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修订版《鹿鼎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十二回 语带滑稽吾是戏 弊清摘发尔如神

小说:修订版《鹿鼎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韦小宝走出大门,见门外站着四名太监,却都不是熟人。

为首的太监道:“桂公公,皇上半夜三更里都要传你去,啧啧啧,皇上待你,那真是没得说的。瑞副总管呢?皇上传他,跟桂公公同去见驾。”韦小宝心中一凛,说道:“瑞副总管回宫了吗?我可从来没见过。”那太监道:“是吗?咱们这就赶快先去罢。”说着转身过来,在前领路。

韦小宝暗暗纳罕:“他为什么问我瑞副总管?皇上怎知道瑞副总管跟我在一起?”又想:“我是副首领太监,职位比你高得多,你怎地走在我前面?你年纪不小了,难道还不懂宫里规矩。”问道:“公公贵姓?咱们往日倒少见面。”那太监道:“我们这些闲杂小监,桂公公自然不认得。”韦小宝道:“皇上派公公来传我,那也不是闲杂小监了。”说话之间,见他转而向西,皇帝的寝宫却是在东北面,韦小宝道:“你走错了罢?”那太监道:“没错,皇上在向太后请安,刚才闹刺客,怕惊了慈驾。咱们去慈宁宫。”

韦小宝一听到去见太后,吃了一惊,便停了脚步。走在他后面的三名太监之中,有二人突然向旁一分,分站左右,四人将他挟在中间。

韦小宝一惊更甚,暗叫:“糟糕,糟糕!哪里是皇上来叫我去,分明是太后前来捉拿我的。”虽不知这四人是否会武,但以一敌四,总之打不赢,一闹将起来,众侍卫闻声赶至,哪里还逃得脱?他心中怦怦乱跳,笑嘻嘻的道:“是去慈宁宫吗?那倒好得很,太后每次见到我,不是金银,便是糖果糕饼,定有赏赐。皇太后待奴才们最好的了,她说我小孩子家贪嘴,总是赏不少吃的。”说着便走上了通向太后寝宫的回廊。四名太监见他依言去慈宁宫,便回复了一前三后的位置。

韦小宝道:“上次见到太后,运气当真好极。太后说我拿了鳌拜,功劳不小,一赏就赏了我五千两金子,二万两银子。

我力气太小,可哪里搬得动?太后说:‘搬不动,慢慢搬。小桂子啊,你这钱怎么个用法?’我说:‘回太后:奴才最喜欢结交朋友,身边有了金子银子,太监之中哪个跟奴才说得来的,奴才就送给他们些。有钱大家花啊!’”他信口胡扯,脑中念头急转,筹思脱身之计。

他身后那太监道:“哪有赏这么多的?”韦小宝道:“哈,不信吗?瞧我的。”从怀中摸出一大叠银票,有的是五百两一张,有的一千两,也有的二千两的。灯笼的火光照映之下,看来依稀不假,四名太监只瞧得气也透不过来,都停住了脚步。韦小宝抽了四张银票,笑道:“皇上和太后不断赏钱,我怎么花得光?这里四张银票,有的二千两,有的一千两,四位兄弟碰碰运气,每个人抽一张去。”

四名太监都是不信,世上哪有将几千两银子随手送人的都不伸手去抽?

韦小宝道:“身边银子太多,没地方花用,有时也不大快活。眼下我去见太后和皇上,又不知要赏多少银子给我了。”

说着将银票高高扬起,在风中抖动,斜眼察看周遭地形。

一名太监笑道:“桂公公,你真的将银票给我们,可不是开玩笑罢?”韦小宝道:“有甚么玩笑好开?我们尚膳监里的兄弟们,哪一个不得过我千儿八百的?来来来,碰碰手气,哪一位兄弟先来抽?”那太监笑嘻嘻的道:“我先来抽。”韦小宝道:“等一会儿,你们看清楚了。”将四张银票凑到灯笼火光之下。四名太监看得分明,果然都是一千两、二千两的银票,都不由得脸上变色。太监不能娶妻生子,又不能当兵做官,于金银财物比之常人便加倍的喜欢。这四人虽在宫中当差已久,但一千两、二千两银子的银票,却也从没见过。

韦小宝扬起手来,将银票在风中舞了几下,笑道:“好,这位大哥先来抽!”

那太监伸手去抽,手指还没碰到银票,韦小宝一松手,四张银票被风吹得飞了出去,飘飘荡荡,飞上花丛。韦小宝叫道:“啊哟,你怎么不抓牢?快抢,快抢,哪一个抢到,银票便是他的。”四名太监拔步便追。

韦小宝叫道:“快抓,别飞走了!”身子一矮,钻入了早就瞧瞧了的假山洞中。他知御花园这一带的假山极多,山洞连环曲折,钻了进去之后,一时可还真不容易找到。

四名太监赶着去抢银票,两个人各拾到一张,一人拾到了两张,却有一人落空,两人登时争执起来。一个说:“桂公公说的,谁拾到便是谁的,两张都是我的。”一个说:“说好一个人一张,快分一张来。我只要那张一千两的,也就是了。”那人道:“什么一千两的?说得好轻松自在,一两的也没有。”没拾到银票的一把抓住他胸脯,道:“你给不给?咱们请桂公公评评这个理。”一转身,韦小宝已然不知去向。四人大吃一惊,齐声大叫,四下找寻。没拾到银票的太监兀自不肯罢休,抓住了拾到两张之人的衣襟,定要他分一张过来。韦小宝早已躲在十余丈外的山洞之中,听二人大声争吵,暗暗好笑,寻思:“我躲到天明,从侧门溜出宫去,那是再也不回来了。”只听一名太监道:“太后吩咐的,说什么也要将桂公公和瑞副总管立即传去。他……他……可躲到哪里去了?”另一名太监道:“他在宫里,也躲不到哪里去。只是他给银票的事,可不能说出来。郝兄弟,你两张银票,就分一张给小劳,否则他一定会抖出来,大家发不成财,还得糟糕。”忽听得脚步声响,西首有几人走近,一人说道:“今晚宫中闹刺客,只怕大伙儿明儿都要受处分。”韦小宝一听,便知是宫中的侍卫。另一人道:“只盼桂公公在皇上面前多说几句好话。”又一人道:“桂公公年纪虽小,为人可真够交情,实在难得。”

韦小宝大喜,从山洞中钻了出来,低声道:“众位兄弟,快别作声。”当先两个侍卫提着灯笼,轻声叫道:“桂公公。”韦小宝见这群侍卫共有十五六人,正是刚才到自己窗口来过的那批人。他记得这些人的名字,说道:“张大哥,赵大哥,那边四名太监勾结刺客,大伙儿快去拿住了,功劳不小。”跟着又叫了几人名字,说道:“赫大哥,鄂大哥,先点了这四个人的哑穴,要不然便打落他们下巴,别让他们大声嚷嚷,惊动了皇上。”

众侍卫听说是四名太监,却也不放在心上,作个手势,吹熄了灯笼,伏低身子,慢慢掩将过去。那四名太监两个在山洞中找韦小宝,两个在争银票,都是全神贯注。众侍卫合围之势一成,一声低哨,四面八方涌将出来,三四人服侍一个,将四名太监掀翻在地。这些侍卫武功并不甚高,谁也不会点穴,或使擒拿手法,或以掌击,打落了四人下巴。四名太监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明所以,惊惶已极。

韦小宝指着旁边一间屋子,喝道:“拉进去拷问!”众侍卫将四名太监横拖倒曳,拉进厢厅,有人点起了灯笼,高高举起。韦小宝居中一坐,众侍卫拉四名太监跪下。四人奉了太后之命来捉人,如何肯跪?众侍卫拳打足踢,强行按倒。

韦小宝道:“你们四人刚才鬼鬼祟祟的,在争什么东西?

说什么一千两是你的,二千两是我的?又说什么外面来的朋友这趟运气不好,给狗侍卫们害死了不少。‘外面来的朋友’是什么朋友?为什么叫侍卫大人‘狗侍卫’?”

