会倒毙。钟兆文道:“胡兄弟,咱们只好让牲口歇一会儿。”胡斐应道:“是!”心想:“倘若我骑的是袁姑娘那匹白马,此刻早到洞庭湖畔了。”一想到袁紫衣,不自禁探手入怀,抚摸她所留下的那只玉凤,触手生温,心中又一阵温暖。

两人下马,坐在道旁树下,让马匹吃草休息。钟兆文默不作声,呆呆出神,敏起了眉头。胡斐情知此行殊无把握,问道:“钟大爷,那毒手药王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物?”钟兆文不答,似没听见他说话,过了半晌,突然惊觉,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胡斐见他心不在焉,知他是挂念苗人凤的病况,暗想此人虽奇形怪状,难为他挺够义气,本来跟苗人凤结下了梁子,这时竟不辞烦劳地为他奔波,想到此处,不禁脱口而出:“钟大爷,昨天多有得罪,当真惭愧得紧。晚辈如早知三位如此仗义,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冒犯。晚辈这里恭敬谢过。”站起身来,躬身为礼。

钟兆文站起还礼,咧开阔嘴哈哈一笑,道:“那算得什么?苗大侠是响当当的好汉,我三兄弟倘若见危不救,那还是人么?小兄弟你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我兄弟和苗大侠虽没交情,总还有过一面之缘,你可跟他见都没见过呢。”

其实数年之前,胡斐在商家堡中曾见过苗人凤一面,只不过苗人凤当时对那个黄黄瘦瘦的小厮视而不见。更早些时候,在十八年之前,胡斐生下还只一天,苗人凤在河北沧州的小客店中也曾见过他,这件事苗人凤知道,胡斐可不知道。

苗人凤却哪里知道:十八年前那个初生婴儿,便是今日这个不识面的少年英雄。

钟兆文又问:“你刚才问我什么?”胡斐道:“我问那毒手药王是怎么样的人物?”钟兆文摇头道:“我不知道。”胡斐奇道:“你不知道?”钟兆文道:“我江湖上的朋友不算少了,可是谁也不知毒手药王到底是怎么样的人物。”

胡斐好生纳闷:“我只道你必定知晓此人的底细,否则也可向那张云飞打听个明白。”钟兆文猜到了他心意,说道:“便是那张云飞,也未必便知。嗯,他一定不会知道的。”胡斐“啊”了一声,不再接口。

钟兆文道:“大家只知道,这人住在洞庭湖畔的白马寺。”胡斐道:“白马寺?他住在庙里么?”钟兆文道:“不,白马寺是个市镇。”胡斐道:“莫非他隐居不见外人,因此谁都没见过他?”钟兆文又摇头道:“不,有很多人见过他。正因为有人见过,这才谁也不知他是怎么样的人物,不知他是胖还是瘦,是俊是丑,是姓张还是姓李。”胡斐越听越糊涂,心想既有很多人见过他,就算不知他姓名,怎会连胖瘦俊丑也不知道?

钟兆文道:“有人说毒手药王是个相貌清雅的书生,高高瘦瘦,像是位秀才相公。有人却说毒手药王是个满脸横肉的矮胖子,就像是个杀猪的屠夫。又有人说,这药王是个老和尚,老得快一百岁了。”他顿了一顿,说道:“还有人说,这药王竟是个女人,是个跛脚蛇背的女人。”胡斐满脸迷惘,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钟兆文接着道:“这人既号称药王,怎么会是女人?但说这话的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德高望重,素来不胡乱说话,不由得人不信。可是那些说他是书生、是屠夫、是和尚的,也都不是信口雌黄之辈,个个言之凿凿。你说奇不奇怪?”

胡斐当离开苗家之时,满怀信心,料想只要找到那人,好歹也要请了他来治伤,至不济也能讨得解药,此时听钟兆文这么一说,一颗心不由得沉了下去,是怎么样一个人也无法知道,却又找谁去?转念一想,说道:“是了!这人既揸使毒,便不想让人认到,他一定擅于化装易容之术,忽男忽女,忽俊忽丑,叫人认不出他真面目。”

钟兆文道:“江湖上的朋友也都这么说,想来他使毒天下无双,害的人多,结仇太广,因此躲躲闪闪,叫人没法找他报仇。但奇怪的是,他住在洞庭湖畔的白马寺,却又不是十分偏僻之处,要寻上门去,也算不得怎么为难。”

胡斐道:“这人使毒药害死过不少人么?”钟兆文悠然出神,说道:“那是没法计算的了。不过死在他手下的人,大都自有取死之道,不是作恶多端的飞贼大盗,便是仗势横行的土亲劣绅,倒没听说有哪一个侠义道死在他手下。但因他名声太响,有人中毒而死,只要毒性猛烈,死得奇怪,这笔账便都算在他头上,其实大半未必便是他害的。有时候两个人一南一北,相隔几千里,向时中毒暴毙,于是云南的人说毒手药王到了云南,辽东的人却说药王在辽东出没。这么一宣扬,这人更奇上加奇了。近来已好久没听人提到‘毒手药王’四字,想不到苗大侠中毒竟会和他有关。唉,既是此人用的药,只怕……只怕……”说到这里,不住摇头。

胡斐心想此事果然极难,不知如何着手才好。钟兆文站起身来,道:“咱们走吧!小兄弟,有一件事你千万记住,到了白马寺,在离药王庄三十里之内,可千万不能喝一口水,不能吃一口东西,不管饥渴得怎么厉害,总之不能让一物进口。”

胡斐见他说得郑重,当即答应,猛地想起,当他陪着自己离开苗家之时,钟兆英和钟兆能脸上神色不但担忧,简直还大有惧意,想来那药王的“毒手”定然非同小可,以致像钟氏三雄这样的人物,胆敢向“打遍天下无敌手”苗人凤挑战,一听到“毒手药王”的名字却战战一,心魂俱震。自己不知厉害,真把天下事瞧得太过轻易了。

他过去牵了马匹,说道:“咱们不过是邀他治病,又或讨一份解药,对他并无恶意。他最多不肯,那也罢了,何必要害咱们性命?”钟兆文道:“小兄弟,你年纪还轻,不知江湖上人心险诈。你对他虽无恶意,但他跟你素不相识,怎信得你过?眼前便是一个例子,刘鹤真对苗大侠绝无歹意,却何以弄瞎了他眼睛?”胡斐默然。

钟兆文又道:“何况这毒手药王仇家遍天下,许多跟他毫没干系的毒杀也都算在他账上,焉知你不是他仇家的子弟?此人生性多疑,出手狠毒,否则‘药王’之上,何以又加上‘毒手’两字?这个惊心动魄的外号,难道是轻易得来的么?”

胡斐点头道:“钟大爷说的是。”钟兆文道:“你若看得起我,不嫌我本领低微,那便兄弟相称,别爷不爷的,叫得这么客气。”胡斐道:“你是前辈英雄,晚辈……”钟兆文栏着他话头,大声道:“呸,呸!小兄弟,不瞒你说,我三兄弟跟你交手之后,说起来都佩服你得紧。如你不肯当我是朋友,那便算了。”说着便有悻悻之色。

胡斐性子爽快,便笑着叫了声:“钟大哥。”

钟兆文很高兴,翻身上了马背,说道:“只要这两头牲口不出岔子,咱们不用天黑便能赶到白马寺。你可得记着我话,别说不能吃喝,便摸一摸筷子,也得提防筷子上下了剧毒,传到你手上。小兄弟,你这么年纪轻轻,一身武功,倘若全身发黑,成了一具僵尸,我瞧挺有点儿可惜呢!”

胡斐知他这话倒不是危言耸听,瞧苗人凤只撕破一封信,双眼便瞎,现下走人毒手药王的老巢,他哪一处不能下毒?心想钟兆文是武林成名人物,多经风浪,决非初出茅庐的无知之辈,他说得如此厉害,显见此行万分凶险,确是实情。他明知险恶,还义不容辞地陪自己上白马寺去,比之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地乱闯,更加难得了。

两人让坐骑走一程,跑一程,申牌时分到了临资口,再行一程,便到了白马寺镇上。镇上街道狭窄,两人深怕碰撞行人,多惹事端,牵了马匹步行。

钟兆文脸色郑重,目不斜视,胡斐却放眼瞧着两旁的店铺。将到市梢时,胡斐见拐弯角上挑出了药材铺的裔药幌子,招牌写着“济世堂老店”,心念一动,解下腰间单刀,连着刀鞘捧在手中,说道:“钟大……哥,你的判官笔也给我。”

钟兆文一怔,心想到了白马寺镇上,该当处处小心才是,怎地反而动起刀刃来啦?但想镇上必有药王的耳目,不便出口询问,从腰间抽出判官笔,交了给他,低声道:“小心了,别惹事!”

胡斐点了点头,走到药材铺柜台前,说道:“劳驾!我们二人到药王庄去拜访庄主,敬重前辈,不便携带兵器,想在宝号寄放一下,回头来取,另奉酬金。”坐在柜台后的一个老者听了,脸露诧异之色,问道:“你们去药王庄?”胡斐不等他再说什么,将兵器在柜台上一放,抱拳一拱,牵了马匹便大踏步出镇。

两人到了镇外无人之处,钟兆文大拇指一翘,说道:“小兄弟,这一手真成。钟老大服了你啦,真亏你想得出。”胡斐笑道:“硬了头皮充好汉,这叫做无可奈何。”原来他想这镇上的药材铺跟药王必有干连,将随身兵器放在店铺之中,店中定会有人赶去报讯,那便表明自己此来绝无敌意。虽空手去见这么个厉害角色,那是凶险之上又加凶险,但权衡轻重,这个险还是大可一冒。

两人顺大路向北走去,正想找人询问去药王庄的路径,忽见西首一座小山之上,有个人手持药锄锄地,似在采药。胡斐见这人形貌俊雅,高高瘦瘦,是个教书先生模样的书生,心念一动:“难道他便是毒手药王?”上前恭恭敬敬地一揖,朗声说道:“请问先生,上药王庄怎生走法?晚辈二人想拜见庄主,有事相求。”

那人对胡钟二人一眼也不瞧,自行聚精会神地锄土掘草。胡斐连问几声,那人始终毫不理睬,竟似聋了一般。

胡斐不敢再问,钟兆文向他使个眼色,两人又向北行。闷声不响地走出一里有余,胡斐悄声道:“钟大哥,只怕这人便是药王,你瞧怎么办?”钟兆文道:“我也有几分疑心,可万万点破不得。他自己若不承认,而咱们认出他来,正是犯了他大忌。眼前只有先找到药王庄,咱们认地不认人,那便无碍。”

说话之时,曲曲折折又转了几个弯,见离大路数十丈处有个大花圃,一个身穿青布衫子的村女弯着腰在整理花草。胡斐见花圃后有三间茅舍,放眼远望,四下别无人烟,上前几步,向那村女作了揖,问道:“请问姑娘,上药王庄走哪一条路?”

那村女抬起头来,向着胡斐一瞧,一双眼睛明亮之极,眼珠黑得像漆,这么一抬头,登时精光四射。胡斐心中一怔:“这乡下姑娘的眼睛,怎么亮得如此异乎寻常?”见她除一双眼睛外,容貌却也平平,肌肤枯黄,脸有菜色,似乎终年吃不饱饭似的,头发也黄稀干枯,双肩如削,身材瘦小,显是穷村贫女,自幼便少了滋养。一身荆钗布裙,衣衫甚是干净齐整,浆洗得不染丝毫尘土泥污。她相貌似乎已有十六七岁,身形却如是个十四五岁的幼女,但见她拔草理花时手脚利落。

胡斐又问一句:“请问上药王庄,不知是向东北还是向西北?”

那村女低下了头,冷冷地道:“不知道。”语音甚为清亮。

钟兆文见她如此无礼,脸一沉,便要发作,但随即想起此处距药王庄不远,什么人都得罪不得,哼了一声,道:“兄弟,咱们走吧,那药王庄是白马寺大大有名之处,总不能找不到。”

胡斐心想天色已经不早,如走错了路,黑夜之中在这险地到处瞎闯,大是不妙,眼见左近并无人家可以问路,又问那村女道:“姑娘,你父母在家么?他们定会知道去药王庄的路径。”那村女不再理睬,自管自拔草。

钟兆文纵马便向前奔,道路狭窄,那马右边前后双蹄踏在路上,左侧的两蹄却踏入了花圃。钟兆文虽无歹意,但生性粗豪,又恼那村女无礼,急于赶路,也不理会。胡斐见近路边的一排花草便要给马踏坏,忙纵身上前,拉住缰绳往右一带,说道:“小心踏坏了花草。”那马给他这么一引,右蹄踏到了道路右侧,左蹄回上路面。

钟兆文道:“快走吧,在这儿别耽搁啦!”说着一提缰绳,向前驰去。胡斐自幼孤苦,见那村女贫弱,并不恼她不肯指引,反生怜悯之意,心想她种这些花草,定是卖了赖以为活,生怕给自己坐骑踏坏了,牵着马步行过了花地,这才上马。

那村女瞧在眼里,突然抬头问道:“你到药王庄去干吗?”胡斐勒马答道:“有位朋友给毒药伤了眼睛,我们特地来求药王赐些解药。”那村女道:“你认得药王么?”胡斐摇头说道:“我们只闻其名,从来没见过他老人家。”那村女慢慢站直身子,向胡斐打量了几眼,问道:“你怎知他肯给解药?”