众侍卫大怒,一脚脚往四人背上踢去。四名太监肚中大叫“冤枉”,却哪里说得出口?韦小宝又道:“我跟在你们背后,听到一个说:‘是我带路的,那两张银票,是他给我的,怎可分给你?’”说着向那抓到两张银票的太监一指,又指着那没抢到银票的太监道:“你说:‘大家一起干这件大事,杀头抄家,罪名都是一般,为什么不分给我?不行,一定要分。’”指着另一名太监道:“你说:‘郝兄弟,你两张银票,就分一张给小劳,否则他一定会抖出来,大家发不成财,还得杀头抄家。’这句话是你说的,是不是?你们一起干什么大事?为什么有杀头抄家的罪名?又分什么银票不银票的。”

众侍卫道:“他们给刺客带路,自然犯的是杀头抄家的大罪。分什么银票,搜搜他们身上就是了。”一搜之下,立时便搜了那四张银票出来,众侍卫见这四张银票数额如此巨大,都大声叫了起来。一名寻常太监的月份银子,不过四两、六两,忽然身上各怀巨款,哪里还有假的?那姓赵的侍卫问那身上有两张银票的太监:“你姓郝?”那太监点了点头。那姓赵的侍卫又问身上没有银票的太监:“你姓劳?”那太监面无人色,也点了点头。一名侍卫道:“好啊,刺客给了你们这许多银子,你们就给刺客带路,叫他们‘外面的朋友’,叫我们‘狗侍卫’?你奶奶的!”一脚用力踢去,那姓郝的太监眼珠突出,口中荷荷连声。那姓赵的侍卫道:“不可莽撞,得好好盘问。”俯身伸手,在那姓劳太监的下颚骨上一托,给他接上了下巴。韦小宝喝道:“你们干这件大事,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这等大胆,快快招来!”那太监道:“冤枉,冤枉!是太后吩咐我们……”

韦小宝一跃而前,左手按住他嘴巴,喝道:“胡说八道!

这种话也说得的?你再多口,立时便杀了你。”右手拔出匕首,倒转剑柄,在他天灵盖上重击两下,将他击得晕了过去,转头向众侍卫道:“他说这是太后指使,这……这……这可是大祸临头了。”

众侍卫一齐脸上变色,说道:“太后吩咐他们将刺客引进宫来?”他们都知皇上并非太后的亲生儿子,太后向来精明果断,难道皇上得罪了太后,因而……因而……宫闱之中勾心斗角,什么可怕的事情都有,自己竟然牵涉于其中,委实性命交关。

韦小宝问另一名太监:“你们当真是太后派来办事的?这件事干系重大,可胡说不得。当真是太后差遣的?”那太监说不出话,只是连连点头。韦小宝道:“这几张银票,也是太后给的?”三名太监一齐摇头。韦小宝道:“好!你们是奉命办事,并不是自己的主意,是不是?”三名太监连连点头。韦小宝道:“你们要死还是要活?”这句话可不易用点头来表示,三名太监一人点头,一人摇头,另一人先点头后摇头,想想不对,又大点其头。韦小宝问道:“你们要死?”三人摇头。韦小宝问:“要活?”三人头点得快极。

韦小宝一拉两名为首的侍卫,三人走到屋外。韦小宝低声道:“张大哥、赵大哥,咱们的吃饭家伙,这一趟只怕要搬一搬家了。”那姓张的名叫张康年,姓赵的叫赵齐贤,都是汉军旗的,早已给吓得神魂不定,齐道:“那……那怎么办?”韦小宝道:“我是半点主意也没有,张大哥、赵大哥瞧着该怎么办?”张康年道:“倘若张扬出来,也不知会闹到什么地步,如果能够遮掩,那是最好不过。”赵齐贤道:“是啊,不如将这四名太监放了,大家装作没这回事就是。”张康年道:“就只怕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韦小宝道:“放了他们,本来极好,不过要他们不可去禀明太后。否则的话,太后一怒之下,要杀人灭口,这四个太监固然活不成,咱们这里一十七个兄弟,多半要分成了三十四截。”张赵二人同时打个寒战。张康年举起右掌,虚劈一掌。韦小宝向赵齐贤瞧去,赵齐贤点点头,问道:“他们身边那四张银票?”韦小宝道:“这六千两银子,众位大哥分了就是。我是吓得魂飞魄散,只求这件事不惹上身来,银子是不要的了。”张赵二人听得有六千两银子好分,每人可分得三百多两,更无迟疑,转身入来,在四名亲信耳边说了几句话。

那四人点了点头,拉起四名太监,说道:“你们既是太后身边的人,这就回去罢!”

四名太监大喜,走出屋去,四名侍卫跟了出去。只听得外面“荷荷荷荷”几声惨叫,跟着外面一名侍卫叫道:“有刺客,有刺客!”另一人叫道:“啊哟,不好,刺客杀死了四个太监。”四名侍卫走进屋来,向韦小宝道:“桂公公,外边又有刺客,害死了四位公公。”

韦小宝长叹一声,道:“可惜,可惜!刺客逃走了,追不上了?”一名侍卫道:“就没见到刺客的影子。”韦小宝道:“嗯,那是谁也没法子了。四位公公给刺客刺杀之事,你们这就去禀明多总管罢!”众侍卫强忍笑容,齐声应道:“是!”韦小宝再也忍耐不住,哈哈大笑。众侍卫也都大笑不止。韦小宝笑道:“众位大哥,恭喜发财,明儿见。”韦小宝兴匆匆回到住处,将到门口,忽听得花丛中有人冷冷的道:“小桂子,你好!”韦小宝一听得是太后的声音,大吃一惊,转身便逃,奔出五六步,只觉一只手搭上了左肩肩头,全身酸麻,便如有几百斤大石压在身上,再也难以移步。他急忙弯腰,伸手去拔匕首,手指刚碰到剑柄,右手上臂已吃了一掌,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只听得太后沉声道:“小桂子,你年纪轻轻,真好本事啊。不动声色,杀了我四名太监,还会插赃嫁祸,连我都敢诬陷,哼,哼……”

韦小宝心中只连珠价叫苦,情急之下,料想太后对自己恨之入骨,什么哀求都是无用,只有豁出性命,狠狠吓她一吓,挨得过一时三刻,再想法子逃命,说道:“太后,你此刻杀我,已经迟了,可惜啊,可惜。”太后冷冷的道:“可惜什么?”韦小宝道:“你想杀我灭口,只可惜迟了一步。刚才那些侍卫们说些什么话,想来……想来你都听到了。”太后阴森森的道:“你说我派这四名没用的太监,勾引刺客入宫。哼,我又为的是什么?”

韦小宝道:“我怎知道你为的是什么,皇上就多半知道。”反正这条性命十成中已死了九成九,索性给她无赖到底。

太后怒极,冷笑道:“我掌力一吐,立即叫你毙命,那未免太便宜了你这小贼。”

韦小宝道:“是啊,你掌上使劲,就杀了小桂子,明日宫里人人都知道了。‘小桂子怎么死了?’‘自然是太后杀的。’‘太后干么杀他?’‘因为小桂子撞破了太后的秘密。’‘什么秘密啊?’‘这件事说来话长,来来来,你到我屋子里来,我仔仔细细的说给你听。你千万不能跟旁人说啊,这件事委实非同……非同小可。’”

太后气得搭在他肩上的手不住发抖,缓了一口气,才道:“大不了也只那十几名侍卫知道,我杀了你之后,立刻命瑞栋将这十几个家伙都抓了起来,立刻处死,还有什么后患?”韦小宝哈哈大笑。太后道:“死到临头,还亏你笑得出。”韦小宝道:“太后,你说要瑞栋杀人?他……他……哈哈……”太后问道:“他怎么样?”韦小宝道:“他早已给我……”本想说“他早已给我一刀毙了”,突然间灵机一动,又“哈哈”了几声。太后又问:“早已给你怎么样?”韦小宝道:“他早已给我收得帖帖服服,再也不听你的话啦。”

太后冷笑一声,道:“凭你这小鬼能有多大本事,能叫瑞副总管不听我的话。”

韦小宝道:“我是个小太监,他自然不怕。瑞副总管怕的却是另一位。”太后颤声道:“他……他怕的是皇上?”韦小宝道:“我们做奴才的,自然怕皇上,那也怪他不得啊,是不是?”

太后道:“你跟瑞栋说了些什么?”韦小宝道:“什么都说了。”

太后喃喃的道:“什么都说了。”沉默半晌,道:“他……他人呢?”

韦小宝道:“他去得远了,很远很远,再也不回来了。太后,你要见他,当然挺好,大大的好,就只怕不怎么容易。”

太后惊问:“他出宫去了?”韦小宝顺水推舟,说道:“不错。他说他既怕皇上,又怕了你,夹在中间难做人,只怕有什么性命的忧愁,又有什么杀身的大祸,不如高走远飞。”太后道:“高飞远走。”韦小宝道:“对,对!太后,你怎么知道?你听到他说这句话么?他是高飞远走了!”

太后哼了一声,说道:“他连官也不要做了?逃到哪里去啦?”韦小宝道:“他……他是到……”心念一动,道:“他说到什么台山,什么六台、七台、八台山去啦。”太后道:“五台山!”韦小宝道:“对,对!是五台山。太后,你什么都知道。”

太后问道:“他还说什么?”韦小宝道:“也没说什么。只不过……只不过说,我托他的事,他无论如何会办到的。他赌了咒,立下了重誓,什么千刀万剐、绝子绝孙的。”太后道:“你托他办什么事?”韦小宝道:“也没什么。瑞副总管本来说,他不做官也不打紧,就是出门没盘缠,那又不是一年半载的事。我就送了他二万两银子的银票。”太后道:“你倒发财得紧哪,哪里来的这许多银子?”韦小宝道:“那也是旁人送的,康亲王送些,索额图大人送些,吴三桂的儿子也送了些。”太后道:“你出手这样豪爽,瑞栋自然要感恩图报了,你到底要他办什么事?”韦小宝道:“奴才不敢说。”太后厉声道:“你说不说?”搭在他肩头的手掌用力压落。韦小宝“哎唷”一声。太后放松掌力,喝道:“快说!”

韦小宝叹了口气,说道:“瑞副总管答应我,奴才在宫里倘若给人害死,他就将这中间的原因,详详细细禀明皇上。他说他要去写一个奏折,放在身边。他跟奴才约定,每隔两个月,奴才……奴才就……”太后声音发颤,问道:“怎么样?”韦小宝道:“每隔两个月,奴才到天桥去找一个卖……卖冰糖葫芦的汉子,问他:‘有翡翠玛瑙的冰糖葫芦没有?’他就说:‘有啊,一百两银子一串。’我说:‘这样贵啊?二百两银子卖不卖?’他说:‘不卖不卖。你还没归天吗?’我说:‘你去跟老头子说罢!’他就去通知瑞副总管了。”危急之际,编不出什么新鲜故事,只好将陈近南要他和徐天川联络的对答稍加变化。

太后哼的一声,说道:“这等江湖上武人职络的法门,料你这小贼也想不出来,是瑞栋这胆小家伙教你的,是不是?”

韦小宝假作惊奇,说道:“咦!你怎么知道是瑞副总管教我的?是了,他跟我说的时候,你都听到了。”只觉太后按在自己肩头的手不住颤动,过了好一会,听得她问:“你到时候如不去找那卖冰糖葫芦的,那怎么样?”

韦小宝道:“瑞副总管说,他会再等十天,我如仍然不去,那自然是奴才的小命不保,他……他就想法子来禀明皇上。那时候奴才死都死了,本来也没什么好处,不过奴才对皇上一片忠心,要请皇上千万小心,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别要受人暗算。那也是奴才和瑞副总管忠心为主罢啦。”太后喃喃的道:“有怨报怨,有仇报仇,那好得很哪。”韦小宝道:“这些日子来,奴才天天服侍皇上,可半点口风也没露。只要奴才好好活着,在皇上身边侍候,这种事情就永远别让皇上知道的好,又何必让皇上操心呢?”太后吁了口气,说道:“你倒是个大大的好人哪。”韦小宝道:“皇上待奴才很好,太后待奴才可也不坏啊。奴才对太后忠心,说不定太后心中一喜欢,又赏赐些什么,那不是大家都挺美么?”太后嘿嘿嘿的冷笑几声,说道:“你还盼我赏赐你什么,脸皮当真厚得可以。”冷笑声中竟有了几分欢愉之意,语气也已大为宽慰。

韦小宝听得她语气已变,情势大为缓和,忙道:“奴才有什么贪图?只要太后和皇上平平安安的,大家和和气气的过日子,咱们做奴才的就是天大的福气了。太后你老人家万福金安,奴才明儿这就到天桥去,找到那个汉子,叫他尽快去通知瑞副总管,要他守口如瓶。奴才……再要他带三千两银子去,说是太后赏他的。”太后哼了一声,说道:“这种人办事不力,弃职潜逃,我不砍他脑袋是他运气,还赏他银子?”

韦小宝道:“是,是!这三千两银子,自然是奴才出的。太后怎能再赏他银子?”

太后慢慢松开了搭在他肩头的手,缓缓的道:“小桂子,你当真对我忠心么?”

韦小宝跪下地来,连连磕头,说道:“奴才对太后忠心,有千万般好处,若不忠心,脑袋瓜子搬家。小桂子虽然胡涂,这颗脑袋,倒也看得挺要紧的。”

太后点点头,说道:“很好,很好,很好!”说一声“很好”,在他背上拍一掌,连说三声,连拍三掌。韦小宝登时头晕目眩,立时便欲呕吐,喉间“呃呃呃”的不住作声。太后道:“小桂子,那天晚上,海大富那老贼说道,世间有一门叫做什么‘化骨绵掌’的功夫,倘若练得精了,打在身上,可以叫人全身骨骼俱断。这门功夫是很难练的。我自然也不会,不过觉得你这小孩儿很乖,很伶俐,在你背上打三掌试试,也挺有趣的。”

韦小宝胸腹间气血翻涌,再也忍耐不住,“哇”的一声,又是鲜血,又是清水,大口吐了出来,心道:“老婊子不信我的话,还是下了毒手。”

太后道:“你不用害怕,我不会打死你的,你如死了,谁去天桥找那卖冰糖葫芦的呢?只不过让你带点儿伤,干起事来就不怎么伶俐了。”韦小宝道:“多谢太后恩典。”慢慢站起,身子一晃坐倒,又呕了几口血水。太后哈哈一笑,转身没入了花丛。

韦小宝挣扎着站起,慢慢绕到屋后窗边,伏在窗槛上喘了一会子气,这才爬进窗去。

小郡主沐剑屏低声问道:“桂大哥,是你吗?”韦小宝正没好气,骂道:“去你妈的,不是我。”方怡接口道:“小郡主好好问你,你为什么骂人?”韦小宝刚爬到窗口,说道:“我……”一口气接不上来,砰的一声,摔进窗来,躺在地下,再也站不起身。

方怡与沐剑屏齐声“唉哟”,惊问:“怎……怎么啦?你受了伤?”