胡斐脸有为难之色,答道:“这事原本难说。”心中忽然一动:“这位姑娘住在此处,或者知道药王的性情行事。”翻身下马,抱拳躬身,说道:“便是要请姑娘指点途径。”这“指点途径”四字,意带双关,可以说是请她指点去药王庄的道路,也可说是请教求药的方法。

那村女自头至脚地向他打量一遍,并不答话,指着花圃中的一对类桶,道:“你到那边粪池去装小半桶粪,到溪里加满清水,帮我把这块花浇一浇。”

这三句话大出胡斐意料之外,心想我只向你问路,怎么叫我浇起花来?而且出言毫不客气,竟将我当作你家雇工一般?他虽幼时贫苦,却也从未做过挑粪浇粪这等粗事。那村女说了这几句话后,又俯身拔草,一眼也不再瞧他。胡斐一怔之下,向茅舍里望去,不见有人,心想:“这姑娘生得瘦弱,要挑这两大桶粪当真不易。我是一身力气的男子汉,便帮她挑一担粪又有何妨?”将马系在柳树上,挑起粪桶,便去担粪。

钟兆文行了一程,不见胡斐跟来,回头看时,远远望见他挑了一副粪桶,走向溪边,不禁大奇,叫道:“喂,你干什么?”胡斐叫道:“我帮这位姑娘做点儿功夫。钟大哥请先走一步,我马上就赶来。”钟兆文摇了摇头,心想年轻人当真不分轻重,在这当口居然还这般多管闲事,纵马缓缓而行。

胡斐挑了一担类水,回到花地之旁,用木瓢舀了,便要往花旁饶去。那村女忽道:“不成,粪水太浓,一浇下去,花都枯死啦。”胡斐一呆,不知所措。那村女道:“你倒回粪池去,只留一半,再去加半桶水,那便成了。”胡斐微感不耐,但想好人做到底,依言倒粪加水,回来浇花。

那村女道:“小心些,粪水不可碰到花瓣叶子。”胡斐应道:“是!”见那些花朵色作深蓝,形状颇为奇特,每朵花便像是一只小鞋,幽香淡淡,不知其名,当下一瓢一瓢地小心浇了,果然不让粪水碰到花瓣叶子,直把两桶粪水尽数浇完。

那村女见他功夫做得妥善,点头微笑,表示满意,说道:“很好,再去挑一担饶了。”胡斐站直身子,温言道:“我朋友等得心焦了,等我从药王庄回来,再帮你浇花,好吗?”那村女道:“你还是在这儿饶花的好。我见你人不错,才要你挑粪呢。”

胡斐听她言语奇怪,心想反正已经耽搁了,也不争在这一刻时光,加快手脚,急急忙忙地又去挑了一担粪水,将地里的蓝花尽数绕了。虽急于赶路,仍小心翼翼,没把粪水淋到花叶。这时夕阳已落到山坳,金光反照,射在一大片蓝花之上,辉煌灿烂,甚是华美。胡斐忍不住赞道:“这些花当真好看!”他浇了两担粪,对这些蓝花已略生感情,赞美的语气颇为真诚。

那村女点点头,正待说话,钟兆文骑了马奔回,大声叫道:“兄弟,这时候还不走吗?”胡斐道:“是了,来啦!”转眼望着村女,目光中含有祈求之意。

那村女脸一沉,说道:“你帮我浇花,原来是为了要我指点途径,是不是?”胡斐心想:“我确盼你指点道路,但帮你浇花,却纯是为了怜你瘦弱,这时再开口相求,反而变成有意的施恩市惠了。”忽然想起那日捉了铁竭子和小祝融二人去交给袁紫衣,她曾说:“这叫做市恩,最坏的家伙才是如此。”心中禁不住微感甜意,当即一笑,说道:“这些花真好看!”走到柳树旁解缰牵马。

那村女道:“且慢。”胡斐回过头来,只怕她还要啰唆什么,甚感不耐。那村女拔起两棵蓝花,向他掷去,说道:“你说这花好看,就送你两棵。”胡斐伸手接住,说道:“多谢!”顺手放在怀内。那村女道:“他姓钟,你姓什么?”胡斐道:“我姓胡。”那村女点头道:“你们要去药王庄,还是向东北方去的好。”

钟兆文本是向西北而行,久等胡斐不来,不耐烦了,回头寻来,听那村女如此说,烦恼之意尽去,低声笑道:“小兄弟,真有你的,又免得做哥哥的多走冤枉路。”胡斐却心生怀疑:“倘若药王庄是在东北方,那么直截了当地指点便是,为什么说‘还是向东北方去的好’?”不愿向村女再问,引马向东北而去。

两人一阵急驰,奔出八九里,前面浩淼大湖,已无去路,只一条小路通向西方。

钟兆文骂道:“这丫头真可恶,不肯指路也罢了,却叫咱们大走错路。回去要好好教训她一顿。”胡斐也好生奇怪,自忖并没得罪了她,何以作弄自己,说道:“钟大哥,这乡下姑娘定和药王庄有甚干连。”钟兆文道:“嗯,你瞧出什么端傀没有?”胡斐道:“她一双眼珠子炯炯有神,说话的神态,也不像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女子。”钟兆文一惊,道:“不错!她给你的那两棵花,还是快些抛了。”

胡斐从怀中取出蓝花,见花光娇艳,不忍便此丢弃,说道:“小小两棵花儿,想来也没大碍!”仍放回怀中,纵马向西。钟兆文在后叫道:“喂,还是小心些好。”胡斐含糊答应,催马前行。暮霭苍茫中,阵阵归鸦从头顶越过。

突见右侧有两人俯身湖边,似在喝水。胡斐勒马想要问路,见两人始终不动,心知有异,跳下马去,叫道:“劳驾!”两人仍然不动。钟兆文伸手一扳一人肩头,那人仰天翻倒,但见他双眼翻白,早死去多时,脸上满是深黑色斑点,肌肉扭曲,甚为可怖,再瞧另一人也是如此。钟兆文道:“中毒死的。”胡斐点点头,见两名死者身上都带着兵刃,说道:“毒手药王的对头?”钟兆文也点了点头。

两人上马又行,天色渐黑,更觉前途凶险重重。又行一程,见路旁草木稀疏,越行草木越少,到后来地下光溜溜一片,竟然寸草不生,大树小树更没一棵。胡斐心下起疑,勒马说道:“钟大哥,你瞧,这里好生古怪。”钟兆文也已瞧出不对,道:“就算有人铲净刨绝,也必留下草根痕迹,我看……”他沉吟片刻,低声道:“药王庄定在左近,想是他在土中下了剧毒,以致连草也没一根。”