韦小宝这一交摔得着实不轻,但听得两女的语气中大有关切之意,心情登时大好,哈哈一笑,喘了几口气,又想:“老婊子这几掌,也不知是不是‘化骨绵掌’,说不定她练得不到家,老子穿着宝贝背心,骨头又硬,她化来化去,化老子不掉……”说道:“好妹子和好老婆都受了伤,我如不也伤上一些,那叫什么有福共亨,有难同当呢?”沐剑屏道:“桂大哥,你伤在哪里?痛不痛?”韦小宝道:“好妹子有良心,问我痛不痛。痛本来是很痛的,可是给你问了一声,忽然就不痛了。你说奇不奇怪?”沐剑屏笑道:“你又来骗人了。”

韦小宝手扶桌子,气喘吁吁的站起,心想:“我这条老命现下还在,全靠瑞副总管够交情,肯撑腰,只要老婊子一知瑞副总管已死,韦小宝的老命再也挨不过半个时辰。”从药箱里拿出那只三角形青底白点的药瓶。海老公药箱中药粉、药丸甚多,他却只认得这一瓶“化尸粉”。将瑞栋的尸体从床底下拉出来,取回塞在他怀中的金票和珍玩。

沐剑屏道:“你一直没回来,这死人躺在我们床底下,可把我们两个吓死了。”韦小宝道:“把你们两个都吓死了,这死人岂不是多了两个羞花闭月的女伴?”方怡道:“呸,小郡主,别跟他多说。”

韦小宝道:“我变个戏法,你们要不要看?”方怡道:“不看。”韦小宝道:“不看的就闭上了眼睛。”方怡当即闭上眼睛。

沐剑屏跟着也闭上了眼,但随即又睁开了。

韦小宝从药箱中取出一支小银匙,拔开药瓶木塞,用小银匙取了少数“化尸粉”,倒在瑞栋尸体的伤口之中,过不多时,伤口中便冒出烟雾,跟着发出一股强烈臭味,再过一会,伤口中流出许多黄水,伤口越烂越大。沐剑屏“咦”的一声。

方怡好奇心起,睁开眼睛,一见到这情景,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再也闭不拢了。

尸体遇到黄水,便即腐烂,黄水越多,尸体烂得越快。韦小宝见她二人都有惊骇之色,说道:“你们哪一个不听我话,我将这宝粉洒一点在你们脸上,立刻就烂成这般样子。”沐剑屏道:“你……你别吓人。”方怡怒目瞪了他一眼,惊恐之意,却是难以自掩。韦小宝笑嘻嘻的走上一步,拿着药瓶向她晃了两下,收入怀中。

不多时瑞栋的尸便烂成了两截。韦小宝提起椅子,用椅脚将两截尸身都推在黄水之中,过不了大半个时辰,尽数化为黄水。他吁了一口长气,心想:“老婊子就是差一百万兵到五台山去,也捉不到瑞栋了。”他到水缸中去舀水冲地,洗去尸首中流出来的黄水,没冲得几瓢水,身子一歪,倒在床上,困倦已极,就此睡去。

醒来时天已大亮,但觉胸口一阵烦恶,作了一阵呕,却呕不出什么。只听得沐剑屏关心的声音问道:“桂大哥,好些了吗?”韦小宝坐起身来,才知自己在方沐二人脚边和衣睡了半夜,眼见天色不早,忙跳下床来,说道:“我赶着见皇帝去,你们躺着别动。”想从窗中爬出去,但腰背痛得厉害,只得开门出去,反锁了门。

韦小宝到上书房候不了半个时辰,康熙退朝下来,笑道:“小桂子,听说你昨晚杀了个刺客。”韦小宝请了个安,说道:“皇上圣体安康。”康熙笑道:“你运气好,跟刺客交上了手,我可连刺客的影儿也没见着。你杀的那人武功怎样?你用什么招数杀的?”

韦小宝并没跟刺客动手过招,皇帝武功不弱,可不能随口乱说,灵机一动,想起那日在杨柳胡同白家风际中和白寒枫动手过招的情景,便道:“黑暗之中,我只跟他瞎缠烂打,忽然间他左腿向右横扫,右臂向左横掠……”一面说,一面手脚同时比划。

康熙拍手道:“对极,对极!正是这一招!”韦小宝一怔,问道:“皇上,你知道这一招?”康熙笑道:“你知道这一招叫做什么?”韦小宝早知叫做“横扫千军”,却道:“奴才不知。”

康熙笑道:“我教你个乖,这叫做‘横扫千军’!”韦小宝甚是惊讶,道:“这名字倒好听!”他惊的不是这一招的名称,而是康熙竟然也知道了。

康熙道:“他使这一招打你,你又怎么应付?”韦小宝道:“一时之间,我心慌意乱,眼看对付不了,忽然间想起你跟我比武之时,使过一记极妙的招数,将我摔得从你头顶飞了过去,好像你说过的,是武当派的武功‘仙鹤梳翎’。”康熙大喜,叫道:“你用我的武功破他这招‘横扫千军’?”韦小宝道:“正是。我学的武功,本来不十分高明,幸好咱俩比武打架,打得多了,你使的手法我也记得了一大半。我记得你又这么一打,这么一拗……”康熙喜道:“对,对,这是‘紫云手’与‘折梅手’。”

韦小宝心想:“我拍他马屁,可须拍个十足十!”说道:“我便学你的样,忙去抓他的手,抓是抓住了,就只力气不够,抓得部位又不大对头,给他左手用力一抖,就挣脱了。”

康熙道:“可惜,可惜。我教你,应当抓住这里‘会宗’与‘外关’两穴之间,他就无论如何挣不脱。”说着伸手抓住韦小宝的手腕穴道。韦小宝使劲挣了几下,果然无法挣脱,道:“你早教了我,那也就没有后来的凶险了。”康熙放开了他手,笑问:“后来怎样?”

韦小宝道:“他一挣脱,身子一转,已转在我的背后,双掌击我背心……”康熙叫道:“高山流水!”韦小宝道:“这一招叫做‘高山流水’么?当时我可给他吓得落花流水了,无可奈何之中,只好又用上你的招数。”

康熙笑道:“没出息!怎地跟人打架,不用师父教的功夫,老是用我的招数?”韦小宝道:“师父教的招数,练起来倒也头头是道,一跟人真的拚命,哪知道全不管用,反是你的那些招数,突然之间打从心底里冒了上来。皇上,那时候他手掌边缘已打上我背心,我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又怎能去细想用什么招数!我身子借势向前一扑,从右边转了过去。”康熙道:“很好!那是‘回风步’!”韦小宝道:“是吗?我躲过了他这一招,乘势拔出匕首,反手一剑,大叫一声:‘小桂子,投不投降?’”

康熙哈哈大笑,问道:“怎么叫起小桂子来?”

韦小宝道:“奴才危急之中不知怎地,竟把你的招数学了个十足。这反手一剑,本来是你反手一掌,打在我背心,大叫:‘小桂子,投不投降?’我想也不想的使了出来,嘴里却也这么大叫。他哼了一声,没来得及叫‘投降’,就已死了。”康熙笑道:“妙极,妙极!我这反手一掌,叫作‘孤云出岫’,没想到你化作剑法,一击成功。”康熙练了武功之后,只与韦小宝假打,总不及真的跟敌人性命相拚那么过瘾,此刻听到韦小宝手刃敌人,所用招数全是从自己这里学去的,自是兴高采烈,心想若是自己出手,定比韦小宝更精采十倍,说道:“这些刺客胆子不小,武功却也稀松平常。”韦小宝道:“皇上,刺客的武功倒也不怎么差劲。咱们宫里的侍卫,就有好几个伤在他们手里。总算小桂子命大,曾侍候皇上练了这么久武功,偷得了你的三招两式。否则的话,皇上,你今儿可得下道圣旨,抚恤殉职忠臣小太监小桂子纹银一千两。”

康熙笑道:“一千两哪里够?至少是一万两。”两人同时哈哈大笑。

康熙道:“小桂子,你可知这些刺客是什么人?”韦小宝道:“我就是不知道。皇上明白他们的武功家数,多半早料到了。”康熙道:“本来还不能拿得稳,你刚才这一比划,又多了一层证明。”双手一拍,吩咐在上书房侍候的太监:“传索额图、多隆二人进来。”

那两人本在书房外等候,一听皇帝传呼,便进来磕头。多隆是满洲正白旗的军官,进关之时曾立下不少战功,武功也甚了得,但一直受鳌拜排挤,在官场中很不得意,最近鳌拜倒了下来,才给康熙提升为御前侍卫总管,掌管乾清门、中和殿、太和殿各处宿卫。领内侍卫大臣共有六人,正黄、正白、镶黄三旗每旗两人,其中真正有实权的,只有掌管宫中宿卫的御前侍卫正副总管。多隆新任要职,宫里突然出现刺客,已一晚没睡,心下惴惴,不知皇帝与皇太后是否会怪罪。

康熙见他双眼都是红丝,问道:“擒到的刺客都审明了没有?”多隆道:“回皇上:擒到的活口叛贼共有三人,奴才分别审问,起初他们抵死不说,后来熬刑不过,这才招认,果然……果然是平西王……平西王吴三桂的手下。”康熙点点头,“嗯”了一声。多隆又道:“叛贼遗下的兵器,上面刻着有‘平西王府’的字样。格毙了的叛贼所穿内衣,也都有平西王的标记。昨晚入宫来侵扰的叛贼,证据确凿,乃是吴三桂的手下。就算不是吴三桂所派,他……他也脱不了干系。”

康熙问索额图:“你也查过了?”索额图道:“叛贼的兵器,内衣,奴才都查核过了,多总管所录的叛贼口供,确是如此招认。”康熙道:“那些兵器、内衣,拿来给我瞧瞧。”

多隆应道:“是。”他知道皇帝年纪虽小,却十分精明,这件事又干系重大,早就将诸种证物包妥,命手下亲信侍卫捧着在上书房外等候,当下出去拿了进来,解开包袱,放在案上,立即退了几步。满清以百战而得天下,开国诸帝均通武功,原是不避兵刃,但在书房之中,臣子在皇帝面前露出兵刃,毕竟是颇为忌讳之事。多隆小心谨慎,先行退开。康熙走过去拿起刀剑审视,见一把单刀的柄上刻着“大明山海关总兵府”的字样,微微一笑,道:“欲盖弥彰,固然不对,但弄巧成拙,故意弄鬼做得过了火,却也引人生疑。”

向索额图道:“吴三桂如果派人来宫中行刺犯上,自然是深谋远虑,筹划周详,什么刀剑不能用,干么要携带刻了字的兵器?怎会想不到这些刀剑会失落宫中?”索额图道:“是,是,圣上明见,奴才拜服之至。”

康熙转头问韦小宝:“小桂子,你所杀的那名叛贼,使了什么招数?”韦小宝道:“他使了一招‘横扫千军’,又使一招‘高山流水’。”康熙问多隆:“那是什么功夫?”

多隆虽是满洲贵臣,于各家各派武功倒也所知甚博,这“横扫千军”与“高山流水”两招,又不是生僻的招数,答道:“回皇上:那似乎是云南前明沐王府的武功。”

康熙双手一拍手,说道:“不错,不错。多隆,你的见闻倒也广博。”

多隆登感受宠若惊,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跪下磕头,道:“谢皇上称赞。”

康熙道:“你们仔细想想,吴三桂倘若派人入宫行刺,决不会拣着他儿子正在北京的时候。刺客什么日子都好来,难道定要拣着他儿子来朝见的当口?这是可疑者之一。吴三桂善于用兵,办事周密,派这些叛贼进宫干事,人数既少,武功也不甚高,明知难以成功,有什么用处?这跟吴三桂的性格不合,这是可疑者之二。再说,就算他派人刺死了我,于他又有什么好处,难道他想起兵造反吗?他如要造反,干么派他儿子到北京来,岂不是存心将儿子送来给我们杀头?这是可疑者之三。”

韦小宝先前听方怡说到陷害吴三桂的计策,觉得大是妙计,此刻经康熙一加分剖,登觉处处露着破绽,不由得佩服之极,连连点头。

索额图道:“皇上圣明,所见非奴才们所及。”

康熙道:“你们再想想,倘若刺客不是吴三桂所派,却携带了平西王府的兵器,那有什么用意?自然想陷害他了。吴三桂帮我大清打平天下,功劳甚大,恨他忌他的人着实不少。

到底这批叛贼是由何人指使,须得好好再加审问。”

索额图和多隆齐声称是。多隆道:“皇上圣明。若不是皇上详加指点开导,奴才们胡里胡涂的上了当,不免冤枉了好人。”康熙道:“冤枉了好人吗?嘿嘿!”

索额图和多隆见皇帝不再吩咐什么,便叩头辞出。康熙道:“小桂子,那‘横扫千军’与‘高山流水’这两招,你猜我怎么知道的?”韦小宝心中怦怦跳了两下,说道:“我正在奇怪,皇上怎么知道?”康熙道:“今日一早,我已传了许多侍卫来,问他们昨晚与刺客格斗的情形,一查刺客所使的武功家数,有好几招竟是前明沐家的。你想,沐家本来世镇云南,我大清龙兴之后,将云南封了给吴三桂,沐家岂有不着恼的?何况沐家最后一个黔国公沐天波,便是死在吴三桂手下。我叫人将沐家最厉害的招数演将出来,其中便有这‘横扫千军’与‘高山流水’两招。”韦小宝道:“皇上当真料事如神。”不禁担忧:“我屋里藏着沐家的两个女子,不知他知不知道?”康熙笑问:“小桂子,你想不想发财?”韦小宝听到“发财”两字,登时精神一振,忧心尽去,笑嘻嘻的道:“皇上不叫我发,我不敢发。皇上叫我发财,小桂子可不敢不发。”康熙笑道:“好,我叫你发财!你将这些刀剑,从刺客身上剥下的内衣、刺客的口供,都拿去交给一个人,就有大大一笔财好发。”韦小宝一怔,登时省悟,叫道:“吴应熊!”康熙笑道:“你很聪明,这就去罢。”

韦小宝道:“吴应熊这小子,这一次运道真高,他全家性命,都是皇上给赏的。”康熙道:“你跟他去说什么?”韦小宝道:“我说:姓吴的,咱们皇上明见万里,你爷儿俩在云南干什么事,皇上没一件不知道。你们不造反,皇上清清楚楚,若是,嘿嘿,有什么三心两意,两面三刀,皇上一样的明明白白。他妈的,你爷儿俩还是给我乖乖的罢。”康熙哈哈大笑,说道:“你人挺乖巧,就是不读书,说出话来粗里粗气,倒也合我的意思。他妈的,你爷儿俩给我乖乖的罢,哈哈,哈哈!”

韦小宝听得皇上居然学会了一句“他妈的”,不禁心花怒放,哈哈大笑,捧了刀剑等物走出书房,回到自己屋中。

他刚要开锁,突然间背上一阵剧痛,心头烦恶,便欲呕吐,勉强开锁进门,坐在椅上,不住喘气。

沐剑屏道:“你……你身子不舒服么?”韦小宝道:“见了你的羞花闭月之貌,身子就舒服了。”沐剑屏笑道:“我师姊才是羞花闭月之貌,我脸上有只小乌龟,丑也丑死了。”

韦小宝听她说笑,心情立时转佳,笑道:“你脸上怎么会有只小乌龟?啊,我知道啦,好妹子,你脸蛋儿又光又滑,又白又亮,便如是一面镜子,因此会有一只小乌龟。”沐剑屏不解,问道:“为什么?”韦小宝道:“你跟谁睡在一起?你的脸蛋像是一面镜子,照出了那人的相貌,脸上自然就有只小乌龟了。”方怡道:“呸,你自己过来瞧瞧,小郡主脸上才有只小乌龟。”韦小宝道:“我如过来瞧瞧,好妹子脸上便出现一个又漂亮、又神气的大老爷。”方沐二人都笑了起来。方怡笑道:“小乌龟大老爷,那是个什么大老爷?”三人低笑了一阵。方怡道:“喂,咱们怎么逃出宫去,你得给想个法子。”

韦小宝这些日子来到处受人奉承,但一回到自己屋里,便感十分孤寂无聊,忽然有方沐两个年轻姑娘相陪,虽然每一刻都有给人撞见的危险,可实在舍不得她们就此离去,说道:“这可得慢慢想法子。你们身上有伤,只要踏出这房门一步,立刻便给人拿了。”

方怡轻轻叹了口气,问道:“我们昨晚进宫来的同伴,不知有几人死了,几人给拿了?遭难的人叫什么名字,你可知道么?”韦小宝摇头道:“不知道。你既然关心,我可以给你去打听打听。”方怡低声道:“多谢你啦。”韦小宝自从和她相逢以来,从未听她说话如此客气,心下略感诧异。

沐剑屏道:“尤其要问问,有一个姓刘的,可平安脱险了没有。”韦小宝问道:“姓刘的?刘什么名字?”沐剑屏道:“那是我们刘师哥。叫做刘一舟。他……他是我师姊的心上人,那可……那可……”突然嗤的一声笑,原来方怡在她肢窝中呵痒,不许她说下去。

韦小宝“啊”的一声,道:“刘一舟,嗯,这……这可不妙。”方怡情不自禁,忙问:“怎么啦?”韦小宝道:“那不是一个身材高高,脸孔白白,大约二十几岁的漂亮年轻人?这人武功可着实了得,是不是?”他自然并不知道刘一舟是何等样人,但想此人既是方怡的意中人,谅必是个漂亮的年轻人,既是她们师哥,说他武功很高也不会错。果然沐剑屏道:“对了,对了,就是他。方师姊说,昨晚她受伤之时,见到刘师哥给三名侍卫打倒了,一名侍卫按住了他,多半是给擒住了。不知现今怎样?”