胡斐点了点头,心中惊惧,从包袱上撕下几根布条,将钟兆文所乘坐骑的马口缚住,然后缚上自己坐骑马口。钟兆文知他生怕再向前行时遇到有毒草木,牲口嚼到便不免遇害,点了点头,暗赞他心思细密。

行不多时,远远望见一座房屋。走到近处,见屋子的模样甚为古怪,便似是一座大坟,无门无窗,黑黝黝的甚是阴森可怖。两人均想:“瞧这屋子模样,自然是药王庄了。”离屋数丈,有一排矮矮的小树环屋而生,树叶便似栗树叶子,颜色却如秋日枫叶,殷红如血,暮色之中,令人不寒而栗。

钟兆文平生浪荡江湖,什么凶险之事没见过?他自己三兄弟便打扮成凶门丧主一般,令人见之生畏,但这时看到这般情景,一颗心也不禁突突乱跳,低声道:“怎么办?”胡斐道:“咱们以礼相求,随机应变。”纵马向前,行到离矮树丛数丈之处,下马牵了籩绳,朗声说道:“那北钟兆文、晚辈辽东胡斐,特来向药王前辈请安。”这三句话每一字都从丹田送出,虽不如何响亮,但声闻里许,屋中人自必听得清清楚楚。

过了半晌,屋中竟无半点动静。胡斐又说了一遍,圆屋之中仍无回应,便似无人居住一般。胡斐又朗声道:“金面佛苗大侠中毒受伤,所用毒药,是奸人自前辈处盗来。敬请前辈慈悲,赐以解药。”但不论他说什么,圆屋中始终寂无声息。

过了良久,天色更黑了。胡斐低声问道:“钟大哥,怎么办?”钟兆文道:“总不成眼看苗大侠瞎了双目,咱们空手而返。”胡斐道:“不错,便龙渾虎穴,也得闯一闯。”两人这时均起了动武用强之意,心想那毒手药王虽揸于使毒,武功却未必了得,动之以利,软硬兼施,非得将解药取到手不可。两人放下马匹,走向矮树。只见那一丛矮树枝叶紧密,不能穿过,钟兆文纵身跃起,便从树丛上飞越过去。

他身在半空,鼻中猛然闻到一阵浓香,眼前一黑,登时晕眩,摔跌在树丛之内。胡斐大惊,跟着跃进,越过树丛顶上时,但觉奇香刺鼻,中人欲呕,胸口烦恶。他一落地,忙扶起钟兆文,探他鼻间尚有呼吸,只双目紧闭,手指和颜面却已冰冷。

胡斐暗暗叫苦:“苗大侠的解药尚未求得,钟大哥却又中毒,看来我自己也已沾上毒气,只还没发作而已。”矮身直纵到圆屋前,叫道:“药王前辈,晚辈空手前来拜庄,实无歹意,再不赐见,晚辈迫得无礼了。”

他打量那圆屋的墙垣,只见自屋顶以至墙脚通体黑色,显然并非土木所构。他不敢伸手去推,但四下里打扫得干净无比,连一块极细小的砖石也无法找到,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在墙上轻敲三下,果然铮铮铮地发出金属之声。

他将银锭放回怀中,一低头,闻到一阵淡淡清香,精神为之一振,头脑本来昏昏沉沉,一闻到香气,立时清明。他略略弯腰,香气更浓,才知香气是从那村女所赠的蓝花上发出。胡斐心中一动:“看来这香气有解毒之功,她果是一番好意。”

他加快脚步,环绕岡屋奔了一周,非但找不到门窗,连小孔和细缝也没发现,心想难道屋中当真并无人居?否则毫无通风之处,怎能不给闷死?他手中没兵刃,对这通体铁铸的圆屋无法可施。凝思片刻,从怀中取出蓝花,放在钟兆文鼻下,过不多时,他打了个喷嚏,悠悠醒转。

胡斐大喜,心道:“那姑娘既有解毒之法,不如回去求她指点。”将一枝蓝花插在钟兆文襟上,自己手中拿了一枝,扶着钟兆文跃过矮树。他双足落地,忽听得圆屋中有人大声“咦”的一下惊呼。声音隔着铁壁传来,颇为郁闷,但仍可听得出含意既惊且怒。

胡斐回头叫道:“药王前辈,能赐见一面么?”他接连问了两声,圆屋中更无声息。忽听得砰砰两响,重物倒地。胡斐回过头来,见两匹坐骑同时摔倒,纵身过去,见两匹马眼目紧闭,口吐黑沫,已中毒断气,身上却没半点伤痕。

到此地步,两人不敢在这险地多逗留,低声商量几句,决意回去向村女求教,当即从原路赶回。

钟兆文中毒后脚力疲惫,行一程歇一程,直到二更时分,才回到那村女的茅屋之前。沉沉黑夜中,花圃里蓝花香气馥郁,钟胡二人一闻之下,困累尽去,大感愉适。

茅舍窗中突然透出灯光,呀的一声,柴扉打开,那村女开门出来,说道:“请进来吧!只乡下没什么款待,粗茶淡饭,怠慢了贵客。”胡斐听她出言不俗,忙抱拳道:“深夜叨扰,很过意不去。”那村女微微一笑,闪身门旁,让两人进屋。

胡斐踏进茅屋,见屋中木桌木凳,陈设也无异寻常农家,只纤尘不染,干净得过了分,甚至连墙脚之下,板壁缝中,也冲洗得不留半点灰土。这般清洁的模样,便似圆屋周遭一般,令人隐隐不安。

那村女道:“钟爷、胡爷请坐。”说着到厨下拿出两副碗筷,跟着托出三菜一汤、两大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三碗菜是煎豆腐、鲜笋炒豆芽、草菇煮白菜,那汤则是咸菜豆瓣汤。虽是素菜,却也香气扑鼻。

两人奔驰了大半日,早就饿了。胡斐笑道:“多谢!”端起饭碗,提筷便吃。钟兆文寻思:“这饭菜她早就预备好了,显是料到我们去后必回。宁可饿死了,这饭却千万吃不得。”见那村女转身回人厨下,向胡斐使个眼色,低声道:“兄弟,我跟你说过,在药王庄三十里地之内,决不能饮食。你怎地忘了?”