韦小宝叹道:“唉,这位刘师傅,原来是方姑娘的心上人……”不住摇头叹气。

方怡满脸忧色,问道:“桂大哥,那刘……那刘师哥怎样了?”

韦小宝心想:“臭小娘,跟我说话时一直没好声气,提到了你刘师哥,却叫我桂大哥起来。我且吓她一吓。”又长叹一声,摇了摇头,道:“可惜,可惜!”

方怡惊问:“怎么啦?他……他……他是受了伤,还是……还是死了?”

韦小宝哈哈大笑,说道:“什么刘一舟、刘两屁,老子从来没见过。他是死了活了,我怎么知道?你叫我三声‘好老公’,我就给你查查去。”

方怡先前见他摇头叹气,连称“可惜”,只道刘一舟定然凶多吉少,忽然听他这么说,心下大喜,啐道:“说话没半点正经,到底哪一句话是真,哪一句话是假?”韦小宝道:“这个刘一舟倘若落在我手里,哼哼,我先绑住了他,狠狠拷打他一顿,打得他屁股变成四片,问他用什么花言巧语,骗得了我老婆的芳心。然后我提起刀来,一刀砍将下去,这么擦的一声……”沐剑屏道:“你杀了他?”韦小宝道:“不是,我割了他卵蛋,叫他变成个太监。”沐剑屏不懂他说些什么。方怡却是明白的,满脸飞红,骂道:“小滑头,就爱胡说八道!”韦小宝道:“你那刘师哥多半已给擒住了。要不要他做太监,我桂公公说出话来,倒有不少人肯听。

方姑娘,你求我不求?”

方怡脸上又是一阵红晕,嗫嚅不语。沐剑屏道:“桂大哥,你肯帮人,用不到人家开言相求,那才是侠义英雄。”韦小宝摇手道:“不对,不对!我就最爱听人家求我。越是‘好老公、亲老公’的叫得亲热,我给人家办起事来越有精神。”方怡迟疑半晌,道:“桂大哥,好大哥,我求你啦。”韦小宝板起了脸,道:“要叫老公!”沐剑屏道:“你这话不对了。

我师姊将来是要嫁刘师哥的,刘师哥才是她老公,她怎么肯叫你老公?”韦小宝道:“不行,她嫁刘一舟,老子要喝醋,大大的喝醋。”沐剑屏道:“刘师哥人是很好的。”韦小宝道:“他越好,我越喝醋,越喝越多。啊哟,酸死了,酸死了!喝得醋太多,哈哈,哈哈!”大笑声中,捧了那个包裹,走出屋去,反锁了屋门,带了四名随从太监,骑马去西长安街吴应熊在北京的寓所。

他在马背之上,不住右手虚击,呼叫:“梆梆梆,梆梆梆!”

众随从都不明其意,又怎想得到,桂公公这次是奉圣旨去发财,自然要将云南竹杠“梆梆梆”的敲得直响。

吴应熊听说钦使到来,忙出来磕头迎接,将韦小宝接进大厅。

韦小宝道:“皇上吩咐我,拿点东西来给你瞧瞧。小王爷,你胆子大不大?”吴应熊道:“卑职的胆子是最小的,受不起惊吓。”韦小宝一怔,笑道:“你受不起惊吓?干起事来,可大胆得很哪!”吴应熊道:“公公的意思,卑职不大明白,还清明示。”昨晚在康亲王府中,他自称“在下”,今日韦小宝乃奉旨而来,眼见他趾高气扬,隐隐觉得势头不好,连声自称“卑职”。

韦小宝道:“昨晚你一共派了多少刺客进宫去?皇上叫我来问问。”

昨晚宫里闹刺客,吴应熊已听到了些消息,突然听得韦小宝这么问,这一惊非同小可,立即双膝跪倒,向着天井连连磕头,说道:“皇上待微臣父子恩重如山,微臣父子就是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皇上的恩典。微臣吴三桂、吴应熊父子甘为皇上效死,决无贰心。”

韦小宝笑道:“起来,起来,慢慢磕头不迟。小王爷,我给你瞧些物事。”说着解开包袱,摊在桌上。吴应熊站起身来,看到包袱中的兵器衣服,不由得双手发抖,颤声道:“这……这……这……”拿起那张口供,见上面写得明明白白,刺客是奉了平西王吴三桂差遣,入宫行刺,决意杀死鞑子皇帝,立吴三桂为主云云。饶是吴应熊机变多智,却也不禁吓得魂不附体,双膝一软,又即跪倒,这一次是跪在韦小宝面前,说道:“桂……公……公……公,这……

这决不是真的,微臣父子受了奸人……陷害,万望公公奏明圣上,奏……奏明……”

韦小宝道:“这些兵器,都是反贼携入宫中的,图谋不轨,大逆不道。兵器上却都刻了贵府的招牌老字号。”吴应熊道:“微臣父子仇家甚多,必是仇家的奸计。”韦小宝沉吟道:“你这话,本来也有三分道理,就不知皇上信不信。”吴应熊道:“公公大恩大德,给卑职父子分剖明白。卑职父子的身家性命,都出于公公所赐。”

韦小宝道:“小王爷,你且起来。你昨晚已先送了我一份礼,倒像早已料到有这件事似的,嘿嘿,嘿嘿。”吴应熊本待站起,听他这句话说得重了,忙又跪倒,说道:“只要公公向皇上给卑职父子剖白几句,皇上圣明,必定信公公的说话。”

韦小宝道:“这件事早闹了开来啦,索额图索大人,侍卫头儿多隆多大人,都已见过皇上,回禀了刺客的供状。你知道啦,这等造反的大事,谁有天大的胆子,敢按了下来?给你在皇上面前剖白几句,也不是不可以。我还想到了一个妙计,虽不是十拿九稳,却多半可以洗脱你父子的罪名,只不过太也费事罢了。”吴应熊大喜道:“全仗公公搭救。”

韦小宝道:“请起来好说话。”吴应熊站起身来,连连请安。

韦小宝道:“这些刺客当真不是你派去的?”吴应熊道:“决计不是!卑职怎能做这等十恶不赦、罪该万死之事?”韦小宝道:“好,我交了你这个朋友,就信了你这次。倘若刺客是你派去的,日后查了出来,那可坑死了我,我非陪着你给满门抄斩不可。”

吴应熊道:“公公万安,放一百个心,决无此事。”

韦小宝道:“那么依你看,这些反贼是谁派去的?”吴应熊沉吟道:“微臣父子仇家甚多,一时之间,实在难以确定。”韦小宝道:“你要我在皇上面前剖白,总得找个仇家出来认头,皇上才能信啊。”吴应熊道:“是,是!家严为大清打天下,剿灭的叛逆着实不少,这些叛逆的余党,都是十分痛恨家严的。