胡斐却想:“这位姑娘对我若有歹心,决不会送花给我。虽防人之心不可无,但如不吃此餐,定是将她得罪了。”他正要回答,那村女又从厨下托出一只木盘,盘中一只小小木桶,装满了白饭。胡斐站起身来,说道:“多谢姑娘厚待,我们要请拜见令尊令堂。”那村女道:“我爹妈都过世了,这里便只我一人。”胡斐“啊”了一声,坐下来举筷便吃。三碗菜肴本就鲜美,胡斐为讨她喜欢,更赞不绝口。

钟兆文心想:“你如不听我劝,那也无法,总不成两个一齐着了人家道儿。”向那村女道:“我适才晕去多时,肚子里很不舒服,不想吃饭。”那村女斟了一杯茶来,道:“那么请用一杯清茶。”钟兆文见茶水碧绿,清澈可爱,虽口中大感干渴,仍只谢了一声,接过茶杯放在桌上,却不饮用。

村女也不为意,见胡斐狼吞虎咽,吃了一碗又一碗,不由得眉梢眼角之间颇露喜色。胡斐瞧在眼里,心想我反正吃了,少吃倘若中毒,多吃也是中毒,索性放开肚子,吃了四大碗白米饭,将三菜一汤吃得全都碗底朝天。村女过来收拾,胡斐抢着把碗筷放在盘中,托到厨下,随手在水缸中舀了水,将碗筷洗干净了,抹干放入橱中。

那村女洗镬扫地,两人一齐动手收拾。胡斐也不提起适才之事,见水缸中只剩下了小半缸水,拿了水桶,到门外小溪中挑了两担,将水缸装得满满。

挑完了水回到堂上,见钟兆文已伏在桌上睡了。那村女道:“乡下人家,没待客地方,委屈胡爷,胡乱在长凳上睡一晚吧!”胡斐道:“姑娘不用客气!”见她走进内室,轻轻关上房门,却没听见落闩之声,心想这个姑娘孤零零地独居于此,竟敢让两个男子汉在屋中留宿,胆子倒也不小,伸手轻推钟兆文肩膀,低声道:“钟大哥,在长凳上睡得舒服些!”不料这么轻轻一推,钟兆文竟应手而倒,砰的一声,跌落在地。

胡斐大惊,忙抱着他腰扶起,往他脸上摸去,着手火滚,竟发着高烧。胡斐惊问:“钟大哥,你怎么啦?”举油灯凑近瞧时,见他满脸通红,宛似酒醉,口中鼻中更喷出阵阵极浓酒气。胡斐大奇:“他连茶也不敢喝一口,怎么这霎时之间,竟会醉倒?”又听他迷迷糊糊道:“我没醉,没醉!来来来,再喝三大碗!”跟着“五经魁首!”“四季发财!”地豁起拳来。

胡斐知他定是着了那村女手脚,他不肯吃饭饮茶,那村女却用什么奇妙法门,弄得他便似大醉一般,惊奇交集,不知是去求那村女救治呢,还是让他顺其自然,慢慢转醒,转念又想:“这是中毒,并非真的酒醉,未必便能自行清醒。”

正在此时,忽听远处传来一阵阵惨厉的野兽吼叫,深夜听来,颇为惊心动魄,听声音似是狼嗥,但洞庭湖畔多是平原,纵有一二野狼,也不致如这般成群结队。

嗥声渐近,胡斐站起身来,侧耳凝听,听得狼嗥之中,还夹着一二声山羊的咩叫,显是狼群逐羊噬咬。当下也不以为意,正想再去察看钟兆文的情状,呀的一声,房门推开,那村女手持烛台,走了出来,脸上略现惊惶,说道:“这是狼叫啊。”

胡斐点了点头,道:“姑娘……”向钟兆文一指。

只听得马蹄声、羊咩声、狼嗥声吵成一片,竟是直奔这茅屋而来。胡斐脸上变色,心想若敌人大举来袭,这茅屋不经一冲,何况钟大哥中毒后人事不知,这村女处在肘腋之旁,是敌是友,身份不明,这便如何是好?转念未毕,听得一骑快马急驰而至。

胡斐手无寸铁,弯腰抱起钟兆文,冲进厨房,想要找柄菜刀,黑暗中却又摸索不到,只听那村女大声叫道:“是孟家的人么?半夜三更到这里干什么?”胡斐听她口气严厉,不似作伪,看来她与来袭之人并非一路,心中稍慰,抢出后院,在地上抓起一把石子,纵身上了一株柳树,将钟兆文搁在两个大桠枝之间,凝目望去。

星光下只见一个灰衣汉子骑在马上,冲到茅屋之前,马后尘土飞扬,跟着十几头饿狼,叫声大作。瞧这情势,似乎那人途中遇到饿狼袭击,纵马奔逃,定神再看,见马后拖着白白的一团东西,是只活羊。胡斐心想,这多半是个猎人,以羊为饵,设计诱捕狼群。却见那人纵马驰入花圃,直奔到东首,圈转马头,又向西驰来,一群饿狼在后追叫,这么一来一去,登时将花圃践踏得不成模样。这汉子的坐骑甚为骏良,他骑术又精,来回冲了几次,饿狼始终咬不到活羊。

胡斐一转念间,已然省悟:“啊,这家伙是来踩坏蓝花!我如何能袖手不理?”双足一点,跃到了茅屋顶上,忽听那人“哎哟”一声叫,纵马向北疾驰而去,那活羊却留在花圃之中。群狼扑上去抢咬撕夺,更将花圃蹂躏得狼藉不堪。

胡斐心道:“此人用心好不歹毒!”两块石子飞出,噗噗两声,打在两头恶狼脑门正中,登时脑浆进裂,尸横就地。他跟着又打出两块石子,这一次石子较小,准头也略偏了些,一中狼腹,一中狼肩,饶是如此,两头恶狼也已痛得嗷嗷大叫。群狼连吃苦头,知屋顶有人,仰起了头望着胡斐,张牙舞爪,声势汹汹。胡斐见了群狼这副凶恶神情,心中大是发毛,自己赤手空拳,实不易和这十几头恶狼的锐牙利爪相抗,瞧准了一头最大的雄狼,一块石片斜削而下,正中咽喉。那狼在地下一个打滚,吃痛不过,转身便逃,另有一头大狼咬了白羊,跟着逃走。

片刻之间,叫声越去越远,花圃中的蓝花却已遭践踏得七零八落。

胡斐跃下屋来,蹿上柳树去将钟兆文抱下,进屋放在长凳上,连称:“可惜,可惜!”心想那村女辛勤锄花拔草,将这片蓝花培植得大是可观,现下顷刻之间尽归毁败,一定恼怒异常。哪知村女一句不提蓝花被毁,只笑吟吟地道:“多谢胡爷援手了。”胡斐道:“说来惭愧!都怪我见机不早,出手太迟,倘若早将那恶汉在花圃外打下马来,这片花卉还能保全。唉,真可惜!”

那村女微微一笑,道:“蓝花就算不给恶狼踏坏,过几天也会自行萎谢。只不过迟早之间,也没什么。”胡斐一怔,心想:“这姑娘吐属不凡,言语之间似含玄机。”说道:“在府上吵扰,却还没请教姑娘尊姓。”那村女微一沉吟,道:“我姓程,但在旁人跟前,你别提我姓氏。”这话甚是亲切,似乎已将胡斐当作了自己人。胡斐很高兴,问道:“那我叫你什么?”