好比李闯的余逆啦,前明唐王、桂王的余党啦,云南沐家的余党啦,他们心中怀恨,什么作乱犯上的事都做得出来。”韦小宝点头道:“什么李闯余逆啦,云南沐家的余党啦,这些人武功家数是怎样的?你教我几招,我去演给皇上看,说道我昨晚亲眼见到,刺客使的是这种招数,货真价实,决计错不了。”吴应熊大喜,忙道:“公公此计大妙。卑职于武功一道,所懂的实在有限,要去问一问手下人。公公,你请坐一会儿,卑职立刻就来。”说着请了个安,匆匆入内。过得片刻,他带了一人进来,正是手下随从的首领杨溢之,昨晚韦小宝曾帮他赢过七百两银子的。杨溢之上前向韦小宝请安,脸上深有忧色,吴应熊自然已对他说了原由。

韦小宝道:“杨大哥,你不用担心,昨晚你在康亲王府里练武,大出风头,不少文武大臣都是亲眼所见,决不能说你入宫行刺。我也可以给你作证。”杨溢之道:“是,是!多谢公公。就只怕奸人陷害,反说世子带我们去康王爷府中,好叫众位大臣作个见证,暗中却另行差人;做那大逆不道之事。”韦小宝点头道:“这话倒也不可不防。”杨溢之道:“世子说道,公公肯主持公道,在皇上跟前替我们剖白,真是我们的大恩人。平西王仇家极多,各人的武功家数甚杂,只有沐王府的武功自成一家,很容易认得出来。”韦小宝道:“嗯,可惜一时找不到沐王府的人,否则就可让他演他几个招式来瞧瞧。”杨溢之道:“沐家拳、沐家剑在云南流传已久,小人倒也记得一些,我演几套请公公指点。刺客入宫,携有刀剑,小人演一套沐家‘回风剑’如何?”韦小宝喜道:“你会沐家武功,那再好也没有了。剑法我是一窍不通,一时也学不会,还是跟你学几招‘沐家拳’罢。”杨溢之道:“不敢,公公力擒鳌拜,四海扬名,拳脚功夫定是极高的。小人使得不到之处,请公公点拨。”说着站到厅中,拉开架式,慢慢的一招一式使将出来。

这路沐家拳自沐英手上传下来,到这时已逾三百年,历代均有高手传人,说得上是千锤百炼之作,在云南知者甚众,杨溢之虽于这套拳法并不擅长,但他武功甚高,见闻广博,一招招演将出来,气度凝重,招式精妙。

韦小宝看到那招“横扫千军”时,赞道:“这一招极好!”后来又见到使“高山流水”,又赞:“这招也了不起!”待他将一套沐家拳使完,说道:“很好,很好!杨大哥,你武功当真了得,康亲王府中那些武师,便十个打你一个,也不是你对手。一时之间,我也学不了许多,只能学得一两招,去皇上面前演一下。皇上传了宫中武功好手来认,你想认不认得出这武功的来历?”说着指手划脚,将“横扫千军”与“高山流水”两招依样使出。

杨溢之喜道:“公公使这‘横扫千军’与‘高山流水’两招,深得精要,会家子一见,便知是沐家的拳法。公公聪敏过人,一见便会,我们吴家可有救了。”吴应熊连连作揖,道:“吴家满门百口,全仗公公援手救命。”

韦小宝心想:“吴三桂家里有的是金山银山,我也不用跟他讲价钱。”当下作揖还礼,说道:“大家是好朋友。小王爷,你再说什么恩德、什么救命的话,可太也见外了。再说,我是尽力而为,也不知管不管用。”吴应熊连称:“是,是!”韦小宝将包袱包起,挟在胁下,心想:“这包东西可不忙给他。”忽然想起一事,说道:“小王爷,皇上叫我问你一件事,你们云南有个来京的官儿,叫做什么卢一峰的,可有这一号人物?”吴应熊一怔,心想:“卢一峰只是个绿豆芝麻般的小官,来京陛见,还没见着皇上,皇上怎么已知道了?”说道:“卢一峰是新委的云南曲靖县知县,现下是在京中,等候叩见圣上。”韦小宝道:“皇上叫我问你,那卢一峰前几天在酒楼上欺压良民,纵容恶仆打人,不知这脾气近来改好了些没有?”

那卢一峰所以能得吴三桂委为曲靖县知县,是使了四万多两银子贿赂得来的,吴应熊曾从中抽了三千多两,此刻听韦小宝这么说,大吃一惊,忙道:“卑职定当好好教训他。”转头向杨溢之道:“即刻去叫那卢一峰来,先打他五十大板再说。”向韦小宝请了个安,道:“公公,请你启奏皇上,说道:微臣吴三桂知人不明,荐人不当,请皇上降罪。这卢一峰立即革职,永不叙用,请吏部大人另委贤能。”韦小宝道:“也不用罚得这么重罢?”吴应熊道:“卢一峰这厮胆大妄为,上达天听,当真罪不容诛。溢之,你给我狠狠的揍他。”杨溢之应道:“是!”韦小宝心想:“这姓卢的官儿只怕性命不保。”说道:“兄弟这就回宫见皇上去,这两招‘横扫千军’和‘高山流水’,可须使得似模似样才好。”说着告辞出门。

吴应熊从衣袖中取出一个大封袋来,双手呈上,说道:“桂公公,你的大恩大德,不是轻易报答得了的。不过多总管、索大人,以及众位御前侍卫面前,总得稍表敬意。这里一点小小意思,相烦桂公公代卑职分派转交。皇上问起来,大伙儿都帮几句口,微臣父子的冤枉就得洗雪了。”

韦小宝接了过来,笑道:“要我代你做人情吗?这桩差事不难办啊!”他在宫中一年有余,已将太监们的说话腔调学了个十足。贫嘴贫舌的京片子中,已没半分扬州口音,倘若此时起始冒充小桂子,瞎了眼的海老公恐怕也不易发觉了。

吴应熊和杨溢之恭恭敬敬的送出府门。韦小宝在轿中拆开封袋一看,竟是十万两银票,心想:“他奶奶的,老子先来个二一添作五。”将其中五万两银票揣入怀里,余下五万两仍放在大封袋中。

韦小宝先去上书房见康熙,回禀已然办妥,说吴应熊得悉皇上圣明,辨明了他父子的冤枉,感激得难以形容。康熙笑道:“这也可吓了他一大跳。”韦小宝笑道:“只吓得他屁滚尿流。奴才好好的叮嘱了他一番,说道这种事情,多半以后还会有的,叫他转告吴三桂,务须忠心耿耿,报效皇上。”康熙不住点头。韦小宝道:“我等吓得他也够了,这才跟他说,皇上明见万里,一查刺客的武功,便料到是云南沐家的反贼所为。那吴应熊又惊又喜,打从屁股眼里都笑了出来,不住口的颂赞皇上圣明。”康熙微微一笑。

韦小宝从怀中摸出封袋,说道:“他感激得不得了,拿了许多银票出来,一共五万两,说送我一万两,另外四万两,要我分给宫中昨晚出力的众位侍卫。皇上,你瞧,咱们这可发了大财哪。”那些银票都是五百两一张,一百张已是厚厚的一叠。

康熙笑道:“你小小孩子,一万两银子一辈子也使不完了。余下的银子,你就分了给众侍卫罢。”韦小宝心想:“皇上虽然圣明,却料不到我韦小宝已有数十万两银子的身家。”说道:“皇上,我跟着你,什么东西没有?要这银子有什么用?奴才一辈子忠心侍候你,你自会照管我。这五万两银子,都赏给侍卫们好了。我只说是皇上的赏赐,何必让吴应熊收买人心。”康熙本来不想冒名发赏,但听到“收买人心”四字,不禁心中一动。

韦小宝见康熙沉吟不语,又道:“皇上,吴三桂派他儿子来京,带来的金子银子可真不少,见人就送钱,未必安着什么好心。天下的地方百姓、金银珠宝,本来一古脑儿都是你皇上的,可是吴三桂这老小子横得很,倒像云南是他吴家的。”康熙点头道:“你说得是。这些银子,就说是我赏的好了。”