那村女道:“你这人很好,我便索性连名字也都跟你说了。我叫程灵素,‘灵枢’的‘灵’,‘素问’的‘素’。”胡斐不知“灵枢”和“素问”乃中国两大医经,只觉这两个字很雅致,不像农村女子的名字,这时已知她决不是寻常乡下姑娘,也不以为异,笑道:“那我便叫你灵姑娘,别人听来,只当我叫你是姓林的姑娘呢。”程灵素嫣然一笑,道:“你总有法儿讨我欢喜。”胡斐心中微动,觉她相貌虽不甚美,但这么一言一笑,自有一股妩媚风致。

他正想询问钟兆文酒醉之事,程灵素道:“你的钟大哥喝醉了酒,不碍事,到天明便醒了。现下我要去瞧几个人,你同不同我去?”胡斐觉得这个小姑娘行事处处十分奇怪,这半夜三更去探访别人,必有深意,便道:“我自然去。”

程灵素道:“你陪我去,咱们可得约法三章。第一,你今晚不许跟人说话……”胡斐道:“好,我扮哑子便是。”程灵素笑道:“那倒不用,跟我说话当然可以。第二,不能跟人动武,放暗器点穴,一概禁止。第三,不能离开我三步之外。”

胡斐点头答应,心想:“原来她带我去见毒手药王。她叫我不能离开她身边三步,自是怕我中毒受害了。”不由得精神一振,道:“咱们这便去么?”程灵素道:“得带些东西。”走进自己房内,过了约一盏茶时分,挑了两只竹箩出来,箩上用盖盖着,不知里面放着些什么,看她模样,挑得颇为吃力。

胡斐道:“我来挑!”接过扁担,一放上肩头,几有一百二三十斤。两只竹箩轻重悬殊,一只甚重,一只却颇轻,挑来很不方便。他把较轻的竹萝放得离肩头远些,扁担两头便可大致平衡。只见钟兆文兀自伏在桌上呼呼大睡,经过他身旁便闻到一股浓烈酒气。

两人出了茅舍,程灵素将门带上,在前引路。胡斐道:“灵姑娘,我问你一件事,成不成?”程灵素道:“成啊,就怕我答不上。”胡斐道:“你如答不出,天下就没第二个人答得出了。钟大哥滴水没人口,怎地会醉成这样?”程灵素轻轻一笑,道:“就因他滴水不肯入口,才吃了亏。”胡斐道:“这个我就不懂了。钟大哥是老江湖,鄂北鬼见愁钟氏三雄,在武林中也算颇有名声。我却是个见识浅陋之人,哪知道他处处小心,反而……”说到这里,住口不说了。

程灵素道:“你说好了!他处处小心,反而着了我道儿,是不是?处处小心提防便有用了吗?只有像你这般,才会太平无事。”胡斐道:“我怎么啊?”程灵素笑道:“叫你挑粪便挑粪,叫你吃饭便吃饭。这般听话,人家怎会忍心害你?”胡斐笑道:“原来做人要听话才好。可是你整人的法儿也太巧妙了些,我还是摸不着头脑。”

程灵素道:“好,我教你个乖。厅上有一盆小小白花,你瞧见了么?”胡斐当时没留意,这时一加回想,果然记得窗口一张小几上放着一盆小朵儿白花。程灵素道:“这盆花叫做醍醐香,花香醉人,极是厉害,闻得稍久,便跟饮了烈酒一般无异。我在汤里、茶里都放了解药。谁叫他不喝啊?”

胡斐这才恍然,不禁对这位姑娘大为敬畏,暗想自来只听说有人在饮食之中下毒,哪知她下毒的方法却高明得多,对方不吃不喝反而会中毒。程灵素道:“待会回去我便给他解药,不用担心。”胡斐心中一动:“这位姑娘既擅用药物,说不定能治苗大侠的伤目,那便不须去求什么毒手药王了。”问道:“灵姑娘,你知道解治断肠草毒性的法子吗?”程灵素道:“难说。”

胡斐听她说了这两个字,便没下文,不便就提求医之事,见她脚步轻盈,在前不疾不徐地走着,虽不是施展轻功,但没过多少时光已走了六七里路,瞧方向是走向正东,不是去药王庄的道路,忽又想到一事,说道,“我还想问一件事,刚才我和钟大哥去药王庄,你说还是向东北方去的好,故意叫我们绕道多走了二十几里路。这其中的用意,我一直没能明白。”

程灵素道:“你真正想问我的,还不是这件事。我猜你是想问:‘药王庄明明是在西北,咱们怎么向东走?’”胡斐笑道:“你既猜到了,那我一并请问便是。”程灵素道:“咱们所以不朝药王庄走,因为并不是去药王庄。”这一下,胡斐又是始料所不及,“啊”了一声。

程灵素又道:“白天我要你浇花,一来是试试你,二来是要你耽搁些时光,后来再叫你绕道多走二十几里,也是为了要你多耗时刻,这样便能在天黑之后再到药王庄外。只因药王庄外所种的血矮栗,一到天黑,毒性便小,我给你的蓝花才克得它住。”

胡斐听了钦服无已,万想不到用毒使药,竟有这许多学问,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姑娘用心惲至,更非常人所及,当下说到在洞庭湖见到的两名死者。程灵素听说两名死者脸上满是黑点,肌肉扭曲,哼了一声,道:“这种鬼蝙蝠的毒无药可治。他们什么也不顾了。”胡斐心想:“‘鬼蝙蝠’是什么毒,反正她说了我也不懂。一意听她吩咐行事便了,做人听话便不吃亏。多说多问,徒然显得自己一无是处。”便不再询问,跟在她身后一路向东。

又走了五六里路,进了一座黑黝黝的树林。程灵素低声道:“到了。他们还没来,咱们在这林子中等候,你把这只竹箩放在那株树下。”说着向一株大树一指。胡斐依言提了那只分量甚重的竹箩过去放好。程灵素走到离大树八九丈处的一丛长草旁,道:“这只竹箩给我提过来。”随即拨开长草,钻进了草丛。

胡斐也不问谁还没来,等候什么,记着不离开她三步的约言,便提了另一只竹箩,也钻进草丛,挨在她身旁。仰头向天,见月轮西斜,已过夜半。树林中虫声此起彼伏,偶然也听到一二声枭鸣。程灵素吹熄灯笼,递给他一粒药丸,低声道:“含在口里,别吞下!”胡斐看也不看便放入嘴中,但觉味道极苦。

两人静静坐着,过了小半个时辰,胡斐只觉这一日一晚的经历大是诡异,当真是生平从所未遇之奇。突然之间,想到了袁紫衣:“不知她这时身在何处?如果这时在我身畔的,不是这个瘦瘦小小的姑娘而是袁姑娘,不知她要跟我说什么?”一想到她,便伸手入怀去摸玉凤。

忽然程灵素伸手拉了他衣角,向前一指。胡斐顺着她手指瞧去,只见远处一盖灯笼,正渐渐移近。本来灯笼的火光必是暗红色,这盖灯笼发出的却是碧油油的绿光。灯笼来得甚快,不多时已到身前十余丈外,灯下瞧得明白,提灯的是个驼背女子,走起路来左高右低,看来右脚是披的。她身后紧随着一个汉子,身材魁梧,腰间插着明晃晃的一把尖刀。

胡斐想起钟兆文的说话,身子微微一颤,寻思:“钟大哥说,有人说毒手药王是个屠夫模样的大汉,又有人说药王是个又驼又跛的女子。那么这两人之中,必有一个是药王。”斜眼向程灵素看去,树影下见不到她脸色,但见她一对清澈晶莹的大眼,目不转睛地望着两人,神情显甚紧张。胡斐登时起了侠义之心:“这毒手药王如要不利于她,我便拼着性命不要,也要护她周全。”

那一男一女渐渐走近。只见那女子容貌文秀,虽身有残疾,仍可说得上是个美女,那大汉却满脸横肉,形相凶狠,两人都是四十来岁年纪。胡斐一身武功,便遇到巨寇大贼环攻,也无所畏惧,但这时心却评评乱跳,知道对付这种人,武功再强也未必管用,自己登时便如面临大敌,而身无半分武功一般。

那两人走到胡斐身前七八丈处,忽然折而向左,又走了十余丈,这才站定身子。那大汉朗声叫道:“慕容师兄,我夫妇依约前来,便请露面相见吧!”

他站立之处距胡斐并不甚远,突然开口说话,声音又大,把胡斐吓了一跳。那大汉喊了两遍,没人答话,胡斐心道:“这两人原来是一对夫妻。这里除了咱们四人,再没旁人,哪里还有什么慕容师兄?”

那驼背女子细声细气地道:“慕容师兄既不肯现身,我夫妇迫得无礼了。”

胡斐暗暗好笑:“这叫做一报还一报。适才我到药王庄来拜访,说什么你们也不理睬,这时候别人也给一个软钉子你们碰碰。”见那女子从怀中取出一束干草,伸到灯笼中去点燃了,立时发出一股浓烟,过不多时,林中便白雾弥漫,烟雾之中微有植香气息,倒也并不难闻。

胡斐听她说“迫得无礼”四字,知道这股烟雾定然厉害,但自己却也不感到有何不适,想必是口中含了药丸之功,转头向程灵素望了一眼。这时她也正回眸瞧他,目光中充满了关注之意。胡斐心中感激,微微点了点头。

烟雾越来越浓,突然大树下的竹箩中有人大声打了个喷嚏。

胡斐大吃一惊:“怎地竹箩中有人?我挑了半天竟毫不知情。那么我跟程姑娘的说话,都让他听去了?”自忖对毒物医药之道虽一窍不通,但练了这许多年武功,决不能挑着一个人走这许多路而茫然不觉,除非这是个死人,那又做别论。他既会打喷嚏,当然不是死人。只听竹萝中那人又连打几个喷嚏,箩盖掀开,跃了出来。但见他长袍儒巾,正是日间所见在小山上采药的那教书先生。

这时他衣衫凌乱,头巾歪斜,神情狼狈,已没半点日间所见的儒雅镇定神态,一见到那男女二人,便怒声喝道:“好啊,姜师弟、薛师妹,你们下手越来越阴毒了。”

那夫妇俩见他这般模样,也似颇出意料之外。那大汉冷笑道:“还说我们下手阴毒?你这般躲在竹箩之中,谁又料得到了?慕容师兄……”他话未说完,那书生嗅了几下,神色大变,急从怀中摸出一样物事,放入口中。

那驼背女子将散发浓烟的草药一足踏灭,放回怀中,说道:“大师哥,来不及啦,来不及啦!”那书生脸如土色,颓然坐倒在地,过了半晌,说道:“好,算我栽了。”

那大汉从怀中摸出一个青色瓷瓶,举在手里,道:“解药便在这里。你师侄中了你的毒手,得拿解药来换啊。”那书生道:“胡说八道!你们是说小铁哥么?我几年没见他了,下什么毒手?”那驼背女子道:“你约我们到这里,便只要说这句话么?”转头向那大汉道:“铁山,咱们走吧。”说着掉头便走。那大汉尚有犹豫,道:“小铁……”那女子道:“他恨咱们入骨,宁可自己送了性命,也决不肯饶过小铁。这些年来,难道你还想不通?”那大汉不愿就此便走,说道:“大师哥,咱们多年以前的旧怨,到这时何必再放在心上?小弟奉劝一句,还是交换解药,把这个结同时解开了吧!”这几句一得甚是诚恳。

那书生问道:“薛师妹,小铁中了什么毒?”那女子冷笑一声,并不回答。那大汉道:“大师哥,到这地步,也不用假惺惺了。小弟恭贺你种成了七心海棠……”那书生大声道:“谁种成了七心海棠?难道小铁中的是七心海棠之毒?我没有啊,我没有啊!”他说这几句话时神情惶急,语音也已发颤。

两夫妇对望了一眼,那女子道:“好,慕容师兄,废话少说。你约我们到这里来相会,有什么吩咐?”那书生搔头道:“我没约啊,是你们把我搬到这里来,怎么反说是我相约?”说到这里,又气又愧,突然飞起一腿,将竹箩踢出了六七丈。

那女子冷冷地道:“难道这封信也不是你写的?师兄的字迹,我生平瞧得也不算少了。”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张纸笺,左手一扬,纸笺便向那书生飞了过去。那书生伸手欲接,突然缩手,跟着挥掌拍出,掌风将那纸笑在空中一挡,左手中指轻弹,发出一枚暗器。这暗器是一枚长约三寸的透骨钉,射向纸笺,啪的一声,将纸笺钉在树上。

胡斐暗自心惊:“跟这些人打交道,对方说一句话,喷一口气,都要提防他下毒。这书生不敢用手去接纸笺,自是怕笺上有毒了。”只见驼背女子提高灯笼,火光照耀纸笺,白纸上两行大字,胡斐虽在远处,也看得清楚,见纸上写着道:姜薛两位:三更后请赴黑虎林,有事相商,知名不具。

那两行字笔致枯瘦,却颇挺拔,字如其人,和那书生的身形隐隐然有相类之处。

那书生“咦”的一声,似乎甚是诧异。

那大汉问道:“大师哥,有什么不对了?”那书生冷冷地道:“这信不是我写的。”此言一出,夫妇两人对望了一眼。那驼背女子冷笑一声,显是不信他的说话。那书生道:“信上的笔迹,倒真和我的书法甚是相像,这可奇了。”他伸左手摸了摸颏下胡须,勃然怒道:“你们把我装在竹箩之中,抬到这里,到底干什么来啦?”那女子道:“小铁中了七心海棠之毒,你到底给治呢,还是不给治?”那书生道:“你拿得稳么?当真是七心……七心海棠么?”说到“七心海棠”四字时声音微颤,语音中流露了强烈的恐惧之意。

胡斐听到这里,心中渐渐明白,定是另有一个高手从中拨弄,以致这三人说来说去,言语总是不能接榫。那么这高手是谁呢?