韦小宝来到上书房外的侍卫房,向御前侍卫总管多隆说道:“多总管,皇上吩咐,昨晚众侍卫护驾有功,钦赐白银五万两。”多隆大喜,忙跪下谢赏。韦小宝笑道:“皇上现下很高兴,你自己进去谢赏罢。”说着将那五万两银票交了给他。

多隆随着韦小宝走进书房,向康熙跪下磕头,说道:“皇上赏赐银子,奴才多隆和众侍卫谢赏。”康熙笑着点了点头。

韦小宝道:“皇上吩咐:这五万两银子嘛,你瞧着分派,杀贼有功的,奋勇受伤的就多分一些。”多隆道:“是,是。奴才遵旨。”

康熙心想:“小桂子又忠心,又不贪财,很是难得,他竟将这五万两银子,真的尽数赏了侍卫,自己一个钱也不要。”

韦小宝和多隆一齐退出。多隆点出一叠一万两银票,笑道:“桂公公,这算是我们众侍卫的一番孝心,请公公赏收,去赏给小公公们。”韦小宝道:“啊哈,多总管,你这么说,可不够朋友了。我小桂子平生最敬重的,就是武艺高强的朋友。

这五万两银子,皇上倘若赏给了文官嘛,我小桂子不分他一万,也得分上八千。是赏给你多总管的,你便分一两银子给我,我也不能收。我当你好朋友,你也得当我好朋友才是。”

多隆笑道:“侍卫兄弟们都说,宫里这许多有职司的公公们,桂公公年纪最小,却最够朋友,果然名不虚传。”韦小宝道:“多总管,请你给查查,昨晚擒来的反贼之中,可有一个叫作刘一舟的。倘若有这样一个人,咱们便可着落在他身上,查明反贼的来龙去脉。”多隆应道:“是,是!反贼报的自然都是假名,我去仔细查一查。”

韦小宝回到下处,将到门口,见御膳房的一名小太监在路旁等候。那小太监迎将上来,低声道:“桂公公,那个钱老板又送了一口猪来,这次叫作什么‘燕窝人参猪’,说是孝敬公公的,正在御膳房中候公公的示下。”韦小宝眉头一皱,心想:“那口‘花雕茯苓猪’还没搞妥当,又送一口‘燕窝人参猪’来,你当我们这里皇宫是猪栏吗?”但这人既已来了,不得不想法子打发。当下来到御厨房中,见钱老板满脸堆欢,说道:“桂公公,小人那口‘花雕茯苓猪’当真是大补非凡,桂公公吃了之后,你瞧神清气爽,满脸红光,小人感激公公照顾,又送了一口‘燕窝人参猪’来。”说着向身旁一指。这口猪却是活猪,全身白毛,模样甚是漂亮,在竹笼之中不住打圈子。韦小宝不知他闹什么玄虚,点了点头。那钱老板挨近身来,拉着韦小宝的手,道:“啧,啧,啧!桂公公吃了‘花雕茯苓猪’的猪肉,脉搏旺盛,果然大不相同。”韦小宝觉得手中多了一张纸条,御厨房中耳目众多,也不便多问。钱老板道:“这口‘燕窝人参猪’吃法另有不同,请公公吩咐下属,在这里用上好酒糟喂上十天。十天之后,小人再来亲手整治,请公公享用。”

韦小宝皱眉道:“那口‘花雕茯苓猪’已搞得我虚火上升,麻烦不堪,什么人参猪、燕窝猪,钱老板你自己触祭罢,我可吃不消了。”钱老板哈哈一笑,说道:“这是小人一点孝心,以后可再也不敢麻烦公公了。”说着请了几个安,退了出去。

韦小宝心想这纸条上一定写得有字,自己西瓜大的字认不上一担,当下吩咐厨房中执事杂很好好饲养那口猪,自行回屋,寻思:“钱老板这人当真聪明得紧,第一次在一口死猪中藏了个活人进宫,第二次倘若再送死猪进宫,不免引人怀疑,索性送一口活猪进来,让它在御膳房中喂着,什么花样也没有。就算本来有人怀疑,那也疑心尽去了。对,要使乖骗人,不但事先要想得周到,事后一有机会,再得补补漏洞。”又想:“这字条只好请小郡主瞧瞧,他妈的,有话不好明讲吗?写他妈的什么字条?”

进得屋来,沐剑屏道:“桂大哥,有人来到门外,好像是送饭菜来的,定是见到门上上了锁,没打门就走了。”韦小宝道:“你怎知是送饭菜来的?嘿,你们闻到饭菜的香气,可饿得很了,是不是?怎么不吃糕饼点心?”沐剑屏吃吃而笑,说道:“老实不客气,早吃过啦。”

方怡道:“桂……桂大哥,你可……”说到这里,有些结结巴巴。

韦小宝道:“你刘师哥的事,我还没查到。宫里侍卫们说,没抓到姓刘的人。”方怡低声道:“多谢你啦。却不知是不是给鞑子杀了。再说,刘师哥即使给捉到了,也不会说是姓刘。

大伙儿说好的,他冒充姓夏。吴三桂的女婿姓夏。刘师哥会招供说,那个姓夏的是他叔父。”韦小宝笑道:“那你岂不是成了吴三桂的亲戚?”小郡主忙道:“那是假的。”韦小宝叹道:“不过方姑娘想做吴三桂的侄孙媳妇什么的,可也做不成啦。

你那刘师哥就算进出了宫去,他在外面想你,你在宫里想他,一辈子你想我、我想你的。一对情哥情姐儿见不了面,岂不难熬得很?”方怡脸上又是一红,道:“我怎会在宫里待一辈子?”

韦小宝道:“姑娘们一进了皇宫,怎么还有出去的日子?

像你这样羞花闭月的姊儿,我小桂子一见就想娶了做老婆。倘若给皇帝瞧见了,非封你为皇后娘娘不可。方姑娘,我劝你还是做了皇后娘娘罢!”

方怡急道:“我不跟你多说。你每一句话总是怄我生气,逗我着急。”

韦小宝一笑,将手中字条交给沐剑屏,道:“小郡主,你念一念这字条。”

沐剑屏接了过来,念道:“‘高升茶馆说英烈传。’那是什么啊?”韦小宝已明其中道理:“天地会的人有事要见我,请我去茶馆相会。”笑道:“枉为你是沐家后人,连英烈传也不知道。”沐剑屏道:“英烈传我自然知道,那是太祖皇帝龙兴开国的故事。”

韦小宝道:“有一回书,叫做‘沐王爷三箭定云南,桂公公双手抱佳人’,你也听过没有?”沐剑屏啐道:“我们黔宁王爷爷平定云南,英烈传中自然有的。可哪有什么桂公公双手……双手的?”

韦小宝正色道:“你说桂公公双手抱佳人,没这回事?”沐剑屏道:“自然没有,是你杜撰出来的。”韦小宝道:“咱们打一个赌,如果有怎样?没有又怎样?”沐剑屏道:“英烈传的故事我可听得熟了,自然没有,赌什么都可以。方师姊,没有他说的事,是不是?”

方怡还没回答,韦小宝已一跃上床,连鞋钻入被窝,睡在两人之间,左手搂住了方怡头颈,右手抱住了沐剑屏的腰,说道:“我说有,就是有!”

方怡和沐剑屏同时“啊”的一声惊呼,不及闪避,已给他牢牢抱住。沐剑屏伸出右手,将他用力一推,韦小宝乘势侧过头去,伸嘴在方怡嘴上吻了一下,赞道:“好香!”

方怡待要挣扎,身子微微一动,胸口肋骨断绝处剧痛,左手翻了过来,拍的一声,打了他一记耳光。韦小宝笑道:“谋杀亲夫哪,谋杀亲夫哪!”一骨碌从被窝里跳出来,抱住沐剑屏也亲了个嘴,赞道:“一般的香!”哈哈大笑,随手取了衣包,奔出屋子,反锁了门。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修订版《鹿鼎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二回 语带滑稽吾是戏 弊清摘发尔如神 的精彩评论