他不自禁地转头向身旁程灵素望了一眼,但见她一双朗若明星的大眼在暗影下炯炯发光。难道这个面黄肌瘦的小姑娘竟有这般能耐?这可太也令人难以相信!

他正自凝思,猛听得一声大喝,声音呜呜,极是怪异,忙回过头来,只见那书生和那对夫妇已欺近在一起,各自蹲着身子,双手向前平推,六攀相接,口中齐声“呜呜”而呼。书生喝声峻厉,大汉喝声粗猛,那驼背女子的喝声却高而尖锐。三人的喝声都是一般漫长,连续不断。突然之间,喝声齐止,那书生纵身后跃,寒光闪动,发出一枚透骨钉,将灯笼打灭,跟着那大汉大叫一声:“啊哟!”显是中了书生的暗算,身上受伤。

这时弦月已经落山,林中更无光亮,只觉四下里处处都是危机,胡斐顺手拉着程灵素的手向后一扯,自己挡在她身前。这一挡他未经思索,只觉凶险迫近,非尽力保护这弱女子不可,至于凭他之力是否保护得了,却决未想到。

那大汉叫了这一下之后,立即寂然无声,树林中虽共有五人,竟没半点声息。

胡斐又听到了草间的虫声,听到远处猫头鹰的咕咕而鸣。忽然之间,一只软软的小手伸了过来,握住了他粗大的手掌。胡斐身子一颤,随即知道这是程灵素的手,只觉柔嫩纤细,倒像十三四岁女童的手掌一般。

在一片寂静之中,眼前忽地升起两股袅袅的烟雾,一白一灰,两股烟像两条活蛇一般,自两旁向中央游去,互相撞击。同时嗤嗤嗤轻响不绝,胡斐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隐约见到左右各有一点火星。一点火星之后是那个书生,另一点火星之后是那驼背女子。两人都蹲着身子,鼓气将烟雾向对方吹去,自是点燃了草药,发出毒烟,要令对方中毒。

两人吹了好一会儿,林中烟雾弥漫,越来越浓。突然之间,那书生“咦”的一声,抬头瞧着先前钉在大树上的那张纸笺。胡斐见那纸笺微微摇晃,上面发出闪闪光芒,竟是写着发光的几行字。那夫妇二人也大为惊奇,转头瞧去,只见那几行字写道:字谕慕容景岳、姜铁山、薛鹊三徒知悉:尔等互相残害,余甚厌恼,宜即尽释前愆,继余遗志,是所至嘱。余临终之情,素徒当为详告也。

僧无嗔绝笔

那书生和女子齐声惊呼:“师父死了么?程师妹,你在哪里?”

程灵素轻轻松开了胡斐的手,从怀里取出一根蜡烛,晃火折点燃了,缓步走出。

书生慕容景岳、驼背女子薛鹊都脸色大变,厉声问道:“师父的《药王神篇》呢?是你收着么?”程灵素冷笑道:“慕容师兄、薛师姊,师父教养你们一生,恩德如山,你们不关怀他老人家生死,却只问他遗物,未免太过无情。姜师兄,你怎么说?”

那大汉姜铁山受伤后倒在地下,听程灵素问及,抬起头来,怒道:“小铁之伤,定是你下的毒手,这里一切,也必是你这小丫头从中摘鬼!快将师父遗书交出来!”程灵素凝目不语。慕容景岳喝道:“师父偏心,定是交了给你!”薛鹊道:“小师妹,你将师父遗书取出来,大伙儿一同观看吧。”口吻中诱骗之意再也明白不过。

程灵素说道:“不错,师父的《药王神篇》确是传了给我。”她顿了一顿,从怀中又取出一张纸笺,说道:“这是师父写给我的谕字,三位请看。”说着交给薛鹊。薛鹊伸手待接,姜铁山喝道:“师妹,小心!”薛鹊猛地省悟,退后了一步,向身前的一棵大树一指。程灵素叹了口气,在头发上拔下一枚银簪,插在笺上,手一扬,连簪带笺飞射出去,钉在树上。

胡斐见她这一下出手,功夫甚是不弱,心想:“真想不到这么一个瘦弱幼女,竟跟这三人是同门师兄妹。”眼望纸笺,借着她手中錯烛的亮光,见笑上写道:字谕灵素:余死后,尔传告师兄师姊。三人中若有念及老僧者,尔可将无嗔医录示之。无悲恸思念之情者,恩义已绝,非我徒矣。切切此嘱。

僧无嗔绝笔

慕容景岳、姜铁山、薛鹊三人看了这张谕宇,面面相觑,均思自己只关念着师父的遗物,对师父因何去世固然不问一句,更无半分哀痛悲伤之意。

慕容景岳与薛鹊只呆了一瞬之间,突然齐声大叫,同时发难,向程灵素扑来。姜铁山也挣扎着撑起,挥拳击向程灵素。

胡斐叫道:“灵姑娘小心!”飞纵而出,眼见薛鹊的双掌已拍到程灵素面前,忙运掌力向前击出,单掌对双掌,腾的一声,将薛鹊震开,跟着勾住她手腕抛出二丈以外,右掌随即回转,一勾一带,刁住姜铁山的手腕,运起太极拳的“乱环诀”,借势力抛,姜铁山一个肥大的身躯直飞了出去,掷得比薛鹊更远,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下。

这两人虽擅于下毒,武功却非一流高手。他回过身来,待要对付慕容景岳,只见他晃了两晃,一跤跌倒,俯在地下,再也站不起来。

薛鹊气喘吁吁地道:“小师妹,你伏下好厉害的帮手啊,这小伙子是谁?”

胡斐接口道:“我姓胡名斐,贤夫妇有事尽管找我便是……”

程灵素顿足道:“你还说些什么?”

胡斐一怔,只见姜铁山慢慢站起身来,夫妇俩向胡斐狠狠瞪了一眼,相互持扶,跌跌撞撞地出了树林。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新修版《飞狐外传》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九章 毒手药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